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9-06 17: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回来了,一切都万事大吉。没有人会再说什么,心照不宣的默契依然在左右着每一个人。阿里概莫能外,他一天从早到晚的忙活,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自己的工作上。爸爸一语不发,这可不是个好现象,我对他的沉默感到莫名其妙。疲惫不堪的哈桑休养了好几天,在这段堪称无比特殊的日子里,他把自己关在那间阴暗的小屋中,毫无道理的呼呼大睡,几乎快要进入一种痴迷的状态。我虽然置身事外,却依然在替哈桑担心,怕他会出现什么突如其来的意外。城里的生意非常冷清,也许爸爸的低落情绪与此有关,反正在如此关键的时期,接连发生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事件。有个叫哈维的伙计携款潜逃,带走了好大一笔钱,那种令人汗颜的数目简直能引发疯狂的议论。为了不至于打草惊蛇,聪明过人的爸爸还是采取过去的老办法,除了悄悄的到警察局报案,就是四处撒下天罗地网,把整个阿富汗的关系全都发动起来,嘱咐那些忠心耿耿的朋友,只要发现哈维的蜘丝马迹。

 

哈桑回来了,看来他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化的脸上充满无法想象的热情。我对他的回归毫无感觉可言,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一连几天都在抱怨爸爸的偏袒。他为了能让哈桑高兴,特意跑到城里买了一大束鲜花。真是多此一举。难以理解的安排,还是为了一个与己无关的男孩,他的兔唇总是让自己唯恐避之不及。他是那么丑陋,矮小的身材似乎得不到老天的照应,也许只有阿里才最爱护他。从骨子里喜欢哈桑,不过这也难怪,谁叫哈桑是他的宝贝儿子呢?有一天,恰巧是乡下那些农民到城里交房租的日子,他们排成一队,无声无息的等待轮到自己走进爸爸的书房。我好奇的站在旁边观看,想从中发现些无比新奇的东西。快要开学了,自己一定会将这些逸闻趣事讲给班里的同学听,他们都相信我的口才和实力。我还伸出指头数了数,发觉一共是五十六个男人在毕恭毕敬的等候。他们的忠厚老实无与伦比,表情木讷的样子令人浮想联翩,当轮到一半的时候。

 

哈桑回来了,我终于松了口气,一切都不出自己所料,原来的设想已经一一变成了现实。开心的爸爸为了给哈桑接风洗尘,特地举办了一次规模隆重的晚宴。说实话,对此我妒意大发,而表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这真是在难为自己。在那天的晚会上,我神情恍惚的迎来送往,学着爸爸的样子与那些客人们说话。抽空我还观察了一下哈桑,意外的发觉他正在呼呼大睡。他就趴在进门的那张桌子上,两只手搁在脑门的底下,一边出气一边均匀的打呼噜。有许多人都目睹到如此尴尬的一幕,另外还有几个人在窃窃私语,间或还能听见那种讪笑的声音,好像是故意乐给爸爸听的一样。我表面上鲜有变化,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好啊,哈桑,你也有今天!回来后你就没有消停过。小人得志——我在这么评价他!自己的竞争对手突然倒下了,想击败一个人竟然如此的简单明了。击败他的又恰恰是他自己。富有讽刺意味的酣然入睡。过去了一个小时,现场已经变得鸦雀无声。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首先映入眼帘的大门古老得难以形容,所以后来就再也无人关注,有许多人都闲得无聊,不过他们宁可将思绪放在更无聊的地方,也不愿意将就着端详老鳏夫家的私产,位于小镇的出口,得天独厚的条件优越的不得了,然而当事者不懂得加以充分利用,先天的种种优势形同虚设,进深不足的缺陷反而借机凸显出来,令本地的乡亲父老大感意外。三间房舍的排列稀松平常,最中间的客厅仿佛和厨房同病相怜,没有过渡的环境使老约翰心烦意乱,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命途多舛,先哲先贤留下的遗产多少不尽如人意,难以和镇上的那些大户相提并论。一进门就能看到厕所的窗户,虽然小的可以忽略不计,但那股刺鼻的味道还是无孔不入,随风飘荡在角角落落,施加的影响称得上无奇不有,让嗅觉灵敏的邻居叫苦不迭。最后的那间卧室面积狭窄,光线阴暗的居室难得有大放光彩的时候,偶尔老鳏夫点起蜡烛,十分罕见的举着它在屋里走动。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耀眼的皮肤说明他患有先天性的疑难杂症,不过因祸得福的际遇也在暗暗发酵,其最后的结局无非是搅乱了夏朗德的一潭死水,令骄傲的老鳏夫从中渔翁得利。他的大眼睛目光锐利,看人时总在不停转动,长长的眼睫毛与男性的特征相去甚远,但这同时也促成某种舆论的改弦更张,使那些自诩深刻的家伙目瞪口呆,认为再也无法拿出什么看家的本领。老鳏夫就此得出此地人士不堪大用的结论,他本身的思想由此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即便嘴里的大黄牙开始反常的松动,一条条口水不由自主的流淌,自上而下的形成稀疏无比的瀑布,额头的黄毛多得似乎无穷无尽,从鼻孔里哼出的调调酷似夏朗德的民谣和古风,得意的神情有时难以掩饰,遮不住的大下巴偏要尝试一下出头的滋味。这时候,每当老鳏夫抿心自问,固执己见的认定前途一片光明,大好的形势业已出现在利令智昏者的眼前,他便会手舞足蹈的来一次例行的大型运动。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看了樊尚一眼,觉得他今天言语冒失,出口不逊的行径和以往的表现大相径庭。难堪的大记者有点下不来台,为了能迅速挽回自己的损失,动作麻利的亨利马上开动脑筋,发觉自己昔日的手段明显落伍于这个发展快捷的时代。“你不休息一下吗?”他仿佛在关切樊尚这个粗鄙之徒的衣食起居,一言一行都透露出他十分明显的目的。大大咧咧的樊尚没有考虑那么多,他来的目的就是想与亨利分庭抗礼,准备当众敲打一下大记者麻痹的神经。他只是出于礼貌的答应着,忙不迭的哼了一声。自从坐在那个蹩脚的沙发里,他的屁股便毫无预兆的在抖动,一上一下的踮起自己的肩膀。“哦,不必客气,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这个。”他冷冷的回答道,用眼睛的余光观察亨利面部表情的变化。虽然大记者一向机警过人,然而在如此苦难重重的考验之下,内心的紊乱还是在行动上有所体现。亨利听见樊尚的拒绝,暗自吃惊了一番,过后又很快恢复了自己的常态。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开始一反常态的保持沉默,这种刻意的行动让护士进退两难。缺乏心灵感应的事实就是如此的蛊惑人心,在这样寂寞冷清的环境里,难得看见什么出奇冒泡的景象,司空见惯的卡拉瓦焦还是一如既往的乐观。有时他目中无人,不太把工兵与哈纳放在眼里,即使面对那个傲慢无礼的英国绅士,他也会坚持自己的既定原则,一声不吭的在屋子里漫步,毫无预兆的大喊大叫,希望那三个人能借此看出他的本性和出众的能力。别墅里空气自由流通,被炸得面目全非的房间无法容纳苟延残喘的人。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间或,卡拉瓦焦会踏进没有人居住的卧室,把多余的时间都浪费在苦思冥想上。战争的进程时断时续,伟大的盟军正在发起史无前例的反攻。也许和平将在年终岁尾到来,姗姗来迟的成为所有平民百姓的福利。罗马的这个地方也会偃旗息鼓,护士和工兵会结婚,继而白头偕老,那个无法估量的英国人将远走高飞,就像他此前曾经表白过的那样。

 

模仿三毛的风格

 

我有一个家,一个真正放松身心的安乐窝,里面的家具都是自己提出来的风格,荷西再按照我的要求去做。那些木料一点没有被浪费掉,我看在眼里,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那种高兴。厨房的风格可以说是非常典雅,两面墙被重新粉刷过,白色的墙面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我又不得不在墙上挂了一个厚重的黄布。在家对面的垃圾场里,我捡到一个没有底座的沙发,旧的不成样子,被自己拿回家中,洗了又洗,晾干后成了一件非常难得的摆设。两幅也不知被谁扔掉的油画是表现印象派的,那种热烈奔放的色彩令我十分的欣赏,我在一次例行的拾荒中看到它们,毫不犹豫的把它们带回家,简单打理一下,扫去表面的灰尘,又到镇子里买了两个画框,把油画装进去,放在墙上,这样一来,我的屋子里什么也不缺了。一种狂热而又浓重的艺术氛围把自己层层包围住,我在其中乐不可支,又一鼓作气的粉刷了卧室的墙壁,把一个轮胎紧紧放在床的附近,里面蒙上一块红布。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如此特立独行的女子,在法国掀起的狂潮一波接着一波,尚未平静下来的内心世界千思万绪,外界无从理解的念头更是层出不穷,将我们的傻男人哄骗得无话可说。最后她所能得到的利益,充其量散发着金钱的铜臭,为了生存而不惜抛开无比宝贵的道德,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让她采取非常的手段去应付,所以每个人都逃脱不掉上帝的问询和指责。她的秀丽外表只是虚伪透顶的面具,金黄色的长发披肩,垂落而下的发髻成为诸多妇女的眼中钉,她们嫉妒她难以付诸文字的美貌,了解自己的半斤八两,明白在这个以外在来衡量高低优劣的时代,像她那样条件优越的人物,一定会平步青云的大放异彩。她的白皙皮肤毫无瑕疵可言,一览无遗的纯净可以从头炫耀到正式的结束。回头率不胜枚举的例子多如牛毛,几乎令其开始唾弃起自己的脸蛋,反常的认为那是厄运的源头,倒霉的日子必将从中有所体现,她还未曾做好相应的准备,不大可能与其他的什么人分享成功的经验。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