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8-09 18:0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回来了,从那条小巷的拐角开始,一串奇怪的脚印清晰的显现出来,像极了爸爸的那双大头皮鞋,使我未免不产生千奇百怪的错觉,荒唐的以为来的这个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父亲。幸亏哈桑首先喊起来,他大声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阿米尔少爷,你好吗?”我表情木然的嗯了一声,丝毫也没把对方的问候太当回事。在我眼里,哈桑永远都是一个工作勤劳认真的小仆人,仅此而已,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意外变化,连百分之一的变化也没有。我盯住他的脸,发现他额头的下方有道十分醒目的伤疤,伤疤附近还有几滴尚未来得及擦掉的血迹。我懒得问他是怎么造成的,况且自己也没有那种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只是装模作样的眨眨眼睛,表示自己对他的凯旋归来期盼已久。过一会阿里也来了,冲上去热烈的拥抱他的儿子,他们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彼此珍视的程度堪称前所未有。等阿里父子俩回到他们自己的房间,我也索然无味的步入气氛冷清的卧室。

 

哈桑回来了,这种义无反顾的爱究竟代表着什么,我可不知道。不过我还是装作无比亲热的迎上前去,张开自己的双臂,故意让哈桑看到自己脖子上的伤痕。我想用这种明摆着的事实告诉他,为了他,勇敢的阿米尔曾经付出过自己的一切。不过哈桑好像有点明知故问,他首先睁大了眼睛说道:“阿米尔少爷,你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真的会矫揉造作!难道阿里没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给你?那一定是他的严重失职,无法加以原谅的巨大错误。我为此耸耸肩膀,以毫无顾忌的口吻说道:“莫非你的父亲没有跟你说过这件事吗?”疑惑不解的哈桑摇摇头,一滴汗珠从鼻尖上落下来,掉在地上摔成了八瓣。我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想在黑夜来临前结束这场拖拖拉拉的交谈。“我们吃饭去吧。”我又回忆起了从前的那些夜晚,飘散着香气的厨房灯火通明,自己就坐在圆桌旁品尝美味佳肴,脸上的喜悦神情一览无遗,动辄就颐指气使的父亲反常的哑火了。

 

哈桑回来了,不过一连两天他都没有露面。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又不敢贸然的去询问阿里,只好把种种疑问全埋藏在心底,有一天我正在院子里散步,有意用脚踢起一块圆溜溜的石头。这块石头飞了出去,在空中划了一个长长的弧线,最后不偏不倚的打在一个人的身上。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出一身冷汗,仔细打量那位似曾相识的倒霉蛋。原来是哈桑!我开始转忧为喜。诧异的哈桑先是一愣,接着才露出那种非常勉强的笑容,和自己怯生生的说道:“原来是阿米尔少爷啊,好久不见啦。”我快步走上前去,假惺惺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不远处就是爸爸的工作地点,此时他一定站在窗前向外张望。我要让爸爸看见自己对哈桑是如何如何的殷勤。我需要哈桑为自己做出的这种毫不知情的牺牲。明显被感动的哈桑也向着自己伸出了双手,我们拥抱在一起。哈桑还流下了两行眼泪,这可真是十分少见的现象,可我呢,依旧是那副无动于衷的老样子,即使沧海桑田。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无法掩盖的事实成为饱受诟病的焦点,舆论的倾向随之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使本已困顿不已的老鳏夫更加的疑惑。他是怎么来维护这栋价值不大的房产,作为家族中唯一的一位男性,除了省府里的两个妹妹,就再也没有别的亲人去为他的未来操心。但他也不必把诸如预算之类的问题放在心上,因为房子里一切均能自给自足,无法预料的凶险实在不值得一提,无法无天的老约翰置身事外,恬然自得的计划把厨房的灶台收拾一番,以便能在圣诞节来临之际做到万无一失。他在卧室里委身许久,一无所有的谣言大概已不攻自破,因为好几个人看到他得意的喝着红茶,躺在大摇椅子里去目测门窗之间的距离。几根灰不溜秋的柱子挂满了杂物,乱七八糟的现状令人心乱如麻,偏偏最镇定的就是本宅子的主人,他的一双脚丫子蹬向洁白的墙面,焦急的目光好像在寻找意料之中的宝物,无所作为的装饰在他眼中多如牛毛,进入大门就能望到的景物已经黯然失色。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早年作下的毛病如今日渐严重,缺乏精心保养的皮肤千疮百孔,没有风度的身材和丑陋的外表相得益彰,蒜头鼻子与大鼻涕齐头并进,一个最讲究卫生的人只要见到他,发现他身上那股难闻的气味,就会大失所望,对法兰西国王的治国能力产生巨大的怀疑。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层出不穷,翻云覆雨的变化已经使局外人感到心力交瘁。比如老鳏夫向来洁身自好,虽然身体上的肮脏污秽令外界侧目,但在更加广阔的思想领域,他的伟岸心胸想必会让他自己的生活万事如意。一副臭皮囊终日的无所用心,这种闲情逸致其实最适合如今的平民百姓,既然无法投入到革命的洪流当中,那么退而求其次也算是美事一桩。两只细腻的大手抹了很多的女性专用脂粉,平白无故的令自己的声誉蒙受种种攻击和指责,大脸盘子圆的足以成为圆规模仿的典范。手腕以上的部分却反常的瘦小枯干,青筋毕露的现实使邻居们的隐痛相形见绌,如果再往上。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大吼了一声,已经神情黯然的时髦女郎不得不重新抬起头,让自己的眼睛处在一个与亨利平行的位置上。她是大记者无比虔诚的附庸,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与他心心相映。不过自从报社的经营出现了问题,这个妇科医生的宝贝女儿就摇摆不定,左右为难的继续徘徊在亨利的身边。如今她已经再也无法控制住内心激昂亢奋的情绪,眉宇间显露的焦躁不安足以打动最无动于衷的男人。“你怎么啦?”亨利只能这样问,他也被目前的局势影响到自己的心情,脸上淡淡的泛起了一丝红晕。时髦女郎一时语塞,她不知该如何去回答如此直截了当的问题,天气渐渐变冷,连人的内心也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她无奈的瞟了一眼亨利,隐隐然觉得他十分可怜,满脸的憔悴与沧桑业已合而为一,无法察觉的喜悦无非是他个人的那种异想天开。他因此只有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哦,没什么,我很好,希望你也不错。”多么不伦不类的答案,在诺大的巴黎简直绝无仅有。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难得露出自己的笑容,他不知道真正的开心为何物,因此才痛苦不堪的闭上自己的眼睛,觉得连护士也无法抚慰他凌乱不已的情绪。英国人一直都在回忆往事,陷进难以自拔的泥沼,为了转移视线才重新审视目前的生活与处境。他不了解护士的何去何从,也不清楚以后的发展究竟呈现什么样的态势。他唯有自命不凡的刻意隐藏,把那些最要紧的秘密都留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护士也不大在意自己的表现,她不明白这场战争的来由,也缺乏对未来生活的认识与热情。她的日常精力都已消耗殆尽,没事她就会黯然神伤,独自躺在厨房的那把破椅子里,躲开卡拉瓦焦充满好奇的目光,一味的只想在奇思妙想中去自得其乐。连卡拉瓦焦也弄不清她苦恼的来龙去脉,这可不好,冗长的战争本来令人昏昏欲睡,如此漫长的夏日,每一天都像一场独一无二的考验,他无声地在院中踟蹰,毫无预兆的说些言不由衷的话。一九四五的罗马这样的与众不同,折磨人的炮火震耳欲聋。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上街去,准备在镇子里买点日常的用品。我是走着去的,一般情况下我都步行上街,可以一边走一边看风景。有时我和姑卡一起去,有时是和荷西一起去,更多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去。记得有一回去得太急了些,口袋里没有一个铜子的西币,风尘仆仆的到了镇子上的一家商店,热火朝天的进了去,发现里边买东西的人很少,正高兴的想从口袋里往外掏钱,立刻发觉连一个钱也没有带出来。我只好沮丧的回转身往家去,经过了几家门市,在路过整条街上最后的一家饭店时,被从里边走出来的一个人给拦住了。“三毛。”我连忙看是谁在喊我,转过头看到的是荷西的一个好同事,平时放假了总往海滩上溜达,钱没攒下几个,花花绿绿的照片倒是拍了一大堆。我回答他:“我去买东西。”他噢了一下,随后又问我买什么了。我无奈的做了个伸手的动作,告诉他我出门忘带钱了。他连说没关系,他身上有钱,可以借给我。我笑着说不用了,我还要回家去做饭。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此地大概风水不好,由此引发的议论有些出人意外,因为为民众服务的理念还未大行其道,各个敷衍了事的官员只会打打官腔,在自己所负责的范围内发挥点作用,至于其他的什么宏大理想,则无一例外的和这里的平民百姓彻底无缘。倒霉的居民出门只能看见一马平川,而且所谓的平原还寸草不生,一干无可奈何的民众只能外出打工为生。留在家里的老弱病残缺乏细致入微的照顾,流离失所的惨剧时有发生,然而在这些无法详尽描述的现状之下,还是有几个无关大局的例外,所谓足以特立独行的那种特大新闻,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大地上被传得沸沸扬扬。有时也会出现回光返照一样的奇迹,好像老天爷特地在垂青什么重整旗鼓的大人物,可一旦时过境迁,那种讨厌的阴郁又将如约而来。连接首府的大路显得年久失修,破败不堪的历史似乎由来已久,好像无论多么坚硬无比的车辙,在它面前也只能粉身碎骨,忍受车轴的无端折断和路旁居民们的嘲弄。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