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5-02-28 20: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没有走,又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虚惊。爸爸为了安抚阿里,已经答应给他买一所安身的房子,这是个重大的决定,阿里对此深表满意。他还双手合十,向上帝进行虔诚的祷告,目的当然会不言自明。星期六的确是个十分特殊的日子,拉辛汗来了又走,那个倒霉的邮差再次受到了责骂,其实他完全没必要生气。我们家堪称热闹至极,进进出出的来客塞满了院子,兴奋的爸爸就差没有手舞足蹈。一些非常名贵的车子停在大门口,好奇的孩子围着司机问这问那。再往远看,街道上交通堵塞,几个愤怒的警察正在挥动手中的指挥棒。好像还有没到位的客人。焦急的阿里跟在爸爸身后,不停的用土语发着牢骚,而且还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周围的一切。一会,连喀布尔的警察局局长也大驾光临,迎出去的爸爸脚下生风,我能感受到这种气氛的与众不同。“哈桑,你在干什么?”我闲得无聊,撇到哈桑的背影在角落里晃动,连忙走了过去。阴暗的灯光衬托出一张丑陋的脸庞。

 

哈桑没有走,我也在继续保持沉默。室内的空气混浊不堪,阳光却似乎越拉越长,远处的行人未曾注意到这里发生的变化。站在门口的爸爸宛若风格庄重的雕塑,中年的脸庞纹络纵横,嘴角正在不停的抽动。他的手垂下,然后并拢,刻意的想突出自己的高大形象。离他两三米的地方,意外出现了一个脊背弯曲的女人,白发苍苍,肮脏的衣服包裹着垂垂老矣的骨头。自己定睛看去,发现她前额有块醒目的伤疤。大大的,就像一个黑得发亮的惊叹号。我认识她,我开始恍然大悟。她的家住在喀布尔的老城区,有两个不成器的儿子。这个老太太的外号是安妮。她身上有四分之三的法国血统,她的身世无比坎坷。爸爸在和她说话,我承认在那一刻,我想迫切地听到爸爸的声音。那个传奇一般的老妪想干什么?是乞讨,还是有求于人?这时候,哈桑提醒了自己一句:“阿米尔少爷,你该吃饭了。”啊,已经是日落西山的五点,大地一片静谧,一缕缕炊烟盘旋在人们的头顶。

 

哈桑没有走,这是一个好消息,值得沉默的阿里祝贺一下。但他依旧坐在黑黝黝的屋子里,弓着腰,想把自己的脸庞转向阴暗的角落。那是最适合仆人居住的房子,年久失修,漏雨的顶棚时时会洒进灿烂的阳光。有时我拿着篮球,边哼哼歌曲,边经过摇摇欲坠的小屋,用眼角的余光往里面窥视。我意外地看到哈桑正在洗澡,廉价的肥皂沫涂遍他的全身,凸出的骨节表明这个少年营养不良。当时我准备打招呼,可欲言又止。哈桑的后边还有阿里,同样的无奈,同样的瘦骨嶙峋。自己的脸上已经热得发烫,最后我赶紧走掉,免得让彼此都感到闹心。有那么一天,爸爸突然找到我,“阿米尔,你对哈桑和阿里的生活有什么看法?”什么意思?我顿时陷入了迷茫。经过深思熟虑,到最后自己还是摇了摇脑袋。我告诉他我不知道,他们离自己似乎很远,拉开的距离何止千里万里。可爸爸仍在盯着自己,“噢,那好吧,我就说两句。”我不明白爸爸的意图,他的唐突让人觉得阿里父子前途暗淡。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无法成为夏朗德的标志建筑,使房主人对此有口难言,不知不觉地在嗟叹之中浪费十分宝贵的时光,难得直接去抒发内心世界的所思所想。好在巴罗克的房子总能历久弥新,犹如永葆青春靓丽的什么尤物,足以安慰我们城府极深的主人公,令其时时地激励自己必须要奋发有为。大门附近的景致别具特色,连最苛刻的家伙也在鼓掌欢呼,为法国的光荣传承有序而倍感骄傲。但一进入院子,看到遍地的垃圾和草叶,发觉出老鳏夫肆意妄为的嚣张态度,知道他已经不愿在卫生方面多下功夫,那种邋遢不堪的观念左右着祖先遗产的命运,明确无误的令外界瞠目结舌。面积有限的菜园种类繁多,植株底部的土壤颜色各异,难看的爬虫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开始在自己的老巢中去苟延残喘。被雨水和肥料培植得无法形容的果实,成为主人公自我炫耀的资本,因为只要阳光明媚,夏朗德人就会看见他在躬耕陇亩,丝毫不把劳心费神当作意外的烦恼。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绝无仅有的言行想必会阻碍本地风俗习惯的改良与发展,但他还是固步自封的进行着自我陶醉,十分愿意倾听旁观者的由衷赞美,用嘴角的微笑来回应邻居们的奉承。进入垂垂老矣的暮年,我们的主人公更是开始变本加厉,摩拳擦掌的去逗引无能之辈的想象,也好让那些无比彷徨的目光变得有始无终。他的大脸蛋子一直都红光满面,难以得到证明的传闻反倒成全了老鳏夫以往的理想。好动的身体圆得像皮球,只是还不曾滚动,自由的在法国南部的大地上压扁所有的稗草与麦粒。一双保养良好的手难得一见,潇洒的老家伙不是插着兜,就是无动于衷的试图藐视一切,固执的眼神实在看不惯本乡本土的落后和保守。左脸颊的疤痕已经受到许多人的侧目而视,可他还在犹豫不定,下不了最后的决心,搞不懂自己的相貌究竟与皮肤有多么大的联系。偶尔悸动的心脏会让身体机能稍微受损,把他本人的形象大大的降低到一个极点。圆鼓鼓的前胸似乎疑问重重。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大吼了一下,心绪不安的症状马上得到了缓解。身旁的波尔正在苦思冥想,也许是为了和安娜的种种过节,也许是想揭开有关于亨利的全部秘密。在会客室的一角,大大方方的樊尚闭上自己的眼睛,毫无防备的嚼着刚出炉的面包,偶尔会睁眼斜睨一下对面的时髦女郎。此时此刻,唯有妇科医生的心才算是骚动不安,她方才发现大记者已和盘托出了报馆的内幕,使得罗贝尔立即进入所有相关者的视线。民主阵线的势力越来越大,与其说是对亨利的直接威胁,还不如说是对《希望报》的空前嘲弄。两天以前,当朗贝尔提到报纸无法经营,工作人员的薪水已经难以筹措,胆小的安娜几乎接近于那种崩溃的边缘。多么好的先天条件,金不换的发展前景,怎么能在短短的几个月内风云突变?真是搞不明白的怪事。作为主要的负责人,亨利是不是应该做出十分详尽的说明?谢罪如果稍显过份,那么道个歉总不算失礼吧。面对那么些无言的群众,昔日包揽一切的大记者只觉得心灰意冷。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没有说话,一切都算正常。超越的界限护士还能勉强接受。她只是无法理解卡拉瓦焦的一言一行,那个来自多伦多的中年男子,没事的时候就在肮脏的房间里自得其乐。他用两只手抱住脑袋,一圈圈的在原地踏步,直到累得再也没有力气说话。基普站在窗外,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尽力忍住十分难看的笑容。一滴眼泪流下来,慢慢的在下颏附近找到了归宿。哈纳开始大包大揽。别的事其实一点也不适合她的心智,她所担负的角色实际上非常沉重。在别墅的储藏室里,低下头的哈纳总在挑挑拣拣,她有时边抱怨寻觅合适的场所,那里的遗弃物称不上新鲜完美,但却相当的实用。有冻硬的西红柿,萎缩得非常厉害的土豆,一个跃入眼帘的白菜是逃跑农民的财产,还有名不见经传的中国茶叶,外观的肮脏使护士难以置信。厨房里的灶具还能使用,放心的基普就这样烹煮他的午餐,毫无怨言的吃下干巴巴的面包。一切即将结束,他们都将过上体面的生活。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在家里,正想看书的时候,听见外面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说国语,我好奇地探脑袋出去,居然什么人也没看到。自己只有返身回来,重新去阅读手里的书籍,但不一会的功夫,那种声音又诡异的响起,我又不厌其烦的出去看,还是没有一个人。对此我有点害怕了,马上把大门给关紧,让自己的身体靠在大门上。到了晚上,荷西下了班回家来,我告诉他白天发生的那一切,他非但不相信,还哈哈大乐的嘲笑自己。他用手指着我说道:“三毛,我看你是有点走火入魔了吧,那句中国话是怎么说的?”然后他就自己去吃饭,不再和我继续说话。吃晚饭,我刚把碗盘子洗完,外面的那种声音又响起来了,我大喊着叫他:“荷西,那声音又开始响了!”荷西看我吓坏了,也不说话,拿着一根木棒扑出去,看了半天,纳闷的回屋说:“没有见到人啊,好奇怪的事情!”我一见他也累了,就让他早点休息吧。他顺从的脱衣服,上床去呼呼的大睡。我呢,还是要继续的读书。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毫无特色的地方,出于狭隘的小农意识,才意外的把所有的意见都束之高阁,还美其名曰当机立断。目前看来,此种小儿科的行径仍在搅扰着平民百姓的神经,不出所料的将全部的精英一网打尽,同时也在告诫那些牢骚满腹的家伙,切不要以为夏朗德的官员是平庸的软柿子,他们如果发聋振聩,势必会席卷法国南部地区的污泥浊水。如此世风日落的所在,明显是个一蹶不振的穷乡僻壤,目力所及的丘陵几乎寸草不生。稀稀拉拉的农舍埋没了难以数清的人才,总而言之,在方圆几百公里的范围内,你能看到的现象多半大同小异。不是约翰家臭不可闻,便是约翰妮家清香四溢,一无所有的贫民群集在最繁华的镇子里,毫无必要的羞耻之心,只是还懂得迎来送往的必要,除了填饱自己的草包肚皮,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闲情逸致可言。镇子上的房屋高大呆板,外墙涂料的严重趋同无法赢得外界的认可,门窗的设计大多承袭巴黎的固有格调,不伦不类的形成了所谓的那种特色。

 

 

模仿《告别薇安》的风格

 

乔没有说话。这不是她需要亲自出马的时刻。公司里静得出奇,她的那些同事都躲在各自的办公室里。走廊中空无一人,是绝无仅有的空洞。

她又打开了电脑。她也想会会薇安,一个习惯坐在桌子前面的女人。南方的女郎面目清纯,林之所以爱上她,一定是因为她可爱。

密集的敲击键盘。迅速的进入那个熟悉的社交平台。然后是手指颤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的冒险。为了爱情她可以奉献出一切,除了爱情本身。

可惜她没有出现。薇安好像料事如神,她不像是个女人。仿佛是林的大脑安在她的脖子上。薇安有意的退却。没有危险的逃离。

乔无奈的关掉电脑,然后起身旋转,原地摆出一个美轮美奂的造型。镜子里的她艳丽无比。她还有优势。

去睡觉。仰卧在床上,体验到无法用语言描绘的瞬间,是奇迹的再现。

半夜的一点,她再次被噩梦惊醒。她立即打开收音机,准备放大午夜播音员说话的音量。她很任性,并且不怕吵醒邻居。女人的狂野,无人理会的感觉。麻木的男人不会拥有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