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9-25 18:5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没有人能告诉自己答案,而问题的关键恰好就出在这里,所幸阿里还没有开始破罐子破摔。第二天,气候反常的热了起来,我终于意识到,缺乏决心乃是此次败走麦城的问题所在。如此罕见的铩羽而归,致命的结局几乎牵扯到每一个人;美国是去不成了,垂头丧气的卡林一天都没有说话。他的沉默说明了偷渡失败的严重程度。那辆破旧不堪的汽车停在大门的东边,紧挨着它的就是无风不起浪的树林。过去我经常和哈桑在里面藏猫猫,做些损人利己的游戏,把诚实的哈桑摆弄得晕头转向。可这回,当自己瞥见随风舞动的树梢,平静如常的内心一下子激动起来,莫名其妙的陷进某种感情的激流,随着银色的细浪一起一伏。过去了一会,也就是一刻钟的工夫,我意外的发现卡林正朝着这边走来,他无比缓慢的步伐好像在腾云驾雾,我只觉得他又可怜又好笑。他是本地的地痞流氓,向来以善于冲锋陷阵著称,爸爸曾经用这样的词汇去形容他,形容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十月六日是个无比重要的星期天,所有的人,甚至包括那些被关在监狱里的囚犯,在这个与众不同的清晨,都要沐浴更衣,将自己打扮得耳目一新,等到钟声敲响八下之后,就秩序井然的走出各自的家门,欢呼雀跃的汇聚到大街上,相互微笑,亲切的握手寒暄,以前所未有的态度来表达内心的喜悦。而在这个节日的前一天晚上,爸爸每回都要在卧室的西北角落跪上半个小时,无比虔诚的祷告,仿佛在控诉着世间某些坏人的累累罪行。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我会在熄灯时悄悄的爬到走廊,接着用更加缓慢的速度爬行至目的地,也就是爸爸居住的书房,在这间装饰朴素的卧室外寻找机会;下手的良机实在是少之又少,我经常一呆就是十来分钟,哆哆嗦嗦的倾听声音,仔细去辨认他所在的方位。偶尔还会凑巧的碰到阿里,还有拉辛汗,那个时候,拉辛汗是这个家里的常客,他的到来也总是让自己欣喜不已;我的念头竟然如此奇怪,竟然认为拉辛汗比爸爸还要出色。

 

这一天又将徒劳无功,阿里早就把答案告诉我了,我对此心知肚明。也许只有爸爸没有看出来,他喝得酩酊大醉,不出所料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此外还有那个无所不知的哈桑,为了维系彼此间的友谊,他甚至还想和自己出去游玩,将口袋里的钱花得精光。可是我对眼前的一切毫无兴趣,我冲着虔诚的哈桑挥挥手,说出来的话令他大失所望。“我不去了,哈桑,你自己去吧。”我的随意性格使他吃尽了苦头,然而他对我的友情还是一如既往。哈桑点了一下脑袋,我翻身倒在铺着海绵垫子的床上,非常舒适的目送他离开自己的房间。他是个十分友善的哈拉扎少年,满头的黑发迎着灿烂的金光,有时在务无比惬意的黎明,我看到太阳升起就会想到哈桑,想到他的滑稽模样,想到他的一成不变,一条破烂的裤子可以穿上一年。记得有那么一次,这个与街上的顽童发生冲突的哈桑,回来时脸颊伤痕累累,鼻子附近的血迹醒目的映入我的眼帘。“哈桑,你怎么啦?”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无法入眼的几乎全是微不足道的建筑,得不偿失的承继在老鳏夫的手里,令他的野心一下子蜷缩回去不少。在这种可有可无的前提考验下,我们所能看到的,往往是老约翰虚情假意的那一面。他得意洋洋的坐在自家门前,不乏新意的将自己的遗产无限放大,口口声声夸耀建筑的内在质量,用极其露骨的说法来锤炼磕磕绊绊的口才,断断续续的把可笑的想法给表述清楚。几幢各不相连的房舍诡异的连接在一块,相互间极不协调的外观使老鳏夫大失所望,厨房和卧室贴得过于紧密,一堵毫不结实的墙壁成为两个世界的分水岭;性情温顺的房主人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独来独往,不乏幽默的把自己的日子过的有声有色。两个脏兮兮的窗户如同一对随时在窥视隐私的眼睛,虽然还搞不清楚它们的来龙去脉,但特色鲜明的外观依旧在夏朗德大行其道,让为数众多的老百姓牵肠挂肚,武断的认定自己的家庭也需要如此的兴师动众,否则就对不起老鳏夫的良苦用心。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一生好像就是如此反复的折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亢奋至极,每每都令当事者进退两难,感到自己已经陷进夏朗德的污泥浊水之中,无法自拔的双脚踩踏着海绵一般柔软的地面,肮脏不堪的脸庞映衬出老鳏夫的尴尬,他的穷极无聊,难以抑制的诸多激情,或许就是这么来的,直截了当的作用在自己的举止动作上,非常自然的露出富于伪饰做作的笑容,力争在不失态的前提下赢得外界的好感。他的虚荣心猛烈的撞击着熬肉过多的前胸,两条小短腿十分敏捷的交换着前进的步伐,肥厚的腿肚子间或造成老鳏夫行走困难,但也往往是一场无所谓的虚惊。从前被广泛耻笑的缺点如今改头换面,把一个满头银发的家伙烘托得飘飘欲仙,他的自鸣得意不免参杂几许报复他人的意图,还有预备一鸣惊人的成分,哪怕那些目瞪口呆的邻居说三道四,毫无道理的再次去批驳他的正确意见,我们的老约翰也会一往无前的继续来保养自己。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得意的露出自己的笑容,他不免太过于肤浅,使得惴惴不安的妇科医生难以做出最后的定论。她需要一番审慎的思考和鞭辟入里的分析,尤其像大记者这样无法无天的人,喝起酒来毫无顾忌,没有把门的嘴巴经常会口出狂言;一九四五年真的
就这么来了,像无数个令人辗转反侧的夜晚一样,漆黑的天空衬托着夜行人的思绪,烦躁不安的赶路者越发的愤恨如此反复无常的天气。站在一边的波尔脸色铁青,她已经记不起这是自己第几次无力阻止暴行的发生。即使带引号的暴行只能针对亨利而言,可我们的主人仍将一如既往的关注他人的安全,懂得珍惜友谊的重要性,不在最敏感的时刻来做无比扫兴的事情。“你最好休息一下。”她注视着沙发中的亨利,用的口吻依旧温柔谨慎。室内的气氛此时已平静到极点,大家全在等着看一场你争我夺的好戏,但美丽的波尔早就发现苗头不对,她为了鲁莽的爱人挺身而出,及时有效的纠正了他所犯下的低级错误。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没有说话,他陷入了无奈的沉思当中,为一桩逝去的往事正在懊悔不已。此时天色已经黯淡不堪,夕阳的余晖难以在别墅的内部留下自身的影像。大地的绿意渐浓,可在夜幕彻底垂下以前,护士所看到的景象无非是一片片无法描绘的肮脏。最后她感到兴味索然,不得不转身回到英国人的病房,看着他呼吸均匀的面部,心里立刻察觉到一种突如其来的慰藉。秋天来了,难忘的夏季行将结束,每个与此有关的人都在胡思乱想,规划明年的事情,同时也在为未来的分别做好应有的准备。这里面的缘由难以说清,尤其像在别墅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巨人和平民共同麇集的所在,每一秒钟都有不可预测的大事发生,疲于奔命的哈纳经常痛苦万分,她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两侧脸颊的僵硬使得具体的行动变得毫无价值可言,她好像有点歇斯底里,对着卡拉瓦焦大发脾气是家常便饭,她说这是在与自己的长辈撒娇,她其实懒得去讲解这里面的来龙去脉。

 

模仿三毛的风格

 

夏天来的时候,我和荷西驾车到海边去玩,一路上风雨无阻的到了那里,发疯一般的游玩了几天,将口袋里的钱花的差不多了,才不得不驾着车风尘仆仆的回到家。回到家,我来不及洗脸洗澡,就去先看自己养的那几盆花。这些花是自己花费不少的时间来斥候的,盆盆都生机勃勃的长着,看上去非常的好。我进了放置花盆的卧室,来到那些花面前,正准备瞧瞧它们的具体情况,却发现有只猫在花盆边睡大觉。我诧异的叫出了声,把荷西喊来。“你看,这有只猫,不知是怎么进来的。”荷西也感到很奇怪,他开始在屋子里观察,想找到问题的答案。他在屋子里转了十多圈,把屋里的地面都给踩出了坑,也未能发现任何线索。后来他觉得十分疲劳,立刻仰卧在床上说:“三毛,快做饭吃吧,要饿死啦!”我气得没法说出话来,指着那只猫,渐渐的提高音量说道:“你还有心吃饭,这只猫是怎么进来的,你知道吗?”荷西说他不知道,随后便倒头呼呼开始睡觉。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广袤无比的大漠,只在最中间的部分夹着一小块肥沃的农田,那些无法生存的家伙,自诩受尽欺侮的平民百姓,络绎不绝的来到此地,用自己难以形容的激情与气力去开拓崭新诱人的一方天地。哪怕一股股风沙扑面而来,无法摆脱的悲剧成为家常便饭,恐怕也难以遏制这些疯子们的出格举动。历年来的行政长官都在这方面投入巨大的精力,不惜暴露自身的弱点来博取公众的同情,以便能让他们安静的全身而退,也好令苛刻异常的上级改变对他们的成见。但在现实的利益诱惑下,外来人口的聚集仍在悄无声息的左右着本地的局势。许多年以来,被毫不知情的外界誉为千里沃土的大漠风生水起,多少会引发舆论对大漠的浓厚兴趣。从南至北的包围已经呈现出毫无悬念的优势,起伏不定的沙漠在西北那个位置地位特殊,曾经得到几位大学问家的过度关注,然而时过境迁之后,那里的气候又促使原来的土著西迁,无奈的将整个家族迁徙到了大漠的边缘地带。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