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我在英国的岁月  

2015-02-20 15:0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到文化研究所后,所里新增加了一条规定,那就是再来中国人时由约翰逊所长,或者雅尼女士和亚当斯·丽达小姐来接待,而以前由他们来接待的非中国人就由我来负责接待。这是一条非常好的决定,我表示万分的拥护与支持,这样一来,自己枯燥的汉语翻译成英文的生涯便一下解脱了不少,自己还能和各种各样的外国人,主要是英国人打交道,从中长见识,增添生活的乐趣,我工作的热情马上被提升了许多。

来到所里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华人,有大陆的,港澳台的,还有其他各洲的华裔人士,另一种是外国人,其中绝大多数是英国人。但无论是炎黄子孙还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来到文化研究所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参观欣赏所里收藏的中国艺术品。

不过据自己的标准去衡量,那些所谓的艺术品是没有几个能合格的,都是三流甚至不入流的书画作品和工艺品,可是约翰逊所长却把它们当宝贝一样的供起来,专门还整理出一间房子当成欣赏中心。

当自己第一眼看见欣赏中心的牌牌,真的差一点没乐出来。

那是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到的滑稽场景,一大群人,闹哄哄的进入研究所内,见到那些很是一般的中国物品,竟然还要用虔诚的眼光顶礼膜拜,有的还用高级相机拍照,有的用自己的手机进行摄影,并且同时不停的在夸奖中国人的智慧和勤劳,我在后面常常会这样的去讥笑他们:“让你们乱说,这种国画在国内到处都是的,根本就卖不出去,作者不出名,画的也不怎么样,你们的眼睛可真是见鬼啦!”

有一天来了几个约克懂得英国人,三男两女,都是上大学的学生,有两个即将被交换到中国去读书,特意在临走前进研究所参观,说要先熟悉一下中国的文化。

我领着这五个人往一楼的欣赏中心走,到了里面,自己还没开口讲话时,一个胖脸的女生立刻尖叫起来,她指着一幅装裱完的中国民间剪纸对同伴喊:“快看呀,多么出色的中国剪纸,纯粹是民间的艺术。”

我听她这么去说中国剪纸,马上瞥一下嘴。

挂在墙上的镜框里明明是机器制作的那种剪纸,既不是艺术,也不值钱,但约翰逊所长十分骄傲的说是他到中国民间采风买回来的,我也不好揭穿他的幻想,也只能保持沉默一样的一句话也不说。

那几个人继续转圈的慢慢看,浏览完毕,又是那个胖胖脸的女生,重新站到那幅剪纸前面,反复的在说这样的话:“哎呀,太好了,要不我就花重金买下来吧?”

我见她没完没了的在说相同的一句话,觉得很厌恶,立即问她:“你准备花多少前来买呢?”

她想想回答是一百英镑,我听完大喜,马上回到办公室,在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叠剪纸,返身回来,对她说:“这是我自己剪的,一点也不比那张差,看在中英两国人民友好的份上,每张只卖你五英镑。”

胖女生一听说是五英镑,低头再去看看自己的那些剪纸,觉得是要比墙上镜框中的那幅剪纸要强,丝毫没犹豫的掏出三十英镑买了六张。

我兴奋无比的举着钱去找约翰逊所长,谁知道所长大人一点也不客气的收下,说这是我在研究所里剪的剪纸,算是研究所的艺术品,我见他没有对我表示感谢的意思,还天经地义的把卖剪纸的钱充公,表面非常热情的支持,心中却在不停的用骂人的话去诅咒他这个人。

下一回再接待什么外国人,我就不再炫耀自己说会剪纸,而是一本正经的领着这些人,他们问什么我答什么,多了一句话也没有。

欣赏中心里有几幅字画是中国人写着中国文化研究所的上款赠送的,画看上去基本功都不好,只是色彩还艳丽一些,画的内容有山有水也有人物,闲的时候无事可做,我一个人自动走到这间屋子里来,背着手看来看去,也好度过漫长的下午时间。

一次,我又在欣赏中心转悠,看见一幅人物的中国画,也没认为哪画得好,便把目光投向画的底部,赫然发现最后的名字是范增。

“范增是大画家,这张画肯定是假的!”

这回我忍不住了,直接把这幅画拿下来,进入到约翰逊所长的办公室,告诉他署名范增的国画是赝品,在国内十几元钱就能买到,把它挂在墙上是极不合适的一种行为。

哪料到所长先生的回答很是惊世骇俗:“哎呀,中国白,真画我们研究所能买得起吗?范增的画一幅起码几十万人民币呢!”

原来他还是明白呀,那为何以前要装那么长时间的糊涂,这个问题我要弄清楚一下。

然后约翰逊所长开始和自己讲:“中国白,这么做是有很深的用意的,你看看,假如我们挂的是范增的假画,将来一旦被范增知道了,他说不定会给我们研究所赠送一两幅真画呢!”

我的天,这逻辑,也不能说是不严密的,后来我又一想,说不定欣赏中心挂的那些假画都是他故意买来的吧。

这下我对约翰逊所长有了新的认识,不再像从前那样单纯的去看待他。

有一天,正赶上英国中小学放暑假的前几天,研究所有事先预约好的学生要来,还有老师陪同,都是一些小学四五年级的男女学生。

我没当回事,当老师和同学参观完文化研究所的几个办公室和会议室,便来到了欣赏中心的门口。

我作为接待人员全程陪着下来,对这些师生的印象都很不错。欧洲的小孩普遍长得可爱漂亮,皮肤都白的非常干净,瞅上去无论男孩女孩自己都十分喜欢。

其中有个金发的小男生,我听到别的学生叫他约克,在欣赏中心门前时,他先是和其他的学生打闹,又去扯女生们的衣服,那些女生被他给吓到了,开始尖声的喊叫,研究所的过道真是热闹极了。

我当时站在他们的身边,一开始不好意思说话,后来实在是看不下去,和约克非常客气的说道:“小朋友,你很活泼,但假如你暂时安静下来,那么你会被更多的人认可的。”

没想到自己文质彬彬的说完,这个可恨的约克也不答话,居然直接伸出手来打自己的腰。

我料不到他有这一招,愣了一下,才十分生气的用手去推他。

刚才他的拳头狠狠的打中自己的腰,虽然不感到有任何的疼痛,自尊心上也有些说不过去,况且我同时也怕研究所里的秩序会突然乱起来,以为用以牙还牙的方法把他给唬住是分内的事情。

这个约克胆子不小,我推他一下他面不改色的接着瞪我,还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像要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正在这时,雅妮女士看到这一幕后匆匆过来,把我推向很远的地方,又走到约克面前去,从口袋中掏出块巧克力送给了他。

约克接过巧克力变得老实了,回身的雅妮女士低声和我说:“中国白,你太不冷静了,对这种十几岁的孩子是不能随便发脾气的。”

“为什么?”

我觉得很奇怪,明明是约克首先淘气,现在不仅雅妮在帮他说话,我认为就是那个带队的女教师也不太想负责任。

雅妮女士给我说出了答案。

”你不知道吗?你大概是忘了吧?英国的十三岁和十三岁以下的孩子是不能随便招惹的,原因就是法律有规定,这种年龄段的孩子犯错误是不抓的,所以他们都相当的放肆。有些差生更是拉帮结伙的打群架。”

英国小孩子还有这样针对于他们的保护条款,怪不得我总觉得大街上的小男孩全流里流气,有的在抽烟,有的公开互相追逐吼叫,成年的那些行人遇见他们,经常摇摇脑袋再走掉,现在自己完全明白了那些成年人的复杂内心。

下一回再有年龄不大的学生来参观,我就首先义务的表演中国的武术,他们看见自己会功夫,以为我是来自中国的功夫高手,一致鼓掌喝彩,也没有类似约克那样的小男孩再闹啦。

对这样的结果我非常满意,过去两周时间,研究所又来了两个中国人参观考察,他们是夫妻关系,男女全都外表不佳,女士戴副用细线绑着的眼镜。

他们由约翰逊所长陪同,在与自己打招呼后,三个人就径直向欣赏中心走去。

到中午前那对夫妻参观结束走了,回来的约翰逊所长到我这里笑嘻嘻的说:“中国白,你知道那两个中国人吗?”

“啊,怎么了?”

约翰逊所长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那个男的在欣赏中心看到范曾的画,眼睛一亮,说那画是他模仿的!”

“是嘛,有这么巧,真有意思,哈哈!”

然后约翰逊所长又说道:“好事还在后头呢!”

还有好事,我的兴趣马上来了。

“这对中国夫妇说下回他们再来,会免费送给研究所几张他们临摹的范曾的画。”

约翰逊所长大人大概是有些小孩性情,一看即将占得那个大便宜,连续在我们面前说了好些日子。

有一个自称是狂热的中国文化爱好者的英国佬,没事就在研究所里徘徊梭巡,把他大好时光全用在观看约翰逊所长的那些宝贝上面。

亚当斯·丽达小姐原来就已经认识他,自打他来了以后,每天都在欣赏中心内看中国的绘画和书法,也不用自己跟着,因为那个阶段前来参观的人很少,我们无论对英国人还是华人,都不需要全程去陪同解说了。

剩下的这一位,根据亚当斯·丽达小姐的讲述,说是这个人是她家附近住的邻居,互相也算知道,不过从未说过话,他到研究所里来参观,也不和他的邻居讲话,我们在背后叫他做“怪人”。

“怪人”有一天参观完毕,我和雅妮以为他会自动的走掉,谁知他却突然大声的把门堵住喊道:“请你们听着,我是中国文化的狂热爱好者,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个中国文化研究所的正式一员了。”

听他这么一讲,我们大家立刻明白这家伙是个疯子,急忙对约翰逊所长递眼色,而且还埋怨亚当斯·丽达小姐说:“你这情报也不准确呀,什么怪人,明明是个疯子嘛!”

机灵的约翰逊所长打手机报警,一会警察来了,问明情况后带走了那个“怪人”,可第二天他又来到了研究所里。

约翰逊所长接着打手机去报警,警察来了所长对他们说道:“你们能不能想办法不让他以后再到这里来?”

一个大个子警察晃晃脑袋回答:“不行,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他有轻度的神经疾病,无法依法拘留。”

“怪人”被带走后我们还在那里议论,雅妮女士说明天他还会来的,我也同意这种看法,亚当斯·丽达忽然像醒悟一样的拍我的肩膀说:“你不是会中国功夫吗,中国白?”

我连忙回答说:“我哪会呀?”

“那上一回你怎么……?”

“上一回那是装的。”

“那你这回再装一次吧。”

亚当斯·丽达非常神秘的说道,我有些被绕糊涂了,她给自己的解释是这样的:“你可真笨,明天他再来,你对着他来一通中国功夫,或许他就会被吓跑的。”
    约翰逊所长和雅妮女士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我便答应下来,等第二天的上午九点多,“怪人”果然又来到研究所,不过所长大人这次没报警,而是和那两位女同事躲在阴暗的地方看自己如何施展中国的功夫。

我一见那个男子进来,还没正式走入研究所的房间,只是在大门的走廊那里,我马上装模作样的向前飞起一脚,料不到右脚的皮鞋首先飞出去了,一下子砸在那个“怪人”的头上!

这一来可乱了,研究所的三位同事全跑出来,约翰逊所长又准备拿手机去报警,旁边的雅妮女士却大声呵斥他说:“哎呀,报什么警啊,应该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