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吹牛小王历险记 第二章  

2015-03-05 06:1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下冷的浑身发抖,为了不至于被活活冻死,我轮番用两只手的手指甲将那只想要咬我的黑熊的皮一点一点的扒了下来,然后将这件现成的皮袍子紧紧裹在了身上。嗨,说也奇怪,把熊皮披在身上以后我顿时就不感到冷啦,我还出汗了呢!我又向前走出了一大段路,意外看见一个猎人正骑在一匹马上举枪朝自己射击呢!

原来他把我错当成一头熊了,我刚想开口向他作解释,一粒子弹就嗖的飞了出来,我不慌不忙的张嘴叼住这颗子弹,用舌头将它调了个头,又把它从嘴里吐了出来,这粒从自己嘴里飞出去的子弹准确无误地射进猎人的枪管,把他的那柄猎枪从中间给炸开了!大惊失色的猎人看看自己手中的破枪,吓得从马上跳下来便开始撒腿狂奔,跑就跑吧,不过他的这匹马倒是非常不错,我走上前去,才把自己的腿抬起来,这匹高头大马就莫名其妙的一下瘫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大概它也把我当成一只黑熊了!"在下拉了半天缰绳,这匹吓破胆的马也不肯起来,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大的劲,最后一气之下弯腰就把它扛在自己的肩膀上,撒欢似的在大野地里跑了起来,跑到看见路边有一所小院子我才把马放下来,踏上台阶去敲门,没想到门已经被冻住了,根本就打不开!

我叹了口气,转身刚想离开,却隐隐约约的听见院子里有两个人在说话:"哎,天太冷了,我却连件御寒的衣裳也没有!"是个老头的声音,我一听他在发牢骚,立即脱下身上的熊皮扔进院子。"上帝啊,天上掉下什么来啦?"这是一位老太太惊讶的叫喊。那个老头好像把这件熊皮给捡起来了,"是一件上好的熊皮!"

他也兴奋的喊出了声。"御寒的衣服是有了,不过,如果要是能再有一匹耕地的马,那就更好了。"马——有!

我伸开臂膀举起那匹马,把它给甩进了院子里,小院里顿时传出来马落地之后的叫声与两位老年人的欢呼。

在下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行啦,发完善心,继续赶我的路吧。"

我脚步轻松的走下台阶,迎头撞见一阵猛烈的旋风突然扎下来,把自己的头发给吹得又直又硬,锋利的就如同无数根钢针一样,在下好奇的伸出手去摸,"哎呀,手出血了!"我的脑袋变成刺猬了,而且还把在下的手给扎了一下,我再也不敢随便去摸自己的头了。

我走到一条小河边,准备撒完尿就过桥到对岸的市镇去打打尖,有意思的是,我刚提完裤子,自己脚下的一块冰就开始溶化了,几条大鱼蹦着高的在往外窜,在下高兴的伸手去抓,抓了好几回却都没有抓住,看到河里倒映出自己那些钢针般的头发灵机一动,拔下一根便朝最大的那条鱼飞了出去,动作敏捷的大鱼摇摇尾巴躲开了,我又接着拔下第二根、第三根……有条倒霉的鱼儿终于被自己的头发扎穿了,我的好运来了,有第一条就会有第二条、第三条……我把自己脑袋上的头发都拔光之后,打量着地上堆得像小山似的鱼,心想:"如果把这些鱼全卖出去,自己一定能发笔小财。"我扯开嗓子就朝市镇的方向喊起来。"哎,买鱼呀,快来买新鲜的大鱼呀。"可是我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河对岸的镇子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听见。我正急的没有办法,谁知脚底下一滑,整个人就狼狈的摔在了地上,不过我非但没有为此感到难受,反而还吆五喝六的又喊了起来:"哎,买鱼呀,都快来买新鲜的大鱼呀。"

其实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躺着的时候说话的音量往往是最大的,在家曾经俯卧在地上,一口气就把隔壁邻居家的一只老母鸡从院门口给吹到了村口。我趴在河边就喊了那么两嗓子,小河上的冰面就被震开了,一股强大的气流越过自己眼皮底下的小河冲向热闹的市镇,我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这股气流给撞倒了,"唉,罪过,罪过!"我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又最后用力喊了一嗓子。"快来买新鲜的鱼啊!"我敢打包票,这个小镇上几乎所有的居民都出动了,他们争先恐后的跑过石板桥,你一条我一条把自己的鱼全部买走了,在下足足赚了有六枚金币,另外还要加上点零头。

我在这座小镇里稍事休息,就又接着往前走,我走啊走啊,走着走着忽然重重的摔了一跤,身体要着地的时候,被从后面吹过来的一阵风给轻轻托住了,我索性趴在这阵突如其来的风上,再也不想起来啦,"噢,这阵风可比那股旋风舒服多了。"我慢慢闭上了双眼,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当我再次好奇的把眼睛睁开,发现自己的额头已经卡进了一堵墙里!那阵一路拖着自己的风早不知吹到哪儿去了,我小心翼翼的把悬空的双脚放了下来,抬胳膊碰了碰自己露在墙外边的那一半脑袋,两只手摸索着伸进两扇漏风的窗户里,张嘴大喊了一声"嗨",就把这幢墙壁薄得不能再薄,同时也是轻得不能再轻的房子给抬了起来。

可我迈开双腿还没往前走上两步,就听见自己脚底下有人在连声叫苦:"天哪,这是怎么啦,旅店的房子被哪个大力士给举起来了!"我不得不弓个身子向后退,因为我差一点就没踩到这些大惊小怪的房客,我把房子又分毫不差的放回原处,屋内的蜡烛也亮起来了,老板娘急忙向我鞠躬道谢,她正想在墙上开个圆洞当窗户,想不到自己这下子倒替她省掉了不少麻烦。我哭笑不得的从洞中拔出自己的脑袋,连头也懒得回,便甩甩袖子扬长而去。走的时候心里还在合计:"我才不会在这样破烂不堪而且房子还轻的要命的旅店里投宿呢。"

在下漫无目标的走了一会,忽然看见自己前面出现了一辆慢腾腾的马车,马车上好像还放着一只箱子。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凑到跟前却吓了一大跳,

马车上原来放了一口棺材,拉车的黄马正不慌不忙的扬着自己的前蹄,而马车夫的座位上又诡异的空无一人,"好生奇怪,人哪去啦?"我冷得浑身打颤,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伸腿窜上马车,掀开棺材盖,把躺在里边的一个面色苍白的小老头一把揪出来,然后又把这具可怜的死尸放在了马车夫的位置上,为了使这一切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我还把一个旧的不能再旧的马鞭子塞进他的怀里,"啊哈,就让死人去赶车吧!"

在下将棺材盖顺势一拉,闭上双眼就开始呼呼大睡,可过了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自己便被一阵猛烈敲击棺材的响动给惊醒了,我纳闷的推开棺材盖一看,只见那个赶车的老头手里居然夹着个卷烟,慢条斯理的在说:"借个火!"我看见刚才的死尸现在居然活过来了,吓得从棺材里爬出来跳下马车就开始跑,我使劲的跑啊跑啊,跑到最后看见路旁有棵大树,就爬上树趴在树梢上的月牙里睡着了!

谁知在下呼呼的睡了一夜,等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就惊讶地发现离自己最近的树梢不见了,而下山的月亮此时正在慢慢的向前方移动呢,我哆哆嗦嗦的双手抱着月牙的那个尖儿往下看,模模糊糊的看见正对着月亮的是一个农夫家的院子,院子中央还有一个长条形的什么东西,东西的一端大概还有一个小黑点,再向院子的前边看,却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一条好大好大的河呀,宽的好像无边无际似的,如果此时自己再不往下跳,恐怕等月亮移动到那条大河上时就来不及了,所以我又像从前那样狠狠心咬了咬牙,便从月牙上跳了下去,也就过了十几秒的时间,我就重重的落在了院子里,不,应该是落在院子里的那个长方形的东西上。

在下惊魂未定的睁开眼,才发现原来这是块跷跷板,可还未等自己彻底缓过来神,从头顶就传来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哭声,我迅速抬起脑袋,发现一个蜷成一团的小孩子正朝着自己砸下来,便急忙张开双臂把他稳稳的抱在了怀里,虽然差点没从跷跷板的一端仰面朝天的摔在地上,但还是在从屋子里跑出两个人的同时恍然大悟,"哎呀,我明白了,方才从空中见到的那个小黑点不就是这个小孩吗,原来自己刚才落向那个跷跷板的时候,这个小孩正坐在跷跷板的另外一端,我砸在跷跷板上,这个小孩就被甩到了天上!"想到这孩子的父亲已经在握着自己的手连声称谢了,看见他们如此热情,我也没好意思把事情的真相给说出来,接下来就是这一家人为了感谢我而作出的最具体的表示——吃饭,他们做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来招待我,我因为吃得太多,所以当自己后来向他们依依不舍的告别的时候,为了能消化消化食,不得不低头撒腿跑起来,跑着跑着,虽然明显感觉到把一个迎面而来的人给撞了,而且那个人还"哎呀"大叫了一声,但等我愧疚的抬起脑袋,那个人却又奇怪的不见了踪影。我四下里搜索了一番毫无所获,就又满腹狐疑的继续朝前走,还未走多远便被一群人给堵住了去路,他们团团围在一起,全都伸直脖子好像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

"咦,究竟在看什么哪?"

我的好奇心又上来了,想挤又挤不进去,便仰脸向空中吐了一大口唾沫,唾沫划成的一条长长的斜线立刻就被冻住了。这正是一年当中最寒冷的时候,过了这个时期,也许就离春天不远了,我战战兢兢的爬上这条细的可怕的唾沫冰柱子,俯下身子看起热闹。啊,自己这下瞧清楚了,原来是两头公牛正在激烈地打架呢,它们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粗气,头上的角已经紧紧缠绕在了一起,一个心急火燎的农夫死命去推它们,却怎么也分不开。"他的力气太小啦!"我鄙夷的瞥了牛主人一眼,想把这场好戏继续看下去。谁知正看着哪,唾沫冰柱子突然一分为二,我狠狠的从半空摔了下去,倾斜的身体正好砸在两头牛的中间,左臂戳在一头牛的牛角上,把我的胳膊扎出了一个长长的窟窿,就像一把刀鞘似的,里面的深度恰巧能容纳下那只牛角。自己的双脚平稳落地后,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两头斗红眼的公牛给分开了。牛的主人又点头又哈腰的说了不少客气话,就差没给自己跪下了,最后他为了感谢我,说要送给在下一头牛,我百般推辞表示还要独自一个人赶路,实在无力承受如此意外的馈赠。但这个农夫也许是我所见过的最固执的一个人,我拗不过他只好说了句:"那好吧。"就顺手将扎我胳膊的那只牛的牛角给掰下来,插进了左臂上的那个窟窿里。看到这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周围的群众全都不约而同的惊叫起来,"哎呀,这个小孩子可太厉害了!"

后来惊叫自然而然变成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我美滋滋的一边朝这些人摆手一边东倒西歪的向前迈着步子——我已经兴奋的有点不会走道了,路两边的行人自动给我让出一条路,都走出老远了,那种欢呼声仿佛还在耳边萦绕着。

可遗憾的是越往前走,欢呼的声音就变得越小,到后来竟然连一点声音也没有了,"怎么回事,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也没人注意自己了?"

我开始沮丧起来,为了能维持住自己小小的虚荣心,在下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脸,把一只耳朵冲向方才发出欢呼的那个方向,也就是眨了几下眼的功夫,那边的欢呼声便从这只耳朵里传进来,又从另外的一只耳朵传了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