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10-02 19:2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这是一次绝无仅有的聚会,在喀布尔甚至还有点特立独行,但是为了自己的声誉,爸爸还是决定亲自光临现场。他也许是准备观察一下阿里的态度,想和这个难缠的仆人公开进行一番较量。可我的心里依旧在惦念着哈桑,尤其像他此时命途多舛,颠沛流离的际遇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舞会的日子一天天的迫近,六月二十五日闪耀出夺人心魄的光彩,四里八乡的人都得到了我们家即将召开盛大舞会的消息,那些家伙激动的心情丝毫不亚于意外中了张千万大奖的彩票。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的生活节奏明显加快,随波逐流一样的忙于应付各种各样的事物。家里凌乱不堪的现状使人心生疑窦,可我却清楚这其实并没有什么,性格豪迈的父亲接连两天没有合眼,他的大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那么细,又那么多,相互间连在一起,好像长的无穷无尽。我想劝劝他,告诉他实在没有必要这样,但在临开口之际又乖乖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爸爸的伶牙俐齿肯定会让自己的笨嘴拙舌望而却步。

 

阿里到市场去了,他和哈桑推着那辆独轮的小车,从我窗户底下经过的时候是早晨的七点半,太阳已经完全露出了头,万道灿烂无比的金光成为引发联想的有力保证。我斜倚在墙壁上,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阿里父子的一举一动。此时此刻,内心焦虑万分的思绪还没有完全表达出来,我所希望的事情看来缺少任何大功告成的希望。我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里,用手不停的捶打自己的右臂。昨天晚上,吃完饭觉得十分无聊,我就信步走到花园西北角的位置,刻意在那个非常潮湿的地方驻留片刻。偌大的花园几乎空无一人,除了自己以外,我听不到其他的什么声音,身边的环境静谧得有点可怕。我狐疑的转动起脑袋,进行了一次毫无必要的观察。外面的街道上行人寥落,傍晚凄凉寒冷的氛围开始笼罩一切。对面别墅中的灯火亮如白昼,那里一定发生了非常重大的意外。这可不是自己空口无凭的在诅咒善良老实的邻居,那个大名鼎鼎的卡布早就劣迹斑斑。

 

没有任何反常,一切都不出自己的所料,我在卧室里看书,就是这么简单。爸爸没有如约而来,我朝他的书房瞥了两眼,发现走廊上悄无声息,一缕斜阳均匀的铺在墙壁的表面,那种耀眼的闪光令人浮想联翩。他生气了?为了他那个毫无活力的儿子?我的双手禁不住抖了一下,顺势又打在穿着牛仔裤的大腿上。啪?声音很响,超出自己以往的想象。我的感觉有气无力,我总认为自己已经病入膏肓,罹患上某种难以治愈的疾病。到了夜里的十点钟,哈桑衣衫不整的敲开我的房门。“你怎么啦?”我看到他脸上泪花闪闪,左侧的脸颊下方还有块崭新的伤疤。哈桑没有回答,我把他让进屋子,让他坐在那个价值不菲的沙发里。喀布尔精工制作的沙发,属于阿富汗的特产,几十年久盛不衰的品牌。毋庸讳言,我对此还有点耿耿于怀,只不过碍于情面,不能当面发作而已。然而机灵的哈桑还是察觉到自己情绪上的变化,立刻起身换了个座位。一个虽然结实但却粗制滥造的小凳子。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别无选择的变成行人的眼中钉,不过内部的装饰还算说得过去,在夏朗德属于中产阶级的水平,能够得到房主人的首肯,并且还会在镇子附近广为传扬自己所付出的种种努力。一大间光线明亮的厨房显得与众不同,多少出乎意外的变成老鳏夫手中的杀手锏,留着拿它来扬名立万。原本潮湿肮脏的地面被洗劫一空,一场浩劫过后不久,勤劳务实的老约翰把干燥的沙子垫在砾石的上方,不惜花费几百法郎的巨款去雇佣本地最出色的工匠,指挥他们将厨房里的破鬼子搬进阴森森的仓房,无形中使那里的气氛陡然生变,但在另外的地方,我们的主人公还是赢得众口一致的称赞,情绪化的夏朗德佬们见不得老鳏夫的好,一发觉他又在修理自家的大门,毅力顽强的把汗水洒在杂草丛生的脚下,令毫无理路可言的院子呈现焕然一新的迹象,可喜的造就了老约翰先生人生的第二春,异常新鲜的幻化出许多毫无美感可言的形象。绿色的栅栏被重新粉刷一新。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一系列无法无天的言行开始无限上纲,成为自我戕害的范例,不无巧合的在夏朗德搅起了一潭浑水,使那些无所事事的家伙找到了大显身手的良机。他们一般情况下只在相貌上对老鳏夫进行挞伐,极其无情的把他的过去公开出来,以便让外界能够彻底了解他的为人,也好令本地的居民对他的夸张行径保持高度一致的警惕。所以说老约翰多行不义必自毙,因好奇心十足才在自我修饰方面浪费金钱,顾盼自雄的开始矫正起十分露骨的缺陷,明确无误的告诉别人,他无非是个爱慕虚荣的一介匹夫,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涂抹女人的胭脂,把大嘴巴弄得面目全非,黄色的板牙不敢当众暴露,羞羞答答的藏而不露,可是一个尖头鼻子奇丑无比,被风言风语攻击的毫无优点可言,只是还能不停的进行呼吸,将长长的鼻毛摆弄得非常驯服。两个颧骨附近的皮肤好的难以形容,有时让眼尖的人心存疑问,仿佛站在面前的老鳏夫善于耍弄什么出神入化的魔术。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疲惫的倒在椅子里,他用毫无希望的眼光盯着飞扬跋扈的时髦女郎,后悔当初无比冒失的那项重大决定。假如时光能够倒流,翻云覆雨的大记者想必会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不乏新意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在此时此刻,眼面的一干人等全都令他大失所望,像平常无精打采的樊尚,今天居然在颐指气使的发表公开演讲,毫无顾忌的对波尔的做法横加指责。美丽的波尔显然已花容失色,她的从前没有流光溢彩的经历,以后恐怕也不会拥有重整旗鼓的非凡际遇。因此她特别推崇亨利的果断与实施自己计划的出色能力,即使来的客人良莠不齐,众多良心未泯的保守派和激进派公开对峙,她还是心平气和的面对这一切,尽量用温文尔雅的外表来加深外界对她良好印象的烙印。她和颜悦色的与妇科医生说话,谈及的内容最后还能投其所好。“最近听说你业务繁忙,那个孤儿院的项目开展的也非常不错。”这只是互相试探的第一步,但也是最具深意的所在。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没有大惊小怪,他的病痛使其毫无新鲜的意趣可言,所有的苦难经历都已经烟消云散,硕果仅存的也唯有所剩无几的记忆。在别墅里的日子十分重要,用无与伦比来形容也不嫌过分。他和护士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如果身体会痊愈,慷慨的英国人一定将为此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他的生命成为验证忽视能力的工具,他为这一点而感到自豪,莫大的荣誉,虽然没有郑重其事的授勋仪式,但在那四个人看来,哈纳的过人之处肯定已写进了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哈纳是个温柔可爱的女人,英国人时时在这么想。他为了感谢护士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卡拉瓦焦把它叫做事业,别墅里的事业正在方兴未艾的发展。有时寂寞的工兵也会加入到卡拉瓦焦的行列中来,成为两个男人当中的一个,哈纳说他闲得无聊才那么干,他听完只是顺其自然的点点头。别墅的内部情况复杂,一些房间被炸的乱七八糟,还有一两间干净整洁的房舍,留着用于基普在里边自我吹嘘。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和姑卡出去,一起到镇子上的商店里买东西。我和她走在沙漠的公路上,这种公路非常的破烂不堪,人的脚踏在上面会十分的疼痛。我不得不慢些走,但看看姑卡,却走得快的惊人。我纳闷的相了一会她的面,觉得姑卡真是神奇的不得了。可她走的太快,已经被我给甩的很远了,我在后面急忙叫她,好让她等我一下。但我说了那么多句,姑卡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还一声不吭的走得更快了。我和姑卡的距离越来越大,已经有一千米的差距了,这时我想喊她她也听不见,我索性原地坐下来休息,心想你不等我也没关系,我可以自己走到镇子上去。我在地上坐了十几分钟,眼前被风吹来的沙子堆成了一座小山,我十分开心的数着那上面的沙子,不知不觉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等我忽然醒悟过来,抬头看看周围,再看看前方,才明白自己耽搁的太长了,连忙起身去追赶姑卡。我追了那么久的时间,最后也没能看见姑卡的影子,只好自己走到镇上去。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山高皇帝远的荒凉区域,面积广大得简直无以复加,而其他方面的条件又差强人意,落户在此的居民数量一直都少得可怜,他们麇集在难以遮风挡雨的房子里,无可奈何的慨叹老天爷的种种不公,语言刻薄的指责本地的长官水平欠佳,稀松平常的能力无法适应穷山恶水的要求,唯一的优点还歪打正着的成就了他们的声名,令那群因循守旧的草包不知变革究竟为何物。可怜巴巴的首府就那么大的地方,巴掌般连转身都显得十分困难的角落,两条歪的毫无道理的街道,清净的氛围使许多人抑郁寡欢,大概是觉得此地永远没有出头之日,自己的前程已经失去了那种一鸣惊人的可能。偶尔由此经过的车辆慢得出奇,愤怒的马夫不得不大动干戈的去训斥无精打采的畜生。坎坷不平的道路年久失修,凸凹的泥土形成无数条藏污纳垢的丘壑,下雨天积水挥发缓慢,爱开玩笑的人就在这一带徘徊流连,动辄伸腿挑起一连串银光闪闪的水花。路两边的铺面普遍肮脏透顶。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