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9-18 19:2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没有回来。阿里等了他好几天,他百无聊赖的走来走去,在屋子里发泄着对老天爷的不满。他的无比愤慨引起自己的好奇,有一次我故意绕个圈子,避开爸爸的视线,从厨房的后墙爬进阿里的房间。阿里住的这间房子四壁漏风,大门和窗户只用塑料草草的装点了一下,那么的敷衍了事,一看就是仆人居住的地方,无比公平的上帝似乎还没有完全睁开他的慧眼。我跳进院子,蹑手蹑脚的来到窗前,稍微抬起脑袋,发现屋子里的阿里正在唉声叹气,马上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喊他:“阿里,阿里。”坐在炕头的阿里先是一愣,接着就开始左顾右盼,充满疑惑的目光扫视完破旧不堪的屋子,才将注意力转到了自己这边,“是阿米尔少爷。”能看出来阿里又惊又喜,他连滚带爬的冲到自己面前,隔着那层形同虚设的塑料,我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气,是那种最下等的葡萄酒,每个阿富汗硬币就能买一大碗,可我知道阿里从来不喝酒,我的困惑不解已经通过脸色有所表现。

 

我不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哈桑没有在场,而我又对家里的情况一知半解。我决定不能再将错就错。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明白这个深入浅出的道理。第二天我就找到爸爸,告诉他自己心里的想法。也许是毫无精神准备,正在闭目养神的爸爸先是张大嘴巴,我离他如此之近,以至于那股十分熟悉的茶叶味已经扑面而来。为了保持礼貌,自己谦恭的向后退了几步,我要在适当的距离内和他老人家沟通交流。“阿米尔,听说你要去喀布尔?”我往前凑了一步,“是的,爸爸,我想到城里的书店去买几本书。”爸爸略微沉思一下,随后又点点头,仿佛我准备做的事情无比重要,他不得不慎重的考虑考虑。“那你就去吧。”他这样吩咐我,我的感激油然而生,我甚至还想亲切的喊他一声父亲。不过我只是原地踏步,稍显紧张的复述着事先酝酿好的措辞。专注的听了一会,他突然从沙发里起身,拿起放在衣架上的西服,从一个口袋内掏出他自己的钱包,那个令人产生遐想的造革制品。

 

阿富汗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所有潜伏已久的角色纷纷登场亮相,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演一场接着一场。性格刚烈的爸爸十分鄙夷这些人,他冷冷的哼了两声,转过脸对我说道:“看见没有,阿米尔,山中无老虎,猴子开始称大王啦。”接下去他低头工作,再也没有任何称得上过激的反应。过了一个星期,城里又产生了与此相反的变化,这回爸爸终于不再保持克制,他把阿里与哈桑也召集到他的书房,当着拉辛汗的面发布命令:“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家里的任何人都不准和城里的那帮混蛋来往。”说完他就和拉辛汗走了出去,唉声叹气的在走廊中嘀咕个没完。我呆呆的打量他苍老蹒跚的背影,发觉自己的爸爸一夜间好像已老去了十岁。阿里和哈桑谁也没有说话,不发表意见是仆人的本能。我这么合计着,脸上的神情依旧和颜悦色。我朝阿里露出善意的微笑,借此表明自己对他们父子俩的善意。哈桑抬起头,把兔唇下面的牙齿咬得很紧。他欲言又止,只是木讷的看着我。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从继承的那天开始就饱受非议,一般没有头脑的俗物觉得这几间房屋不伦不类,设计者的良苦用心难以得到应有的尊重,缺乏平等意识的攻讦总是在伺机而动。对于这幢外观宏伟的建筑,哪怕再过去一二百年的时间,也未必见得有多少人会懂,会鞭辟入里的提及它的风格与情调,一五一十的来描绘它的坚固结实,所有的墙壁都在支撑着毫无美感可言的房顶,那种曾在路易时期大放异彩的小天使,质地细腻的表面足以打动许多粗犷豪放的一介武夫。直插云端的烟筒造型别致,长度十分得当的与附近的房子相得益彰;有时引发联想的外墙装饰油彩剥落,随风飘散的石灰成为几个邻居街谈巷议的借口,最好再来一次空前猛烈的地动山摇,以便考验一下那个老鳏夫的耐心,使他的目光时时的盯着无比宝贵的遗产,战战兢兢地思虑自己出击与否的种种后果,假如此时因缘巧合,有几个不识趣的家伙去批评他不善于保养庄重巍峨的巴洛克。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所作所为,无法被公开提及的隐秘部分,全在夏朗德的暗流中肆意的激荡涌动,不折不扣的变成戕害老鳏夫的武器,令他的言行举止无时无刻不受到外界的干扰,好在外界的指责有时也充满思辨的成分,不难从中理解到那些混蛋的良苦用心。癖好独特的老约翰可没有闲工夫去辨别邻居们的慈悲心肠,现在唯一的要务便是实事求是的来衡量自己的过去,将最珍贵的银钱都用在修饰猥琐苍老的仪表。而且他所看重的还能为其带来精神上的莫大抚慰,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说起话来前言不搭后语,做起事情来乏善可陈,因而寻求其它方面的突破就成为当务之急。两只长短不一的腿难以形成威胁,只要老鳏夫心情愉快,自然会在行动上有所表露。浑圆的下巴托着时时预备突出出去的前颚,几根浅黄色的胡须不大可能出人头地,也就心甘情愿的蜷缩在皮肤之下,接受来自于老鳏夫大手的骚扰与抚摸;一到冬天就流鼻涕的鼻子是五官之中的精华。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大吃一惊,但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委屈的接受来自于时髦女郎的骚扰。大记者露出伪装的笑容,形同与无赖为伍的尴尬使他始终耿耿于怀。他先是正了正凌乱的衣襟,为自己方才的迟钝而向前者郑重道歉,假惺惺的显示自身的过人品行,以便在与对手的交锋中占据一个最有力的位置。此时此刻,无所事事的波尔还在四处张望,未能及时发觉室内主客之间的变化,她的头脑里好像只有亨利和她自己,除此以外,假如还有别的什么烦心事,那一定是亨利没有向她倾吐无所不包的甜言蜜语。美丽的尤物或许过于看重夫妻二人的感情,大大咧咧的把其他人当做可有可无的装饰。时髦女郎诧异的端详了一下波尔,对她的复杂心绪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虽然作为妇科医生的女儿,她明显的受到社会各界的吹捧和关爱,那种虚情假意的奉承,毫无见地的阿谀赞美,往往言过其实的将她捧上了天。下午的阳光被挡在了窗外,密闭的百叶窗无情的和人类的热源说再见。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岌岌可危的病情无法得到护士的帮助,后者已经表示无能为力。在如此炎热的夏季,好像只有卡拉瓦焦才能躲过种种考验的煎熬,不出所料的成为那三个人十分钦佩的典型。也许在他的骨子里,优秀的遗传基因已经赋予他无往而不利的禀赋。有时他会为此而沾沾自喜,非常得意的朝着基普炫耀自己的能力,让那个黑黝黝的印度佬对他的傲慢不置可否。这三个人之间,哈纳,卡拉瓦焦还有沉默寡言的工兵,大概只有基普才深切地了解目前战争的具体进程。他根据自己的揣测发出的一些预测,业已得到现实活生生的验证。小心翼翼的哈纳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周旋,不想过分得罪自己爸爸的好朋友。在那样一个残酷无情的环境里,她明白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就是每个人脆弱的本性都将彻底暴露无遗。她早就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她的一系列举措无一不是为了这一点而来。春天的时候,刚刚进入五月那个阶段,当大风刮得有点不近情理。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和荷西在家里闲坐,荷西休假,正好有时间陪自己,我呢,也正好趁机看看自己的那么多书。到了下午,外面起了一阵猛烈地大风,将屋子的门和窗子刮得吱吱作响。我往窗外看了一眼,看见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此时空中飞舞的都是纸屑与烟蒂,有两只肮脏的羊在大风沙中狂奔。我看着这一幕十分有趣,马上让荷西也去看。荷西却摇摇头说道:“三毛,你了解我的,我是不喜欢看热闹的。”说完他就低头看小说去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非常有毅力的往窗外看去。这时风已经减弱了不少,视野里开始出现了行人的踪迹。那些邻居们零零散散的上街去,互相说话和开玩笑。我看到姑卡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大街上行进,很快乐的一种模样。骑着骑着,姑卡好像体力不支,一下子骑着车子冲到路边的垃圾堆里去啦!我目睹到这一幕,实在忍不住,便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前仰后合令荷西讶异的不得了,他拿那种不解的眼神望着我,而且一看就是大半天。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不为人知的所在,巍峨的高山挡住了从南边吹来的暖风,由此开启的一幕令人不寒而栗,经常让当地百姓头疼不已的气候反复无常,可是在它的北面,一马平川的地理现状映入眼帘,毫无抗争能力的居民又要遭受鹅毛大雪的压迫和摧残,一年竟有两百余天要躲在自家的屋子里,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嘘寒问暖,出于活下去的目的才力争不卑不亢,东边,蜿蜒的丘陵好像漫无边际,实际上却呈现另外的一番真实面目。那上面土质繁杂不已,乱七八糟的植物凭空来给那些农夫们添乱,由此造成各家各户纠纷不断,你来我往的严峻形势难以得到彻底的治理。西面的山川形胜情形还算说得过去,每个在此居住的人暗自称幸,不仅不收敛自己的言行,反而还会在某次集会上大动干戈,将本地的其他区域贬的一文不值,无形中衬托出自己家所具备的独特优势,毫无悬念的将穷困的地方带出饱受诟病的泥沼。瞧瞧那些整齐划一的植被,充分说明了地广人稀的弊端。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