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9-16 21:5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黎明时分,我没有看到哈桑,我以为他还在睡懒觉,就独自一人走出旅店的房间。外面的冷风扑面而来,令人不寒而栗的开始打战。那个所谓的线人并没有按时出现。我看看表,已经超过了约定的时间五分钟。怎么回事,是他不想来了,还是半路上遇到了意外的麻烦?我带着如此沉重的问号走上街头,故意把手插进裤子的口袋里。这样也许会舒服一些,我想。自己的怯懦会被刻意隐藏起来,我的窝囊会被理解成麻木不仁与无动于衷。我离约定的地点只有几米的距离。是一个汽车站的候车亭,破旧得不成样子,简直是在摇摇欲坠。我浑身发抖,小脸红得超乎寻常。我没有预料到情况会发生变化,而且这种变化还如此之大。又过去了一个小时的工夫,自己的漫长等待依然毫无结果。我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这是我第一次体验未能按时吃饭的感觉。我都想转身回去了,虽然自己一向信守承诺,但也无法忍受这样刺骨的冷风,还有清洁工人充满怀疑的目光。

 

哈桑没有回来,他的固执己见使他自己深受其害,这当然不能归罪于阿里的教子无方。更加难过的其实是爸爸,我很怀疑他如此伤心欲绝的动机,不想见到他那种悲悲切切的样子。他怎么啦,出于何种目的才对阿里大发雷霆?我带着莫大的疑问去见他,在走廊阴森森的气氛中,我仿佛看到母亲的笑容在眼前晃动。如果妈妈还活着,爸爸一定不会这么的来折磨自己!我觉得上述的言论绝非危言耸听,我有理由向爸爸提出自己的种种疑问。我走近他的书房,首先靠在大门旁边的墙上,气喘吁吁的合计了一阵,考虑究竟怎样说话才不会惹他老人家生气。我要费一番心思去揣摩自己的措辞,尽量不露出任何足以致命的马脚。我侧耳听听书房里的动静,发觉里面有两个人正在热烈交谈。另外那个是拉辛汗。对,就是他。他是爸爸最亲密无间的朋友,我甚至还知道爸爸对他几乎无话不谈,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挺直了腰板,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敲敲门。“进来。”

 

车厢里一片漆黑,没有人说话,此时静的未免有些反常。我十分纳闷的抬起头,左顾右盼的开始察言观色。那个卡林还在呼呼大睡,从下巴上流下来的口水弄湿了他脚下的木板。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子,面目凶恶的程度无法形容,我认识他,熟悉有关于他家庭的一切。他名叫约维奇,是个命运奇特的混血。早年曾经到英国去留学,会说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语。从海外归来,拥有大学学位的约维奇立刻被请进了当地最有名气的中学。他教高年级的学生英文,与此同时,他还在另外的一间学校教授学生关于欧洲史的内容。这场不幸的战争爆发不到一个月,他就从众人敬仰的老师变成人人唾弃的乞丐,每天按时的在市场的大门口伸手管人要钱。没想到他也在这辆车上,这真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我又往他身后看去,发现有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在无助的晃动。是卡莫吗?如此离奇古怪的遭遇,今天一定是上帝有意安排的一天。我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多少出乎众人的意外,以为是自己的眼睛无法承受夏朗德炙热灿烂的光线,才看不清那栋房子的本来面目,察觉不到那种无与伦比的优势,巨大的反差或许正在戕害原本淳朴的世道人心,尤其像法国南部这样荒凉寂寞的地方,只要扫视一下绿油油的田野,就能体验到所谓听天由命的痛苦滋味,明了老鳏夫为何将自己的利益悄然隐藏,并且还公开议论地基的潮湿与房梁的衰败不堪,似乎想用实际行动证明某种屡试不爽的科学定理。两间独一无二的仓库难以长久的保持良好的口碑,有鉴于此,善于见风使舵的老鳏夫才因势利导的去左右舆论,将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全都引入一个于己有利的方向,不再希图什么回光返照式的表现,只祈求自己的耳朵根子能够清静那么一阵子,一对无法自由浏览大千世界的眼睛澄澈明亮,敏锐的视觉足以搜索一切动人心魄的目标,哪怕那是年久失修的房屋,陈年累积起来的肮脏污秽,难以彻底根治的疑难杂症。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存在多少富于理性的意味,出于何种居心叵测的心理才会唾面自干,宁愿在人前受罪,招致四面八方流言蜚语的攻击,一副无所畏惧的功架,泄了气的肚子如同缺乏营养的卷心菜科植物,毫无见地的头脑充斥着平庸的私心杂念,使你无法对他做出更加准确的判断,说不清楚他一生的来龙去脉,只晓得他的大脸蛋子红得已经失去正常人的本色,从下巴开始向上伸展的皱纹显得有些不明就里,没有沿着鼻翼的两侧去交流融汇,最后的结局无非是功亏一篑,令心虚的老鳏夫捶胸顿足,想当然的以为自己又败走了一回麦城;他的经常冒汗的额头亮得颇具特色,反光的皮肤能引发外界无穷无尽的联想,从而再一次勾起他本人重整旗鼓的那种愿望,为了在这一点上有所表示,亢奋的老鳏夫马上行动起来,立竿见影的收拾自己的衣服,毫不嫌弃自身的拙劣手艺会影响到穿着方面的美感,他的大鼻子不停的翕动,仿佛兴奋过度的中枢神经在引领叛逆的潮流。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极不自在地坐下来,垂头伤气的开始打起哈哈。他为了能赢得诸多女士的称赞,不惜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来与她们周旋,骚动不安的内心好像已经掀动似水的波澜。可对面的那几个如花似玉的女流之辈,被生活的重担压迫得难以抬头的底层人士,如今总算找到一条通向成功的捷径,不折不扣的将要成为万众顶礼膜拜的典范。于是,只要是能够取悦大记者的手段,即便表面看去荒诞不羁,缺乏最起码的人类道德底线,但也照样在这些人的心目中通行无阻,摇身巧妙的变成巧取豪夺的称手工具。坐在南边的安娜和妇科医生同名同姓,一头惹人瞩目的红发打着极其新潮浪漫的卷,没有过度修饰的外表显得落落大方,小巧的嘴唇红得恰到好处,能与贵族命妇们并驾齐驱的才学如今藏而不露,一对杏核般的眼睛总在顾盼流连,有意逗弄着亨利心中的千思万绪。紧挨着她的是位体态丰盈的中年女性,黑色的头发无法佐证她作为亚洲人的身份,高耸的前胸却一味的在横生枝节。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人没有大惊小怪,他的思绪一直都在自己的头顶盘旋,缺少亲人的关爱也不能使他停止如此冒失的前进。他把护士当做自己的知己,心目中最亲密无间的恋人。当然,不妨把画上引号的那两个字无限放大,因为在气候反复无常的罗马郊外,你常常能目睹到一桩无法容忍的惨事发生!你会意外的看到飞鸟终止了自己的飞翔,凌乱不堪的羽毛被风吹到九霄云外,卡拉瓦焦无动于衷的嚼着好吃的干果,一味鼓起的腮帮未能及时回复至原位。如今我们终于感受到了这一点,没有人会慷慨大方的去坦然面对,所有包藏祸心的结果都将无疾而终。连那个健谈的基普也发现了此中的端倪,毫无芥蒂的向护士说出自己的种种担心。他的家乡与罗马截然不同,他不能不无视于这一点。一九四四年来的这么蹊跷,连绵不断的炮火未能阻止穷兵黩武的表演,而期盼已久的和平又难以在最隆重的舞台上现身。拟人化的暗喻,一段段毫无节奏感的进行曲,陶醉的人一定是个意志薄弱的家伙。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