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8-25 16:2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回来了,今天阳光普照,阿富汗的大地一片耀眼的金黄。我高兴的吃完了早餐,把所剩无几的钱放在桌子上,吩咐阿里:“阿里,你如果有时间,就请你到市场给我买一条红色的领带。”谦卑的阿里点头称是,他从来都是这样,对我和爸爸毕恭毕敬,很少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时候。我目送着一瘸一拐的阿里步出卧室,低头发现盘子里还有一小块烤面包,就毫不犹豫的将它拿在手里,一阵风似的跑到走廊,狼吞虎咽的把面包吃完,然后才去和爸爸交流彼此的看法。昨天晚上,当我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时,忙于应酬的爸爸突然找到我,他的出现让我感到惊诧莫名,为此我还有点受宠若惊。这太少见了,我早已经看惯了爸爸冷冰冰的面孔,现在他笑容可掬的样子令自己极不适应。我没有任何的兴奋,相反的,还有些茫然失措,对于他的那些亲切话语,战战兢兢的我只是略微点点头,我不敢首先发言,去毫无顾忌的表达自己的意见,我怕爸爸会生气,会在一瞬间转换成另外的一副面孔。

 

哈桑回来了,夏天真是无比美妙,动听的音乐慢慢传来,让宽阔漂亮的庭院充溢着艺术的那种浓重气息。我无比兴奋的站在大门口,穿着一件紫色的西服,绝无仅有的款式足以在喀布尔引起不小的轰动,头上戴着顶绿色的前进帽,属于今年最流行的新潮事物,脚下蹬着双天蓝色镶白边的运动鞋,裤子是黑色的,与上衣的色调正好能搭配在一起。我精神抖擞的和阿里搭话,闲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直到最后,自己才小心翼翼的提起哈桑,说到他即将回家的事情。真奇怪,我刚刚把“哈桑”这两个字说出口,阿里的脸上就笑开了花。那是一种父亲的笑,我知道,因为爸爸也曾经这么笑过,那种开心,那种喜悦,能够让看见的人终生不忘。“是的,阿米尔少爷,这确实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说实话,我已经非常想念他了。”说着,激动的阿里还伸手擦擦自己的双眼。他的眼泪没有流下来,它在眼眶里不停的转动,透明的一种水滴,会放大一动不动的瞳孔,会放大遥远天幕上的那些日月星辰。

 

哈桑回来了,我为此高兴至极。我抱着爸爸大喊大叫,忘记了什么是少年应该具备的礼貌。爸爸也非常激动,他紧紧地搂着自己的肩膀,嘴里却不停的在念叨哈桑的名字。我的心一动,觉得有点不妙。我倒不是嫉妒哈桑,而是认为他的出现会夺走本来属于自己的父爱。我的两只臂膀松懈下来,一下子失去了热烈拥抱爸爸的动力。爸爸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我看不到那种陡然变色的种种可能,爸爸的深沉与城府给自己上了最生动的一课。我承认我赶不上爸爸,我们之间似乎横亘着一条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他的肩膀不是伟岸的山峦,而是一道实实在在的墙。我猛地撞在那上面,一时半会还不明就里。“你不舒服?那你回去吧。”爸爸好像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异样,我微笑着面对,希望这次的伪装不是有去无回。爸爸果然上当了,他相信了我的眼神和话语之中的暗示,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就好,在这里迎接哈桑,他一会就回来啦。”他边说边抬手腕看表。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外表灰暗的色调,毫无特点的构造,多少年一成不变的使人感到进退两难,以为这想必是哪位凡夫俗子的大作,几个世纪之前曾经红极一时,可往后却呈现一片衰败的迹象,各个方面突显出巴黎风格的咄咄逼人,以及它自身的落伍,逊色,龌蹉不堪,肮脏凌乱,一个长方形的屋顶难以有效分割四个作用迥异的房间。观念陈旧的老鳏夫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过活,苟延残喘的规划着自己的未来,他的孜孜不倦,他的奋发有为,一定是受到某种心灵感应的启示,才令其频于奔命的忙个不停,为了自家建筑的百年大计,脾气暴躁的老约翰还一改往日的乖戾,老老实实的学起有心人的那种本事,不惜花大价钱在卧室的白墙上涂涂画画,请当地的能工巧匠描绘圣经里的奇闻趣事。改变厨房下水道的走向,免得一到了暑热难耐的夏季,邻居的闲言碎语就会随着那股臭气四处飘散,弄的老城中尽人皆知,让老鳏夫家的房子再次进入好奇者们的视线。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最大的喜好也无非是擦胭抹粉,尽可能的翘起脚尖,在那些红男绿女面前一展歌喉,用法兰西古老的发音方法去矫正娱乐界的时弊。除此以外,他就乏善可陈,再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更多的情形下他更愿意呆在家里,步履轻快的游弋在厨房与卧室之间,左右摇摆不定的权衡着家中事务的利弊,时而摇头叹气,时而两眼放光,一只大手无力的搭在桌子上,被那层污渍所构成的表面吓得目瞪口呆,还以为是自己一味的姑息纵容所致,殊不知闭门思过的老约翰腿脚勤快,向来在打扫卫生上严于律己。窗户三天擦一次,锈迹斑驳的大门每周清洗一回,到了那个关键的节骨眼上,平时轻声细语的老鳏夫马上为之一振,气宇轩昂的挺立在那两扇大铁门的中央,前后腿劈开,以环顾左右的姿态来纾解内心的压力,一张粉白的面孔还会借机显山露水,目的不言自明,当然是要赢得那班时髦女性的青睐,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个人习惯,一经形成就会伴随终生。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心烦意乱,觉得眼前的困难对其是个无比重大的考验,如果他能挺过去,报馆的未来将会一片光明,可这里面头绪繁多,牵扯到各个方面的事情林林总总,最后全都不一而足的落在他的头上。他看了看樊尚,发现他还没走,就不无关心的询问。爱搭不理的樊尚只摇摇脑袋,再问下去,这个性格怪异的法国佬便声息皆无,两眼一闭,索性开始装作闭目养神。气恼的亨利拂袖而去,蹬蹬蹬的皮鞋声响彻了整座报馆大楼。他动作麻利的来到大街上,感觉到傍晚天气的温良与刺激,一心只想着如何去度过这样的一个不眠之夜·。他想起时髦女郎,还有她的爸爸和妈妈。他认为妇科医生过于溺爱自己的宝贝女儿,假如现在就把时髦女郎找来,他一定受不了前者的那种唠叨,那种毫无关联的长篇大论,缺乏深厚文化底蕴的培植,也许话一出口,就会招来为数众多的嘲笑。随后亨利又想到了波尔,觉得她的气质的确出类拔萃,但唯一的缺点也是赫然入目。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一语不发,他的高烧症状正在持续,护士因为这一点才倍加小心。她不想在药物用完以前就离开罗马,外面的考验纷繁复杂,像她和英国人,还有那个卡拉瓦焦,好像都还难以承受。护士必须小心翼翼。她开始左顾右盼,一步一个脚印的去丈量自己阴影的长度。陪在她旁边的还有卡拉瓦焦,他认为自己有义务去帮助老朋友的女儿,即使这个黄毛丫头对他的热情一而再的拒绝,将他的好心都当成了中国的驴肝肺。他一看见吃的就表示惊讶,尤其像在意大利这样的地方,一个国家如同一个美味可口的汉堡,他的胃口会随着大风的级别而起伏不定。他尾随在哈纳的身后,甘愿在一小片阴影中暴露自己的渺小。哈纳是那么的年轻,虽然不楚楚动人,但却盛开在最缺乏女人味的别墅里。他的欲望也许将成为她无法释怀的一道屏障。她想躲开他,最后却发现自己劳而无功,这是一种两难的选择。哈纳只好去吹口哨,压抑的心情在阵阵旋律中释放,她的长发飘起。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坐在家里看书,读着读着胃口突然疼痛不已,我想再坚持一会,也许用手捂住就会好起来。我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胃口,一边咬牙一边继续看我的闲书。哪想到过了不一会,胃口那个地方疼得更厉害了,我只得放下书站起来,走到柜子那边去,想从里面翻出几片药来吃。我到了那个涂着黄色油漆的柜子前,此时肚子却忽然痛得十分的剧烈,远远的超出了自己预料,脚步站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我倒在地上以后爬不起来,只能从嘴里往外喘粗气,同时鼻子里流出血来。我被那血吓得大惊失色,力气反倒一下子大了不少,用手支撑着爬起来,站直了身体,重新想到那柜子里找药片吃。柜子门被自己打开了,里边乱糟糟的堆了很多东西。我弯着腰找了半天,没有看到想吃的那种药。又回转身去到床上休息。可刚一抬脚,脑袋突然像打雷一般的响了一下,眼前变得像黑夜一样的黑,我又再次的摔倒了,这一回我真的躺在地上,觉得自己再也无力爬起来了。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作为法国南部省份的首府,它的存在一直都深入人心,多少自诩才华横溢的人士想讴歌它,绞尽脑汁的来与自己的大脑细胞过不去,点灯熬油的利用仅有的时间去开发纸面上的那点东西,但却遗憾的铩羽而归,最终所要尝试的恰恰变成前进路上的最大障碍。可是归根结底,这里的无尽宝藏还是引发起无数人的兴趣,引领着夏朗德当地的时尚潮流,令许多跃跃欲试的家伙花光了手中仅有的积蓄。一大片蕴藏丰富的矿产使人垂涎三尺,附近的森林又增加了与外来人口商谈的筹码,所以说此地的官员普遍富得流油,丰衣足食的生活过得四平八稳,没有进取心的倾向让人为此担惊受怕。然而在那些固步自封的人看来,这些无足挂齿的忧虑已经日甚一日,大有那种后来者居上的势头,不过来自底层的声音毕竟力量薄弱,代表不了人数众多的贵族势力,他们盘根错节的龟缩在如此天随人愿的地方,放手一搏的方法从古传到了今,心领神会的思想早就左右了每一个人的大脑。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