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5-02-23 18:5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没有走,这不是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因为阿里说的事还迟迟未能兑现。我为了安抚爸爸的情绪,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学业,我让哈桑替自己去请假,告诉那个喜欢挖苦人的班主任,说我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才能上学。他一定会露出无比惊讶的表情,就像以前他做过的那样。这个招人烦的家伙只有四十几岁,但外表却老得难以用语言形容,我们在背后都管他叫老爷爷!回来的哈桑累得浑身流汗,他把那件衬衫麻利的脱掉,不停的拿毛巾来回擦拭湿漉漉的前胸与后背。“学校里怎么样?”我用嘴嚼着槟郎,不惜以坏笑的姿态来冒犯劳苦功高的哈桑。他帮自己办事,然后我再嘲讽他身上的那些毛病,就这么样吧。下午,阿里端来一盘极其少见的西餐,同时他诡异的表情也令人过目不忘。我十分不满的问道:“阿里,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吃过中午饭了吗?”弯腰的阿里咬紧嘴唇,他一直都是这样,总是在关键时刻逃避自己提出来的问题。我不明白阿里的心思……

 

哈桑没有走,一切都不出自己当初的预料。爸爸开始大发脾气,他一连砸碎了六只厨房里的大碗,他也许是愿意听到那种破裂的响声。我保持着沉默,不想再毫无顾忌的说话。过去的应该被迅速遗忘,包括无数个难以入眠的日日夜夜,睡个安稳觉竟然成了莫大的奢望。胆小懦弱的阿里躲在屋子里,花白的头发被太阳照得闪闪发亮。我揉了揉眼睛,觉得还是继续保持沉默,毕竟我只是爸爸的儿子,我总不能去以小犯上。过去了十分难受的一个小时,大门外突然传来汽车马达的轰鸣,肯定是拉辛汗的汽车。那是辆人人看了都会眼红的宝马,自己最喜欢乘坐的越野车。在六月阿富汗的炙热烘烤中,拉辛汗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首先和阿里挥挥手,然后才把头转向爸爸,这时我才看清拉辛汗的眼中滚动着晶莹的泪花。好像再也不需要解释,否则拉辛汗的付出就失掉了全部的意义。“拉辛汗叔叔,请坐。”我起身相迎,以便能让爸爸尽快恢复一开始的正常。

 

哈桑没有走,谢天谢地。星期五的聚会依然照常举办,忙得满头大汗的爸爸笑容可掬,也许他是在暗自感谢无所不在的上帝。一些局外人陆续进入自己的视线,我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看到他们未免有点大惊小怪。我甚至还见到了卡莫的身影,一个高大笨拙的年轻人,只有二十四岁,却被一颗子弹打碎了臀部的骨头。他的爸爸,一个曾经经营过餐馆的老板,如今穷得只剩下了身上的衣服。他首先与爸爸握手交谈,我远远的倾听他们俩的对话,意外地听见了卡莫伤残的秘密。“他们把他围在正当中,一阵可怕的拳打脚踢,然后就是一声枪响……”过不多久,我发现卡莫的爸爸已经坐在墙角的沙发里,脸色黯然,一双忧郁的眼睛紧紧盯着脚下的地面。他未加掩饰的痛苦流露得如此自然,我不忍心再看下去,我飞快的扭动自己的脖颈。阿里和哈桑忙来忙去,不停地给那些客人端茶倒水。有些长相奇怪的来宾使我想到了妖魔鬼怪,真是一次毫无新意的宴会。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从今年开始正式被社会大众所承认,不再觉得它是夏朗德居民的眼中钉,即使它目前迫切的需要修缮维护,也不会招致外界的那些流言蜚语。而我们的主人公也暂时脱离辗转反侧的状态,与昔日的惊恐不安挥手说声再见。从局外人的角度审视,外人会认为巴洛克的房子具有非常特殊的保留价值,哪怕它已经脱胎换骨,被一连串的打击弄得岌岌可危,促成许多意外事件的发生,导致众多有识之士携手来共同谴责与人类的审美公开作对的敌人。一幢特色鲜明的仓房不幸和荒凉的菜园子搭界,仓房前的土壤完全得不到日光的眷顾与垂青,经年累月的阴蔽令想象丰富的邻居大发感慨。没少了蜚短流长的窗户破旧肮脏,凌乱异常的表面决定了舆论陟罚臧否的程度,可有些婉约的人士仍在劝导老鳏夫一心向善,乐观的认定他是块久经考验的材料,只要身边的条件一一成熟,当地就将掀起开发巴洛克建筑的浪潮。那种疯狂的现象即便触目惊心……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无巧不成书的经历,传奇一般的赋予当事者高人一等的思想和智慧,这时即使老鳏夫容貌可笑,鄙陋的守旧观念主宰了几乎所有的行动,但还是能让他占够夏朗德人的便宜,使其在暗自窃笑之余,不得不叹服万能上帝的伟大力量。他的肤色因而才白净了不少,加之日常的饮食又非常符合法国的科学常规,到后来我们的主人公进步颇大,竟然还在南部地区的科学院发表偏激的讲话,锋芒毕露的将无所作为的官吏当成自己的敌人。然而在几个稳如泰山的对立面看来,如今老鳏夫步伐稳健,前后摇晃的频率明显不如从前,似乎在验证流传已久的那种说法,仿佛此地的败类不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笑话,他的尖鼻头不再一次进入观察家的视线,使鄙俗的风气黯然失色的眼神保持恒久的平静,一双白嫩的大手老老实实的分立左右,把软绵绵的裤线拉扯得十分笔直,那么见多识广的居民就不会无端的发号施令,也不能把大帽子重重的扣在主人公的小脑袋上。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大喊了一声,不得不又立即缩了回去,因为他瞥见波尔游离的眼神,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脸部的皱纹因为激动而拉开彼此的距离。况且在座的客人平时交往不多,如果一味的放松身心,恐怕会在巴黎的报界掀起滔天的银色巨浪。此前的惨痛失败已经令樊尚这样的人不堪忍受,他一天到晚的絮叨,不仅仅是为了出出心中的那股闷气,连安娜也说他有些神经过敏,和正常人极不相称的仪表算不上风流潇洒。可是还有樊尚的狐朋狗友在帮他说话,发表的那些见解充满了大巴黎地区居民的挑衅意味。这时候,会客室的气氛忽然有所转变,大家又开始有说有笑,相互间的戏谑无一不发人深省,表明今天的宴会实际上就是个高朋满座的沙龙。“你不说点什么吗?”波尔捅了捅亨利,她发现他情绪低落,两只眼睛总是往最安静的地方观瞧。那里可没有什么出色的妙龄女郎,哪怕那蒂娜一向喜欢出尔反尔,她的母亲也在罗贝尔的督促下朝着自己的女儿大喊大叫。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没有说话,他不太注重情感交流的感觉,那种可怕的于事无补,他经常对其采取快速躲避的态度。基普有时也会这样去发作,对着意大利的天空大喊大叫,那仿佛是广阔背景下的水银,被太阳肆意割裂的一部分,白云,空洞的代表。战争行将结束,一场观念的冲突成为历史的陪衬,即使死了如此之多的人,也没办法对它发出十分明确的指责。卡拉瓦焦不屑一顾。他是一个心态平和的中年人,对多伦多比对罗马了解得更多。偶尔兴致高涨,卡拉瓦焦就会找到工兵,不管他已经疲惫不堪,从额头流下的汗珠打湿了干燥的地面。那里是蚂蚁麇集的地方。他指着脚下的缝隙,冲懵懂的基普摆出一个胜利的姿势。印度人终于搞清了他的意图,他懂得卡拉瓦焦的焦虑,为此他才俯身去亲吻平静的大地。时日无多,赶紧努力吧!无聊的哈纳在鼓励英国人。那具病床上的僵尸,一成不变的脑袋装满了可怕的思想,是他改变了哈纳行动的方向。由此他正式成为涅槃行动的主谋。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去找姑卡,刚走出去不远的距离,就发现脚下的鞋子坏了,底部出现一个大的洞,把自己袜子也给露出来了。我不得不沮丧的回家去,准备换了鞋子再接着去外出。家里的鞋架上有十几双自己的鞋子,我都一一的看了一遍,没看到适合这个时候穿的鞋子,一想到自己还得紧急的去办事情,去找姑卡到镇子中去,就只好无奈的把脚下的坏鞋子补了一下。也不是复杂的修补,那么做其实自己也不会,我把钢针穿过线,再把针扎进鞋底里去。反复的经过了一阵忙碌,自己终于修好鞋子,穿上它关门向外走去。外面阳光很热,我一点也不觉得难受的向姑卡家走去,长时间的步行,也未觉得有什么别扭的地方。 汗都不出一滴,真是意外的一天。到了她家帐篷的外边,我见到门口栓着十几只大骆驼,我很怕这种动物,不敢再走进,只能大声的往帐篷中喊:“姑卡,快出来借我一下,把骆驼都给轰走。”喊了几下,姑卡笑着从里面出来,用手指着自己说……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座名声在外的城市,一向受到外省人士的狂热追捧,那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聪明人,自从发现夏朗德的独特优势,就不再对自己的想法遮遮掩掩。出于公开炫耀的心理,本地的强梁之辈也在大力配合外省朋友的行动,并且不无得意的将目光投向自家的房屋,还有大街两侧的建筑,油然生出的无限景仰看来只能奉献给溘然长逝的先人。蔚为壮观的市容总是首先进入贪婪的视线,但奇怪的是那些唉声叹气的本地居民经常会有所发现,比如看到干净整洁的小巷,连接着市府大道的龌蹉棚户区与咫尺之遥的高楼大厦,对比鲜明的反差难得成为街谈巷议的内容,新鲜得如同刚刚被剥过皮的橘子。从市郊的入口算起,不长不短的一段距离,充其量就是远处田野里阡陌纵横的附庸,不料想在几年间突然崛起,锋芒毕露的显示出市容改造方面的巨大成绩。而且越往里走,就越能感受到法国南部的那种优越气息,似乎独特得令慕名而来的人只能顶礼膜拜。不甚规则的道路网形状独特。

 

模仿《告别薇安》的风格

乔有点烦躁。这不是居住在北方大城市的感觉。由衷的那种钦佩突然消失,剩下的好像都是些闲言碎语。要命的一种打击!她发现自己已经身陷精神的囹圄。一切都在悄悄地逼近。似乎无路可逃。

她点燃了一支烟。骆驼牌,她平生的最爱。闺蜜说得一点也不假,她的肺比她还要久经考验。
她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咧开自己的嘴巴。由此想到林的所作所为。连抽烟都是他教的,这个五毒俱全的家伙。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她和他经常在一起高谈阔论。他会伸手扶住她的肩膀,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教会她如何做人。她讨厌他这样做。她只爱他人生的某一秒。

在公司里,她和他经常能够碰到,但乔很少与他说话。擦肩而过,然后一切静止。走廊里开始恢复正常。

如同人生的一段段路,在这里或那里被有机地联系起来。这家公司好像路程之中的一个大站。她们俩在此相遇,吃饭,攀谈,睡觉。然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仿佛什么也没有,除了两片贴在一起的嘴唇。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