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一个沈阳人在欧洲当农民 第八章  

2014-08-17 07:5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司里有个叫约瑟芬的库管,今年二十三岁,皮肤稍微有些黑,是个十分漂亮的混血,有很多人都喜欢她,包括老三和公司的另外一个员工安东尼对她也很有意思。

我也喜欢看她,没事就不由自主的往她那边瞟两眼,但也仅此而已,因为我总觉得约瑟芬这个人笑的时候非常异常,两只秀美的大眼睛居然在闪闪发光,平常情况下也不多说话,把嘴唇抿得紧紧的,说明这个小姑娘无时无刻不在考虑着自己的事情,实际上极有城府。

老三和那个骄傲的安东尼一直在追求她,可一直都没有什么效果。

约瑟芬和他们保持若即若离的一种关系,既不冷也不热,她这种手段,连王婶都表示过佩服。

“哎呀,约瑟芬挺厉害嘛,也不明挑喜欢谁,就是让老三和安东尼向她献殷勤。”

老三比约瑟芬要小一岁,仅凭这一点,爱唠叨的王婶也能自言自语的说上半天,有一回赶上王叔进屋,听到她不停的在嘀咕,立刻不满的对王婶说:“约瑟芬谁也没看上,老三长得一点也不好看,安东尼还那么胖!”
    王婶马上反问道:“那你说约瑟芬为什么还和他们俩保持来往呢?”

王叔一拍大腿,“这还不好理解吗,想让他们俩帮她多干点活呗。以前仓库里的那些活都是谁干的,不都是老三和安东尼帮着干的嘛,况且在一个公司里工作,见面了难道还不打招呼?”

安东尼的家住在克雷翁的镇子里,父母都是一家企业里的工人,家庭条件一般,家里连花园也没有,这在法国属于中等以下收入的阶层。不过安东尼还是显得傲气十足,他的祖上,也不知道是第几代的祖先,据他自己讲,曾经是路易十四手下的一个地位显赫的大臣,现在他的家里还收藏有关于这位大臣用过的一些东西。能看出来安东尼明显受到这位祖先大臣的深刻影响,无论开口闭口都是那副文绉绉的派头,他好像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即使对王叔和王婶,他也只是保持表面上的那种尊重, 对老三则是不显山露水的冷嘲热讽,有时老三偶尔能听出来话外音,也会笨嘴笨舌的反击一下。

离公司三十里地远有家规模很大的葡萄园,老板是个离异多年的美国人。这个美国人与王叔关系处的不错,也曾经到公司里来过几回。他的名字叫布坎南,长得很富态,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他的身家大概有两三亿美元的样子,离异以后自己单过,和前妻也没有留下孩子。

布坎南说话字斟句酌,同时还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和任何法国人交流都不存在所谓的障碍。他到公司里来,还会给所有的人送上小礼物,弄得人人都和他关系不错,全夸他会做人,另外他也是这一带葡萄园主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企业家。

在一次国际大葡萄酒公司在本地举办的招标会上,最后进入两个竞争名额的恰巧是王叔的公司和布坎南的公司。

一个月后就要进入最后的评选,这次的招标很有意思,和以往的那种招投标都不一样,是这家国际大葡萄酒公司的人分别到两家公司进行评估,条件最优越的那个获胜。

对于此次竞标,王叔和王婶全在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还告诉公司的每一位员工要全力以赴。如果我们公司能最终获胜,公司的葡萄酒就能打入亚洲和美洲的绝大部分市场,而且还不必付出多大的代价。

因此王叔和王婶未雨绸缪的首先行动起来,他们俩规定公司的所有员工必须每天都要打扫公司的卫生,包括室内室外,还有院子,儿童乐园,以及公司正门那一块面积很广泛的区域。室内的卫生包含的方面有很多,有地面,不仅要认认真真的清扫一遍,做到地面上不能看见一片纸屑,不能看见一块石子,不能看到什么痰迹(其实法国人非常讲究个人卫生,随便往地上吐痰的几乎没有),另外还要用拖布反反复复的擦拭;有时直到地面上被擦得都能照见人影了,挑剔的王婶还不满意。

“不行,老三,这地方还得擦一遍。”

满头大汗的老三也不乐意的反问道:“这是干什么呢,婶,评选不是在月末吗,还有二十多天哪,现在就天天擦,有必要吗?”

“怎么没有,天天都这么擦,擦出基础来了,到时候就会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

王婶说完,又去指挥别人去了。

有一天赶上是星期天,公司的法国员工都休息,只有我和老三在不停的忙活,掐着腰的王婶在一旁现场指导,“把这个凳子也收拾收拾,还有桌子的四个角,你擦的也不彻底,你一会用洗衣粉再擦一遍吧,用擦锅球擦。”

等老三和自己辛辛苦苦的干完了,王婶又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我们两个人。

瞅了一会,她用手扒拉一下老三的脑袋,告诉他需要去理发店剪头。

“我才剪完不长时间。”

老三觉得很委屈,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严厉的王婶回答他:“才剪完也得去重新剪!你的这个发型不好看,到时候人家来,会给公司丢分的,你听清没有,礼拜一你就去。”

撅嘴巴的老三突然间问道:“那公司的那几个法国员工也要这样检查,否则就是不公平。”

“那当然,我明天就检查他们的,谁不好看就得去重新收拾,无论法国的,还是中国的,全都一视同仁。”

我的发型过关了,王婶说我的头型很不错,还夸了自己两句。

“嗯,小白的发式不错,他长得也挺好看。”

这回老三听到后没有撅嘴巴。

第二天等那几个法国员工上班来了,王婶果然挨个检查他们的发型,安东尼,约瑟芬,还有另外一个不大爱吱声的家伙,居然长着一脑袋的红头发。

安东尼和约瑟芬不行,红头发的斯塔尼斯拉夫居然被王婶给放行了。

“嗯,你的头型还不错,斯塔尼斯拉夫。”斯塔尼斯拉夫听到王婶在夸她,赶忙拔直了自己的腰板。

另外的两个虽然不合格,可是王婶对待他们俩和对待老三的态度明显不一样。

她和声细语的吩咐安东尼和约瑟芬,“你们俩一会不用干活了,到镇子的理发店去重新做一下发型,费用由公司来出,并且今天的工资加倍。”

王婶只能这么做,法国的工会条款足足有几千条,全是维护所谓的工人利益的,事无巨细,几乎面面俱到,而且有些条款的确是在偏袒工人,王叔一提到这事就脑袋疼,说实在有些应付不了。

安东尼和约瑟芬高高兴兴的到镇子上去了。

过去了几天,公司的上上下下已经被王婶完全给调动起来了,窗户两天擦一次,地面无论是办公室还是工作间,都是当天的上下午用拖布各拖一回。

上班的时间王婶会站在大门口,像门卫一般去审视三个法国年轻员工的外表,看见哪不顺眼就让这几个人当场改正或者进公司的换衣间去自己处理。

另外她还决定在评选那天,给儿童乐园的孩子全体放假,免得到时候大呼小叫的添乱。

在离正式评选还有十几天的时候,那个布坎南突然来了。

“奇怪,他来干什么,收买人心吗?”

王婶疑惑不解的皱起眉头,盯着身旁的王叔。

布坎南又给每人带来了一份小礼物,是一块袖珍的怀表,长长的表链还是铁索式样的,我很喜欢,马上把它别在了上衣的扣子上。

“不要乱合计,老朋友过来看看,谈不上收买人心,他以前来不也送我们东西嘛。”

王叔在发表自己的观点,可王婶紧接着说道:“但以前送的都是书签呀什么的,一点也不值钱,今天送的可是好几十欧元的,另外现在快评选了,这么敏感的时期,他应该回避才对啊。”

王叔没再说什么,隔一天布坎南又来了,走的时候还与约瑟芬说了好半天。

“稀奇呀,难道他看上约瑟芬啦?这下约瑟芬可攀上高枝啦!”

王婶说话时有点阴阳怪气的,王叔听了非常的不高兴。

“听听你都在说什么,嘴下留点德好不好?以前布坎南不也和约瑟芬说过话吗?”

“以前是以前,现在他和约瑟芬说话鬼鬼祟祟的,还东张西望。”

十分大气的王叔一点也没往心里去,他还以为王婶那一套是妇人之见呢。

布坎南第三回来的时候,约瑟芬竟然跟着他出去了,当然,那是在下班以后的时间,约瑟芬说布坎南要请她到咖啡馆去喝一杯。

目瞪口呆的王婶打量着这一老一少的背影,小声回头对我们说:“布坎南这是在演哪出戏呀,快要评选了,他不忙活自己公司的事情,反过来三天两头的往竞争对手的公司里跑?”

然后她回头去找王叔,把这件稀奇的事情告诉他。

王叔听完只是摇摇头,“没事的,你放心吧,布坎南不是你说的那种人。顶多就是布坎南看上约瑟芬了,同时约瑟芬对他也有好感,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对不对?”

一脸轻松的王叔盯住王婶又问:“你说是不是这回事?不是这回事又是什么,难道布坎南打入我们的内部,去策反约瑟芬?策反约瑟芬又有什么用?即使她现在完全倒向布坎南那一边,对我们公司也没有任何的损失,她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库管嘛。”

看来王叔对他的朋友布坎南是一百个放心。

过去两天以后,眼尖的王婶又发现了点异常情况。

“怎么,约瑟芬又和安东尼好上啦!”

吃惊的王婶奔过来找王叔,当时我正好在场。

性情稳重的王叔十分讨厌别人遇事大惊小怪的,这时用眼睛斜着瞅她问道:“你又怎么了,我的好太太?”

王婶仿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比比划划的说:“我刚才看见约瑟芬和安东尼手拉手的出去,我问她俩去干什么,约瑟芬说她要和安东尼去喝咖啡。”

“小年轻去喝杯咖啡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你难道不知道嘛,约瑟芬从来都不搭理安东尼的,别说手拉手,以前正眼都不瞧他一下的。”

我看到王叔不耐烦的那股劲头又上来了,他先是叹了一口气,“我说你呀,真是闲得无事可干了,现在公司多忙啊,你却净扯没用的东西。小年轻的,从前冷冰冰,现在突然产生好感,不是很正常吗?”

王婶也不满的反驳说:“正常什么?前几天她还和布坎南出去喝咖啡哪,这么快又和安东尼开始喝,就凭约瑟芬那小丫头的脑袋,谁知道她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王叔这回彻底没理王婶,起身找老三吩咐工作去了。

公司大门的左侧前几天下雨塌下去一块,这种性质的路面出事政府是不管的,只有我们自己认倒霉掏钱去修,王叔想让老三去波尔多雇佣修路的小型公司来,费用已经算好了,大概是四千多欧元的样子。

在离正式评选还有四天的时候,约瑟芬竟然和老三好上了!

王婶看到这一幕几乎要喊起来。

“天哪,这是怎么啦,大庭广众的,下了班也不回家,就那么搂着老三的腰说要去喝咖啡,说完还朝着我笑呢!”

王叔这一回没再说什么,只是一声不吭的听王婶自己在那讲。

“约瑟芬不是和安东尼好吗,怎么这么快就黄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还有最开始的时候,她不是和布坎南也出去喝过咖啡吗?”

那个骄傲的安东尼明显被气坏了,以前见着王叔王婶还能点点头,现在则是看见谁也不说话。

王婶对此有点担心,问王叔:“你觉得安东尼和老三不能打起来吧?”

“打起来!为什么?”

王叔不解的抬起头来。

王婶解释说:“这还不好理解吗,安东尼和老三现在不是情敌的关系吗?”

此时王叔正在思考评选那天究竟要穿什么衣服,是穿原来公司的工作服,还是另外再买套新的。原来的工作服是地皮颜色的,人人都说难看,当初王婶说要亲近大自然,才订做了这样色调的服装,这几天王叔拿不定主意,怕穿这样的衣服会给公司的形象丢分,现在听王婶反复的唠叨,就生气的说道:“关系,关系,你就知道各种各样的关系,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谈这个?小年轻谈谈恋爱,今天和这个好,明天又和那个好,不是挺正常的嘛。”

说完王叔立刻扬长而去,表示对王婶的观念实在是不屑一顾。

第二天,王婶紧紧盯着安东尼,发觉他的神色又产生了新的诡异变化,这一回她没有和王叔讲,而是低声的对我说道:“小白,看见没有,安东尼的脸色真的很难看,以前我可从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我顺着王婶手指的方向望去,远远地看到骄傲的安东尼垂头丧气,边拿着一叠打印材料边咬牙切齿的打量老三,凑巧的是这时约瑟芬跑过来了,走近老三居然来了个拥抱!

瞅见这一幕,王婶的小眼睛瞪得更大了。

“啧啧,再这样下去,我真怕安东尼和老三会打起来,约瑟芬不是故意这样做给安东尼看的吧?”

我也有这种感觉,约瑟芬的意图暴露的非常明显,就是在气安东尼,让他醋意大发,不过我弄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做,是安东尼得罪她了?相处了仅仅几天时间,两个人能有那么大的矛盾,也真是不可思议。

另外安东尼这个家伙我是了解的,别看平时不说话,言行举止十分的文明,完全合乎规矩,可他从骨子里看不上亚裔人士,尤其像老三那样大大咧咧的类型,他更是嗤之以鼻,如果不是工作关系,安东尼连一句话也没有,在老三面前向来惜字如金。

最后王婶嘱咐自己:“小白,盯着他俩点,可别让他们俩人打起来。”

我连忙点点头。

临到评选公司更加忙碌了,有一回王婶干着干着忽然直起了腰,“咦,布坎南好多天都没来了,自从他请约瑟芬喝咖啡那天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布坎南当然有他自己公司的事情,然而我们公司的事情相比之下就更多了,不依不饶的王婶势在必得,一定要把这次的招投标拿下来。她不仅指挥着我们这几个底下人,并且还把王叔用得毫无怨言。

“老王,你把你的办公桌收拾一下,别显得太凌乱啦。”

“老王,你的胡子没刮干净,评选那天你可不能这样。”

“老王,院里那几台车你就不能好好的停一停。”

“老王,你裙子上有块地方弄脏了!”

别误会,王叔和王婶互相都称呼对方叫老王。

后来两个老王累的精疲力尽,只能坐在椅子上对我们发号施令。

“明天就正式评选了,早八点人员必须穿着整洁的各就各位,投标方的人如果不主动和你们说话,你们就不能随便开口……另外老三一会把卫生间的那几块玻璃再擦一遍,今天晚上员工回去都必须洗头,明天一早再喷点香水和发胶什么的定定型,不要紧皱眉头,要和蔼可亲,保持微笑……”

我们穿的仍然还是公司的那身工作服,王婶说地皮色调也是一种特色,不需要另外再买新的服装了。

半夜睡到一点多我起夜上厕所,抬头瞥见王叔王婶那屋还灯火通明,因为自己和老三都在公司住,到天刚蒙蒙亮,也就是四点多的时候我就起来了。

我得勤快点,王叔和王婶几乎一夜没睡,老三起来的也很早,我当然不能落于人后,被人认为我不懂事。

困倦的王婶用手揉着眼皮,在公司的各个房间走来走去,我和老三尾随在后面,她叫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

七点半左右安东尼到了,比以前提前了十几分钟,过十分钟后浓妆艳抹的约瑟芬走进公司的大门,她今天的打扮美艳动人,回头率高的惊人。

可她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冷峻,只有见到老三才变了脸,马上笑吟吟的过去拥抱他。

自己旁边的王婶本来耷拉着眼皮,看见这一幕立即精神起来。

“这是在干什么呀,约瑟芬,真是莫名其妙!至于发展到那种程度了吗?安东尼还在一旁看着哪!”

气得满脸铁青的安东尼死死握紧了自己的胖手,那双胖手假如打起人来,恐怕会一下子将对方打倒在地。

八点半,那家国际大葡萄酒公司的人来到了公司。他们一行四人,全部为男性,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标准的公文包,表情十分严肃的与王叔王婶握手。

他们要先检查我们的公司,完事还要去公司的葡萄园看看,接下来他们才会去布坎南的公司。

商店今天不开业,我被临时叫到了公司的会计室充数。

我忐忑不安的坐在一张大桌子前,装模作样的低头工作,眼睛却不时的瞟向外边,想看看那几个人究竟会如何评选。

我刚进屋那会,来的那几个人都在和王叔王婶交流,听他们说话的语气,感觉对公司的环境非常满意,有一个人还用英语说中国人不简单,竟然把卫生工作做得比法国人还要出色。

然后一大帮人开始往这边走来,我听到脚步声立刻直起了身体,心里想着一会该如何与这些人打交道,同时心脏跳得也很厉害,生怕在自己身上会出现一些意外。

他们过了储藏室的门前,紧挨着储藏室的是约瑟芬呆的那屋,隔了两间房,就是自己现在所在的房间。

我坐在沙发里,侧耳朵听王婶在和他们说话交流。

王婶说公司一向精益求精,未来将会更加严格,说完她请一行人到会计室来检查工作,我一听这话,心都快跳出去了。

我估计一行人已经过了约瑟芬的屋子,就快要进会计室来了,这时候,忽然传来安东尼非常大的一声喊:“你要干什么?”接着传来的是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的那种声音,还有约瑟芬“你俩别打了”的喊声,再接下去,王叔王婶,还有来检查的那四个人,都回转身往打架的方向奔去了。

我跑到门口探出自己的脑袋,发现在安东尼工作的那间房子的门前,老三和安东尼已经紧紧的抓在了一块,两个人的头发全乱了,脸都是红红的,完全是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旁边的约瑟芬正在用手试图拉开他们。

这时赶过去的众人把老三和安东尼拉开了,王叔和王婶气得说不出话来,事情明摆着,评选的事现在彻底没希望了。

来的那四个人凑在一起嘀咕了一阵,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来到王叔王婶面前。

“很遗憾,鉴于刚才发生的那件事情,我们认为已经没有再将评选工作进行下去的必要。”

“这——这个!”

王叔连话都不会说了,王婶虽然还能侃侃而谈,但总也说不到点子上去,“求求你们,我们也不容易,能不能给我们一次机会,刚才的事情只是意外,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外国人丁是丁卯是卯,他们可不管你那一套。那个板起面孔的中年人一挥手,领着余下的三个人走出公司,连头也不回的,上了汽车便一溜烟开走了。

委屈的王婶一屁股坐在地上,顾不得什么体面,开始抹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擦眼泪。她和王叔昨夜只睡了两个小时,没想到许多天的殚精竭虑,得来的居然是这样一种结果。

过去了一会,呆呆的王叔突然想起来什么,立刻大声喊道:“老三,还有安东尼,你们俩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我目送着老三和安东尼走进办公室,同时走进办公室的还有气呼呼的王婶。

隔了不一会,出来的王婶又把约瑟芬喊了过来,两个人一起进了屋。我斜着倚靠在会计室的大门旁边,只敢放眼往那边张望。

办公室里的声音十分嘈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在为自己辩解,半个小时功夫,老三、安东尼,还有约瑟芬陆续从屋子里走出来,随后王叔和王婶也走出来,来到会计室隔壁房间的门前站定,小声商议处理的办法。

“全是约瑟芬的错,我早就看出来那小丫头鬼主意多,如果不是她指使老三去教训安东尼,今天评选的事也许就成功了。”

“老三可真傻,她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另外你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那边正检查呢,你这么上去打安东尼,评选那边能对我们公司有好印象吗?”

还是王婶的声音,听来听去我终于听明白了,是约瑟芬悄悄的找到老三,问他你愿意娶我吗?老三说愿意,约瑟芬说你愿意就去给我打安东尼,我特别讨厌他,老三一开始说改天再去教训安东尼可以吗,约瑟芬说不行,必须现在,否则我们就分手,老三听完这话就去了。

第二天约瑟芬被公司开除了,这是王叔和王婶一致作出的决定,老三受到公开警告,罚了他两千欧元作为给安东尼的赔偿,这场风波就算过去了。

布坎南的公司赢得了最终的合同,他好长时间也没有再到公司里来,一天,有个熟人告诉王婶,说约瑟芬快要和布坎南结婚了。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容易激动的王婶差点没跳起来,她又开始发挥自己的思维去想象。

“他们俩年龄差距那么大!布坎南都能当她父亲啦,不过这下约瑟芬成富婆了,几亿美元的财产都归她了,这丫头,我早就看出来她不是一般人。”

从这时起,王婶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这件事,想来想去她认为终于把答案给想出来了。

想出来了她就去找王叔。

“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她也不等王叔开口,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

“布坎南为了击败我们公司,就去找约瑟芬,让她想办法在评选那天搞乱公司,使我们公司失去合同,事成以后他答应娶约瑟芬为妻,对,就是这回事,我了解约瑟芬,她早就想找个有钱的。”

话说完,她也不等目瞪口呆的王叔反应,马上又到老师和厨娘那里去讲这件事。

当天的晚上,下班的时间,老三与安东尼肩搭着肩往外走,老三的手里还拎着一瓶葡萄酒,偶然看到这一幕的王婶又尖叫起来。

“他俩又言归于好了?老三和安东尼的眼睛里还含着泪花!”

一边的王叔听着十分不耐烦,他连声的数落王婶。

“哎呀,你呀你,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他俩好还不好吗?这对公司的工作也有利呀,对不对。”

两天以后,布坎南突然造访,他是来告诉他要和约瑟芬结婚的消息的,这回他带来的礼物是几瓶窖藏一百年的葡萄酒,这可是非常大的礼物,不过王婶的脸看着他还是阴阴的。

西装革履的布坎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说了出来,原来真像王婶猜测的那样,布坎南让约瑟芬先假装和安东尼好,然后再去和老三处朋友,当正式进行评选的那天,再胁迫老三去和安东尼发生冲突,给评选的人造成极其不好的印象,从而夺走这份合同。

虽然他的话说得非常隐晦,但无论站在远近的人,都听得十分明白。

王婶强压着怒火听完,撅着嘴巴就往公司的院子里走,连头也没回。

过去了一刻钟,脸色惨白的王婶一路小跑进了我的那间商店,“天哪,小白,公司出大事啦!你王叔可太有心了,布坎南那么的算计我们,他居然和人家言归于好了,互相勾肩搭背的,布坎南还拿瓶葡萄酒,说要去咖啡馆和你王叔喝几杯,你王叔眼里还闪着泪花呢!”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