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10-31 16: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那一天风雨大作,我没有按时上学,而是胆战心惊的躲在家里。我的身边是哈桑,他一直都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上个月爸爸曾给我们俩派下了这样的任务:“你和哈桑把院中的枯枝落叶收拾一下。”完事他微微一笑,好像已经取得了一场战役的胜利。我们家的花园向来声名远播,但唯一的遗憾也令爸爸大伤脑筋,他经常为此唉声叹气。“阿米尔,你看看那些讨厌的黄叶子,堆得到处都是。”我看见了,那的确如爸爸所形容的那样,十分碍眼的映入行人的视线。有几回还让本地的长官大发雷霆,他找到爸爸,郑重其事的发出了警告。爸爸回来的时候面色苍白,他的两只手无力的垂下来,笔挺的西服竟然无法反射午后耀眼的阳光。从那以后,他就非常专注的看着院中的植被,一丛丛的合欢花,间或点缀的绿色荆棘,十分机灵的小鸟就从那上面飞过。星期六的晚上,我们刚刚吃完饭,斗志昂扬的哈桑马上凑到自己身边,张开嘴说道:“阿米尔少爷,我们明天就去干活。”

 

昨天学校刚刚放假,而今天,我就已经惬意的躺在卧室的沙发上,手里拿着金黄色的面包,一边吃,一边伸直了脖子张望。夏季是如此的温馨舒适,一片片白云的倒影随波逐流,几辆汽车从土道上驶过,掀起的尘埃迷住了行人的眼睛。哈桑说这是一幅画,我觉得他很善于欣赏。空闲时,自己就与哈桑坐在门前,直接用双眼去与如此动人的世界对话。哈桑会讲些内容离奇的小故事,我好奇的竖起耳朵,甘愿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听众。要不,自己就会主动提议,想把老实厚道的哈桑带进·事先挖好的陷阱。“你到那里去把东西给我取来。”我用手指指一个热闹非凡的地方,那个场所一向人流如织,可谓摩肩接踵。非常听话的哈桑立即起身,我动作飞快的捡起块石头,瞄着他使劲扔出去。他回过头,四处看看,纳闷的想知道问题的答案。在那一刻,我敢肯定,他一定不会想到是自己搞的把戏。哈桑的单纯使我印象深刻。我总是利用这一点来戏弄他。我喜欢他懵懵懂懂的样子。

 

美国的广大令我叹息不已。我从一开始就犯糊涂,时时的抿心自问,假如我不逃出阿富汗,等待自己的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红灯,等待,富有耐心的礼貌,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显得落落大方,我隐约看到了贵族的那种风采。实话实话,在美国,我真的有点如鱼得水。这是一个能让理想变成现实的地方,包括爸爸的老寒腿都能得到免费的医治,我感谢参众两院的议员,他们的提案令老百姓受益匪浅。可是爸爸却不这么想,即使他是美国福利制度的受益者。他一天到晚的叹息,故意把后背靠在那把支离破碎的椅子上,这时我瞥见爸爸弯曲的脖颈伤痕累累,被劳作折磨得死去活来的面孔,一切的一切,全组合成一幅使人伤心欲绝的画面。也许只有在这一刻,我才能突然浑身发抖,觉得自己的幸福完全建立在爸爸的痛苦之上。我对不起爸爸,我发现他又老了十岁。一夜等于十年,我只能这样去理解。我羞愧的低下脑袋,不敢再去端详爸爸慈祥的脸庞。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整幢房屋都毫无特点可言,一无所有的窘境困扰着见识肤浅的主人,使他只能自愿自艾的瞎嚷嚷。他对巴洛克的宏伟向来认识不足,不但刻薄的认定那是戕害现代艺术的魔鬼,而且还四处传播有关于这方面的闲言碎语。什么厨房的整洁干净,卧室的空间小得可怜,无法容身的事实总是被当事者拿来举例说明,如同一个信誓旦旦的情人,为了让对方产生好感而不惜付出十分高昂的代价。那些稀松平常的历史已经一去不返,好在老鳏夫的先祖个个身手不凡,给他留下的东西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譬如古老烟筒的设计独具匠心,加之夏朗德的气候更适合红砖建筑的自生自灭,几百年以来,即使各个年代的主人全部粗心大意,对自家房屋的养护失去起码的耐心,但建筑本身的长处还是显而易见,有一条曲径通幽的走廊,狭窄的说法对它极不适用,但骄傲的老鳏夫还是能从中汲取足够的精神食粮,不无幽默的把他自己的房间叫做高楼大厦。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身材十分瘦小,仿佛被刻意削尖的下巴短得不成体统,成为他个人标记的脸庞黑得泛出冰冷冷的青光,使人容易产生误会的假牙善于咀嚼各种各样的坚果,但在一些软得难以下咽的食物面前,心高气傲的老鳏夫也要直率的袒露自身的缺点,不无遗憾的将这称为在所难免。一头银发杂毛丛生,令外界诧异的也莫过于此,反正只要瞄上那家伙一眼,几乎就会众口一词的发出不可思议的感叹。圆鼓鼓的鼻头外观独特,是巴黎风范在夏朗德的另外一种翻版,可那鼻尖上的汗珠却多得形同顺流直下的瀑布,两条鼻涕也闲凑趣的在显示各自的存在;多么气度恢弘的大人物,谈吐幽默诙谐的绅士,碰到老鳏夫都要摇头晃脑,乖乖的转身离开所谓的是非之地。他们明确地了解本地的歪瓜裂枣对社会潮流的腐蚀作用,清楚他的出现不啻是种绝无仅有的挑战,那是何等形势严峻的困局,只为了澄清几句毫无新意的谣言,我们的主人公就果断的洗干净了自己的脖子。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急忙迎接最尊贵的来客,也不管他是何等地位煊赫的嘉宾,只要能替大记者扬名天下,善于忍辱负重的亨利都会委身于人,将自己毫无原则的一面彻底暴露出来。此次他又故伎重演,准备和来头不小的樊尚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交流。体态肥胖的樊尚最近正为反常的体重牵肠挂肚,虽然已经规划好了几个前景良好的方案,但还是有些底气不足,还需要更加有底气的人物来为其擂鼓助威。他首先想到了亨利,哪怕后者目前霉运不断,但过去的风光无限令他印象深刻,使其不得不暂时告别理智的大脑,转而去与灵光一现的运气结盟。此时他就把这种想法付诸于实现,非常客气的和大记者寒暄,勾肩搭背的说了一会话,不无得意的提到自己以往的业绩,明里暗里在向亨利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与意图。“你还是那种老样子。”亨利不禁感慨万千,他对樊尚印象深刻,知道他熟知巴黎报界的风俗习惯,只是碍于妇科医生的情面,他勉为其难的拉开了一段可笑的距离。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正在唉声叹气,他的大发雷霆使护士倍感诧异,不过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行使自己的职责。她是一个合格的护理人员,连卡拉瓦焦也坦然的承认这一点,他为她朋友的女儿感到骄傲。来自加拿大的枫树在罗马郊外红得发紫。那是一种行将发迹的征兆,基普的神秘发挥出不可或缺的作用,他一直认为哈纳是位娇小可人的女性。他有意无意的在接近她。三个人,一台欧洲的大戏,美丽的女主角却显得疲惫不堪。她有点穷于应付。有一次,给英国人使用的纱布突然不见了,找了好长的时间,最后一无所获的护士只得因陋就简,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剪掉了一块。她的随机应变赢得众口一致的赞誉,大家都在宣扬她的聪明伶俐。可她却谦虚谨慎,对此的反应平淡得出奇。她仍然陷在往事的沼泽泥潭里,为了验证些什么才勇于抛头露面。工兵是她最不可缺少的支持者,他们的眼神有时会不自然的碰到一起,成为爱情见证的可能性绝无仅有,后者时时发作的脾气令印度人大伤脑筋。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要去镇子里办事,看看邮局的信箱,到商店里去买几件合身的衣服,听说最近新来一批欧洲的服装,老板正在做减价的处理。走出了家门,我发现脚下的路突然变得坎坷不平起来,觉得十分纳闷,又继续走了一段路。越发的显得寸步难行,就没好气的大声嚷嚷:“这破路,太不好走啦!”自己发泄完接着走路,当走到姑卡家的帐篷门口,听到从里边隐约传来的哭声,不由得的停下来倾听。一会的时间过去,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姑卡的丈夫做买卖亏本了,损失了很多钱,姑卡正为这件事和他拌嘴。我准备绕过去继续走,想不到姑卡从帐篷中冲出来,看到我了,先是一愣,然后又像以前那样的打招呼,“你干什么去,三毛。”我只好停住脚步,无奈的和她说话。“我到镇子里去。”我回答完,姑卡提出要和我一起去。我们两个人往镇子走去,边走,姑卡边给自己讲述和家里人吵架的事,她说他们家的钱很宝贵,不能随便亏掉的。她要督促自己的丈夫再去做大生意。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大山大河的定论对它毫无意义,我们充其量只是在欣赏它,作为旁观者,作为最无动于衷的观众。有时流水潺潺的响动会搅乱某个家伙的雅兴,将午后的时光无限期的延伸,使慕名而来的人大感意外,觉得大自然正在和我们开玩笑,正在用隐形的手臂撬开路旁某户人家的大门。那些绵延不绝的丘陵和丛林毫无谈论的必要,伟大的人类有时需要保持一点必不可少的矜持。赫然入目的东西注定将要被无情的摒弃!这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最不可救药的憎恶?也许这两者它都兼而有之,所以才使一片广大的山地受到外省人士的鄙夷。进入细雨霏霏的夏天,一些露头的植物开始大行其道,将所谓的领地标明清楚,而夹杂在它们中间的荆棘也是偶露峥嵘,绿意盎然的令砍柴的樵夫大为迷惑。他们弄不懂这里边的门道,往往迷路了还在颐指气使的训斥别人,说后者已经掉入猎人所设置的陷阱,最后悲惨的结局无非是那种听天由命或者一命呜呼。受到上天庇佑的好像已所剩无几。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