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8-21 18:5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回来了,我远远的看见他,兴奋的舞动起自己的双臂。他没变,还是从前的那种老样子,一脸稚气未脱的神情,好像把时间永远定格在了十三岁。我紧紧地拥抱他,不管有没有旁人在场,不管阿里和爸爸如何的紧张。只要我们两个人的友谊地久天长。我轻声吟诵着阿富汗民族诗人的经典大作,将里面描写友情的诗篇背得滚瓜烂熟。哈桑激动的望着自己,一片兔唇反射出太阳的光芒,我被这种反常的现象给惊得呆若木鸡。一时间两个少年全都语塞,面红耳赤的互相打量对方。僵局是被爸爸打开的,他及时的将局面扭转过来,令他的宝贝儿子长长的出了口气。接下去是爸爸在问话,毕恭毕敬的阿里肃立在一旁,站的比青松还要挺拔。“哈桑,累不累呀,去了这么久的功夫?”爸爸不愧是生意场上的老手,能够受到万众瞩目的关注和期待。他只随口说了一句话,就让有些忘乎所以的我有所收敛。“可是还有一个你的同龄人在徘徊观望,却不晓得人类的文明已经向前推进了几千年。

 

哈桑回来了,我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我站在门口迎接他,在早晨八点的时刻,一辆扬起尘土的马车向我家的大门疾驶而来,接下来是例行的检查,两个刻板守旧的仆人忙来忙去,被哈桑带来的那口大箱子弄得频于奔命。讨厌的检查终于结束了,那两个仆人谦恭的朝我点点头,表示我可以带着哈桑直接冲进宽敞干净的院落。我坐在马车上,与哈桑肩并肩,手挽着手,用比平时不知好多少倍的目光来接受外界的表彰。哈桑明显变了,过去的忧郁与矜持如今一扫而空,他非常大方的看着家中的一切,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白杨树的树干,也许是出于偶然,也许是想做给我看。我揽住他的胳膊,将哈桑推进自己的卧室。屋子里已经摆好了桌椅,那张宛如圆盘的大理石桌面熠熠生辉,而桌子上摆放的珍馐美味也令人心动不已。我发觉哈桑有点不知所措,如果不是我执意让他无所顾忌,他或许真的会悄悄溜出这个香气四溢的房间。我坐在哈桑的对面,趁还未到正式开饭的时间。

 

哈桑回来了,没有人为他喝彩,只有我例外。我可以当着众人的面朝他欢呼,向这个一身正气的少年投去无比艳羡的一瞥。哈桑变化不大,除了满脸的风霜,我似乎看不出他在其他方面的变化。他和我轻声细语的交谈,用的还是过去那种循序渐进的方式;我全神贯注的倾听,既是一种礼貌,也突出表明了自己对他一言一行的重视。过去了几分钟,兴奋的阿里跑过来,告诉我爸爸让哈桑快点过去。我们三个人一起走进爸爸的书房,一进门见到拉辛汗和爸爸正在喝茶。精致的茶几上摆满了阿富汗的特色小吃,另外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映入眼帘。笑呵呵的爸爸端起它,慢慢递到了哈桑的面前。“哈桑,这是给你的,把它喝下去吧。”激动不已的哈桑没有说话,他接过那杯咖啡一饮而尽,没有丝毫的犹豫,好像不快点喝下去,就对不起爸爸的这一番盛情款待。爸爸开始带头鼓掌,屋子里立即响声一片。我们都坐下来,团团围绕在哈桑的周围。很明显,今天他才是宴会的主角。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典型的巴洛克风格无法促成家庭状况的改变,不过也在一定程度上替老鳏夫杨明,使他的个人生活饱受流言蜚语的困扰。笔直矗立的烟筒一无所成,多少年横生枝节的弊端显而易见,无法与厨房和平相处的结果无外乎两种结局,一是被主人狠狠心弃之不用,其次是雇用泥瓦匠来修理难以发挥作用的一应设施。最后老鳏夫经过所谓的深思熟虑,竟然像押宝一般的动用起自己的养老年金。他首先找到镇子里的能工巧匠,花言巧语的把他们糊弄过来,说只要他们将他的房子修好,他就会给出一大笔金光闪闪的法郎。但遗憾的事情居然接二连三而至,令邻居们想象不到的结果无非是老鳏夫又铩羽而归,自作自受的浪费了不少来之不易的银钱。整幢老气横秋的房子毫无时代的新意可言,被风雨过度侵蚀的墙壁千疮百孔,各种稀奇古怪的图案映入眼帘,让纳闷的行人为此浮想联翩。由木栅栏组成的围墙绕成一个有规则的圆圈,到后来就别扭的……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每天雷打不动的习惯似乎由来已久,令旁观者惊诧莫名的行径层出不穷,可最主要的当事者,我们的老鳏夫还在自顾自的欣赏,离开社会大众很远的一段距离,而且还不认为这是在离经叛道,骨子里隐隐然的觉察出身体方面的变化,但貌似强大的意志仍在苦苦支撑,所运用的方法还古怪得可笑,从中窥探出老约翰先生的食古不化,令外界对他的评价一而再的跌破道德的底线。他吝啬至极的本性本来和其浪费脂粉的癖好争锋相对,但经过一番所谓的审慎思考,喜欢与女流之辈厮混的老家伙还是下定最后的决心,准备在未来的岁月中花光所有的积蓄,以便能在个人容貌上得到众多女性的肯定和垂青。他一五一十的执行着已经付诸于纸面之上的计划,哪怕半道而废的麻烦会横空出世,这个厚脸皮的小人物,也将十分忠实于自己的既定原则,把闲暇的时间全部用于仪容的修饰,大动干戈的和那面模糊不清的镜子过不去,执意要在阴暗的房间里行使作为主人的职权。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大言不惭的自我掩饰一番,得到的肯定恐怕会少得十分可怜。好在还有波尔在为他分忧解难,运用自己个人的社会关系,计划在最薄弱的地方打开一个逃命的缺口。于是她笑语盈盈的走近了亨利,将自己的玉手搭在他宽阔厚实的肩膀上,轻启朱唇说出一连串难以听清的话。“你还是要安下心来,切记不要意气用事。”大记者已经火气全无,只觉得方才的那种举动得不偿失。他拿开波尔的手,慢条斯理的回答:“你说得对,我会考虑的。”说完就起身离开如此难缠的角色,心中非常不快的步出气氛压抑的房间。他来到夜色深沉的大街上,步伐凌乱的凑近一个汽车的候车亭,发现几个等车的人正在议论巴黎的市容。他侧耳听了听,觉得毫无什么新意可言,就扭回头望着有轨电车驶来的方向,迎着白色的雾气,时不时的用嘴吹开一团团讨厌的雾霭。此时此刻,亨利思潮起伏,无法尽情发泄的愤懑完全郁积在心中,为此他不得不用大手捂住胸口,免得当场露怯出丑。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保持着和家乡人的联系,这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聪明的护士恐怕不会轻易介入。这是一滩浑水,乖巧的卡拉瓦焦早就看出这里面的端倪,他还没有及时的发出自己的预警,他为此才饱受良心方面的谴责,从早到晚的思考关于哈纳未来的事情。别墅里的阴冷有种山雨欲来的预兆,一切物体的表面都蒙上无所不用其极的印记,在心灵的深处,在与此无关的地方,感觉敏锐的人只能发觉他们自己身影的存在。心事重重的哈纳就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她把所谓的职业操守放在人生目标的首位,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考虑和英国人的病情大同小异的事情,她的未来就维系在他的身体健康上。她有时会彷徨无奈,偶尔还生出许多穷极无聊的念头,只要想起多伦多的家,她便会陷入对往事的无限追忆,觉得在罗马的郊外遭遇奇特,她与英国绅士的邂逅无异于一次火星四溅的碰撞。缺乏深谋远虑的哈纳忧心忡忡,她总觉得战事毫无休止的迹象。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次我特意留个心眼,没把早饭都吃完,故意剩下点白米饭在碗里,当荷西开着车到公司里去,我就把那点白米饭端出来,走到屋外,放到窗户的下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小鸟来吃。我躲进屋子里去,站在窗户的旁边看着外边。过去了一刻钟的功夫,还没有小鸟落下来,过去了半个钟头,再过去了十五分钟,还是没有见到一只小鸟去吃那些米饭。我有点不耐烦了,起身离开,计划要到镇子里去一下,买点厨房中需要的调料回来。我关好了门,搭卖水的车去镇上。天很热,开车的那个叫约伯的司机不停的从额头往下流汗,衣服上湿了一大片,我坐在他身旁,明显能觉得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我就好心的问他需不需要休息。他说还不需要。车子又往前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这时约伯身上的汗已经把他的上衣都湿透了,而他的呼吸也变得比刚才还要急促,呼吸的次数也多了不少。我怕他会出意外,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又摇了摇头。我一看他这么的固执。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无所不用其极的行政长官,对于本乡本土的贡献可谓无与伦比,多少闲言碎语在他身上失去应有的效应,仿佛是他的个人魅力决定了地方治理的成败。但有些见解独特的公民从斜刺里杀出,毫不吝啬地抛出为数众多的奇谈怪论,将几乎所有的施政方针全纳入肆意抨击的范畴,毫不留情的大声鼓噪,就像世界末日已经渐渐逼近,如果不在此时此刻有所表示,恐怕就无法和时代潮流保持相同的格调。从老城中延伸出去的道路仅此一条,路面狭窄的缺点一直得不到有效的矫正,可那些南来北往的人依旧热衷于街谈巷议,把满身的晦气都扔在气氛压抑的道路两旁。而鳞次栉比的民房颜色各异,彼此间的风格又难以做到协调一致,时日一久,难免会在居民中间引发毫无必要的矛盾。 几个颇有经商才能的家伙福至心灵,集资买下了城里最近水楼台的位置,兴致勃勃的将肮脏的屋子里外粉刷一新,之后又大动干戈的请来大名鼎鼎的占卜师,不惜花费重金来预测自己的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