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8-30 18:5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回来了,我跑出大门,准备给他来个意外的惊喜。我装模作样的站在那棵大槐树的后边,两只眼睛盯住远方起伏的山峦。地平线上的光芒渐渐变淡,这是一个使人为之紧张的迹象,表明夜幕正在徐徐拉开,万家灯火若隐若现。过去了三十分钟,从汽车站的方向开来一辆崭新的越野吉普。我认出那是爸爸心爱的座驾,他到外地旅行就开着它四处兜风。深绿色的车漆象征着勇敢与高贵。有一次爸爸罕见的与自己主动搭话,十分细致的为我讲解关于越野吉普的来龙去脉。他不惜花费重金,托人从喀布尔弄来这辆人人艳羡的宝马良驹,没事时就坐在车厢里,眯缝起眼睛,嘴里还不停哼哼着阿富汗的流行音乐。我刚想继续回忆过去的诸多细节,那辆车子的轰鸣已经戛然而止,耀眼的汽车大灯宛如坠落在地面的月亮,一闪一闪的映出哈桑清秀的脸庞。“阿米尔少爷,你还好吗?”他向我快步走来,肩上的包裹压得他欲言又止。我急忙迎上去,伸出右手拿下那个沉甸甸的大包。

 

哈桑回来了,今天好像变成了一个节日。完全崭新的星期六,我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哈桑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喜讯。一大早阿里就出去了,他想尽快见到自己的儿子,他的心情我表示完全理解。家里一片祥和安宁的气氛,爸爸此前吩咐的事情如今一一落实到位,院子里张灯结彩,阿富汗富有特色的彩旗迎风飘扬,我看到小鸟张开雪白的翅膀,清脆的叫声引来一阵无谓的骚动。天空中的云霞无心出岫,远方的群山遮住更加遥远的地平线,我在往大路的方向张望,每次爸爸都开车从那条省道上回来,他神采奕奕的坐在驾驶室里,黑色的头发差点碰到好像薄如蝉翼的顶棚。“阿米尔,你在干什么?”生气的爸爸表情严厉,仿佛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某种罪行。我这时一定表情尴尬,手足无措的看着他,还有他身后的哈桑,说不出话来,委屈的想到自己的母亲。我想问问爸爸,想问他为何对他的亲生儿子如此狠心?每回他出去都要带上哈桑,可对于我,他的态度却经常不置可否。

 

哈桑回来了。这一天我期盼已久,为此还做了很多的精心准备。我不惜动用那个储蓄罐里的钱,那些哗啦哗啦响的阿富汗银币,过去,每当我用手开始晃动小猪形的储蓄罐,站在身旁的哈桑就会笑逐颜开,毫无顾忌的张大自己的嘴巴,露出一排白净整齐的牙齿。我半蹲着身子,抬起脑袋观察哈桑的表情,发现那片难看的兔唇闪闪发亮,一滴喜悦的泪水流淌下来,沿着额头划出一道完美的直线。他的车应该下午两点到达,那个开车的司机我认识,长得瘦小枯干,一双麻杆般的手臂仿佛无处安放,总是奇怪的搭在乘客的肩膀上。听说有那么一回,他搭错了乘客的肩膀,使得一位美丽的女士大动肝火,用尽力气打了他两记耳光。他的名字叫联科,是阿富汗南部的少数族,他的驾驶技术堪称一流,即使和最优秀的美国人相比,联科也往往能够出奇制胜。中午吃过饭,我呆在卧室里,静静的谛听钟表的那种滴答声。我仰头,叹气,伸脖子,然后又抻了个舒服的懒腰。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和镇子里的那些建筑对比鲜明,令闲得无聊的人们心生疑问,认为有必要深入探讨一番,以便能与巴黎的时尚潮流保持步调一致。多少行经此地的行旅神情疲惫,缺乏营养的身体映入老鳏夫的视线,但即便外面的世界如何吵吵嚷嚷,他个人独居的习惯一直未能受到太大的影响。满头银发的老家伙骨子里痴情不改,总觉得自己的房屋高大轩敞,难以匹敌的外观足以成为建筑史上的典范。四间房子面积大小不等,但都会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这说明外墙涂料的经久耐用,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牌子独一无二,由此上溯到几百年甚至更远的古代,那些达官显贵想必已在此地打下自己牢不可破的烙印。从东面开始观察,每当进入一年之中的盛夏,天气炎热的弊端显而易见,而后勤的必要补给却跟不上人们的需要,有些灵机一动的智者便会在老约翰的身上打主意,鼓动他出租自己的房屋,也好让喜欢艺术的农民感受到巴洛克的典雅古风。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一张大脸形成无法逾越的阻碍,令其时时的唉声叹气,抱怨老天爷没有赋予他更多的过人之处。这个夏朗德的新闻人物,因自己善于修饰打扮才著称于世,他在这上面下的工夫也的确对得起外界的种种荣誉。他一大早起来,从床上挺起自己的大肚子,有意让晨光照亮一双洁白的脚丫,不管不顾的打开窗户,不再为自身的健康着想,一心一意想在美容事业上一试身手。这时候,外界所能理解的,往往只是那些云遮雾绕的东西,所谓引领潮流的新鲜事物,一个接一个的扑面而来,目不暇接的感觉无与伦比·,难以下笔的烦恼却又接踵而至。我们的主人公得意洋洋的走在大街上,用自己最富于魅力的眼神与女人们调情,迈开矫健有力的步伐,有时还要故作文雅的停顿一下,和熟悉的朋友互致问候。夏朗德的阳关大道好像是专门为美男子设计似的,别看他现在返老还童,但想必会在未来的某个时日顿足捶胸,惋惜自己的青春为何不能多延长那么几天。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对此毫无准备,他不明白女人爱慕虚荣的心理,难以在最细致的地方赢得安娜的赞誉。可他也有自己的独特优势,那就是风流倜傥,这项仿佛为大记者所独有的一技之长,多少年也鲜有什么太像样的敌手。此时此刻,哪怕挑剔的妇科医生再怒火中烧,也不得不关照一下亨利的悠闲情绪,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一双细腻的小白手抚摸着无比精致的手套,两只闪闪发亮的眼睛注视窗外的车水马龙,轻微抖动的嘴角忙于掩饰刚才无谓的失态之举。亨利往前走近一步,递给妇科医生一杯上等的咖啡,一股雾气冉冉升腾,室内的紧张气氛立刻得到最大程度的缓解。“安娜,请在等待几天吧。”漫不经心的话语,脱口而出的言论仿佛没有经过大脑的审慎思考,其实亨利这个人城府深沉,面不改色的习惯与周密的判断密不可分。安娜明显疲惫不堪,她无力地耷拉下自己的一只臂膀,似乎再也不想去维护昔日的动人形象。听完亨利的答复,她只是木然的点点头。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没有再说话。这是静谧的午后时分,无法分割的心绪正在左右着护士的一言一行。她看到了英国人的反常表现,知道他近期的情况和以往的截然不同。可是别墅里缺医少药,她又分身乏术。战争的阴影依然笼罩着大地,苍茫的那种本色依旧挥之不去,这是一个难题。哈纳无奈的坐了下来,她刚才低头看到了地上的蚂蚁,瞥见一行微不足道的爬行痕迹,像她的头发丝,纤细的无法辨认。她为了排遣内心的烦闷,特意放低自己以往的姿态,大胆的席地而坐,不惜让肮脏的尘土蒙蔽住干净的鞋面。她没有看到卡拉瓦焦,她特别想找到他,最近别墅内风平浪静,缺少娱乐的现状使哈纳抑郁寡欢。她准备求卡拉瓦焦做一个扬声器,然后在别墅的外面接上电线,拉得长长的,可以一直伸向远方的那座山谷。在多伦多,哈纳就是学校里的活跃分子,她每学期都会赢得学校歌唱比赛的单人冠军。她会在家里放开自己的歌喉,毫无忌讳的发挥自己的特长,淋漓尽致的发泄毫无成见的苦闷。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次我肚子疼,就没有出去进行例行的散步,我的那些沙哈拉威女邻居就一下子都来了,把屋子挤得满满当当的,我像死猪般趴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情况下还在苦苦支撑,和这些喜欢说话的中年女人谈学习方面的事。可这些粗鲁的女人还在说话,开心的哈哈大乐,在我家的地板上坐着不动,翻开我的书报不懂装懂的去看。我肚子正隐隐的作痛,没有力气开口讲话,耳膜又回荡着一阵阵的杂音,感觉极其不良。我忍耐不了了,张开嘴尽力大喊:“请安静一些,拜托,好吗?”没有谁搭理自己,我怕是因为声音小,又喊了一会,但还是无人理会我的呐喊。最后我彻底无语了,索性闭上眼睛睡觉,我刚睡了一会,屋子里又乱成了一团,我睁开眼睛发现屋子里一片狼藉,那些本杂志个个精彩的画片都被撕去,自己收藏多年的老报纸也被翻出来铺了一地,有的报纸被一分两半,我气得话说不出来,两只手也抖得很厉害,屋子里的那些女人却在悠闲的休息。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如此贫瘠荒芜的山峦,只因毗邻着这片平原才开始受到关注,那些穷极无聊的探险家,打着所谓旅游的旗号来到这里,用无比专注的热情去目测地域的大小,用脚下的皮鞋认真丈量羊肠小路的长短。一些突兀的枝杈难以阻挡观察者的视线,只是由于几个酒鬼肆意妄为,不惜以血肉之躯来换取聊胜于无的喝彩,大大咧咧的在此横行霸道,才令安居于此的鸟兽风声鹤唳,一时间四散奔逃。一个捷足先登的家伙有点自命不凡,他先是站在山巅之上扬眉吐气,进行完吐纳的把戏后就地静坐,妄图以不变应万变的姿态迎接自己朋友的到来。潮湿的草地和低矮的灌木和谐相处,没有头绪的荆棘横亘在旅游者的面前;一些走兽的遗留物醒目的标识着前者的去向,盘旋在空中的老鹰变成不可或缺的哨兵,毫无必要的勾起猎人们举枪射击的欲望。纵目远眺,激情澎湃的幸运儿盘点着此行的收获,低垂的眼神无法在最美丽的远方停留,星星点点的山毛榉区分开几个意义重要的群落。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