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8-17 20:5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回来了,原来昨天的事是一场虚惊。我感到很高兴,非常友好的上前拥抱他,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阿里笑呵呵的站在一边,目光里隐藏着无限的喜悦与怜惜。爸爸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靠近了哈桑。“你还好吗,哈桑,我们都挺担心你的安全?”这只是一句说对了一半的话,那另外一半应该由我来说。我想到这里,恨恨的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为什么?哈桑无非是个普通的小仆人,他是阿里的儿子,仅此而已。我想不出答案,我不明白爸爸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对哈桑的热情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想象。我往后退了一步,极其乖巧的躲开了那个哈拉扎少年的锋芒。爸爸和阿里全都围拢在他的身边,瞧他那种得意洋洋的模样,仿佛整个世界早已非他莫属!世界颠倒了,我只能这么去理解。我不得要领的揣摩着父亲的心理,计划在天黑前悄悄的回到自己的卧室。所谓的谈话仍在继续,过一会拉辛汗也走过来,毫无顾忌的加入到这个行列。

 

哈桑回来了,是那个星期六的早晨,当太阳从地平线上开始崭露头角,这个性格开朗的少年,一阵风般的敲开家中的大门,让苦苦期盼的阿里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一切,他的大脑有些迟钝,对自己儿子的凯旋毫无准备。他首先一愣,然后才慢慢的伸出瘦弱无比的手臂。“是哈桑吗?”他甚至在怀疑自己的视力,他为此有些激动,无法正常的去与哈桑交流情感。幸亏这时爸爸到了。他来的非常及时。不愧是我的爸爸,一举一动都流露出贵族一样的谈吐与做派。我不仅喜欢他,而且还对他充满了一种狂热的崇拜。略显疲惫的哈桑简单地讲了几句,我看出来他有点迟疑,大概是累的吧,我不禁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接下去是爸爸开始说话。我偷偷的站在大树的阴影里,仔细倾听爸爸和哈桑之间的对话。“哈桑,此次南部的旅行感受怎么样啊?”哈桑的回答滴水不漏,我竖着耳朵,嫉妒的打量这个先天性兔唇的男孩。他说话的时候脸颊泛起一片片的红晕。

 

哈桑回来了,一切正常,我为此长出了口气。自己身上的责任已经一干二净,我想骄傲地说,我现在就可以去向爸爸交差,还有那个性情阴郁的阿里,他曾不止一次的向自己提起过哈桑的行踪,可每次都会被自己无情的打断。“不要跟我提这些,阿里,这与我毫无关系!”我红着脸,愤怒的表情足以吓退这个沉默的中年人。中午,我正在房间里写作业,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好奇的抬头,想问问是谁在打破走廊中的平静。门突然开了,先出现一个脑袋,接下来才是哈桑的身体,他是那么瘦弱,如果不是富有教养,自己肯定会惊讶的笑出声来。哈桑蠕动下嘴唇,一缕光线在那上面轻轻划过。“阿米尔少爷,你想出去吗?”我?不,现在可没有时间,我还要写作业,读书,把得零分的危险降到最低。我礼貌的回绝了哈桑的建议,他有点始料未及。“那、那我就先走了。”我朝他微笑,点头,轻声说了句‘再见’。遗憾的哈桑退了出去,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早年颇具轰动效应,为一直平静的夏朗德带来数不尽的人流。然而时过境迁,难以弥补的缺陷此时完全大白于天下,令进退失据的房主人大感意外。他不大懂得巴洛克风格的典雅与奇妙,良苦的用心只会进行浮光掠影的思考。他将毕生的精力都放在更加重要的方面,也就是谋生和生活,心思粗犷的老鳏夫如此行事,自不必等待挑剔的外界来指手画脚。因为他家的建筑就明晃晃的矗立在镇子的出口,一栋毫无特色的房屋陡起波澜,出乎意料的结果吓坏了许多知难而退的人。厨房和卧室挨得过紧,而仓房的位置却被诡异的画了出来,孤零零的去与几棵大树作伴。这幢面积不小的附属建筑其实外观轩敞,得到左邻右舍激赏的设计凸显出昔日国王陛下的儒雅之风。一扇小门由木料制成,可过去了两三百年的时间,树皮表面的瘢痕依旧清晰可见,大多成为记忆的婆娑枝叶已经随风而逝,和正方相对应的所在时下荆棘纵横,夹杂在其中的稗草显得毫无活路。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大概是感念于自己祖先的恩德,有时心血来潮,他还会即兴满嘴胡言,毫无城府的在家门口走来走去,把臂膀甩到一个非常合适的角度,令其与匆忙的步履协调配合。此时此刻,蠢蠢欲动的老鳏夫不再有所顾忌,而是兴高采烈的去高举高打,把内心的想法通过行动表现出来。一张大长脸肤色蜡黄,凌乱的白发总是出来捣乱,将这个狂徒的形象衬托得无比的猥琐可笑。脖颈挨近锁骨的地方颜色暗淡,缺乏精心保养的皮肤说不上好,也无所谓坏,夹在两者间的这种过渡偶尔来得太快,十分蹊跷的抢走了老约翰嘴角附近的锋芒,让原本五官端正的人物开始表情痛苦,呲牙咧嘴的神态说明他思绪万千,犹如白驹过隙的大千世界未能给他带来想象中的荣华富贵。矮小的身材促使他更加的奋发有为,一成不变的生活反倒会使其意志消沉,通过种种惊世骇俗的举止去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平时难得清净的内心时时波澜起伏,活跃的思维总是能令出轨的想法变成活生生的现实。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极不自在地哼了一声,无法自圆其说的行为后续影响很大,他已经意料到这一点,因此才果断的决定去铤而走险。他来到樊尚身边,伸出大手来应酬交际,准备在最艰难的时刻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人高马大的樊尚不过是个勇武之夫,没有谋略的缺点阻碍着他向更加广阔的领域前进。更别说面前站着的还是巴黎知名的大记者,根深蒂固的现实让他不寒而栗,他为此才权衡了这么久的功夫,最后得出的结论依旧是保持目前的现状。他微微一笑,朝着亨利极尽卑躬屈膝之能事,但这也不能完全怪他,谁叫法国的报界一向屈就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春风得意的环境孕育出如此不伦不类的婴儿。别扭的樊尚又向前凑近一步。“你还是去吧,首领,这可是我们大家的期望呀。”他有意恭维一下亨利,其实也是在借机试探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亨利没有上当,他向来就机警过人,超常的智力又能保证他不会犯下过于低级的那种错误。但他还是先客气一番,虚与委蛇的与樊尚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有点落落寡欢,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多少年未能达成的目标一朝实现,他的内心激动不已,只不过表面上还能镇静自若,但在更加平静的护士看来,他倒更像个一无是处的农民,唯一的优点已在弥漫的硝烟里悄然而逝。他有时会和她讲话,以居高临下的那种姿态,一时间仿佛又回到四平八稳的过去。骄傲的绅士坐在扶手椅里,等着一大群仆人向他俯首帖耳。他错误地进入了不属于自己的角色,除了让明眼人偷偷讪笑,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奇才异能。护士对他产生出奇异的感觉,她认为自己当初的打算还不能说太坏。她近距离的去观察英国人的病情,把他的反常与别墅的外部环境联系起来,她的答案有时显得十分简单,经不起缜密思维的考验和推敲。她一想到自己的这种失误便感到难过。真心实意的哈纳无法容忍此类现象的存在。为了这一点,她才可笑的去找卡拉瓦焦,准备教唆他去向英国病人发起后果严重的挑战。她具有必胜的信心。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荷西加班,到半夜没有回家来,我为这一点苦闷得很,又无法找人述说,只好一个人生着闷气,躺在床上,到凌晨再也睡不着,慢慢地从被窝里爬出来。下了地,穿上自己的鞋子,坐在椅子里先休息了一会,这样也好稳定下自己的思绪,然后又拿起一本闲书来读。哪想到随便这么一抓,拿到的竟然是本上个世纪的小说,名字已经瞅不出来了,但内容大概我还记得,是关于一场三角恋爱的,我信手翻开来看,越读越爱读,就一发而不可收的一直看了下去。天亮了,自己也没有住手的迹象,我连一点饥饿的感觉也没有,八点的时候,我早饭都还没做,而书,已经被啃过一大半了。内容也十分的精彩起来,我接着看到九点,起身放下书,来到厨房做饭吃,想想荷西白天也不能回来了,我就自己照顾自己,从柜子里翻出一大把韭菜,打了两个鸡蛋,混在一起炒了一盘菜。典型的中国菜肴香气扑鼻,我非常享受这顿早餐,还特意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面积狭小的区域,因为难以容纳众多的人口而闻名于世,不过鹬蚌相争的结果出乎外界的预料,那些大腹便便的长官对此无能为力,只得在危机来临之际一走了之,留下偌大的摊子铺垫所有的内忧外患。好在还有几个能力出众的平民百姓,能够在一息尚存的情况下挺身而出,不惜以大无畏的精神来挽救濒临崩溃的夏朗德。我们今天所描绘的所在,历来麻烦不断的地方,如今的现状不好不坏,英明无比的皇上又派来一批熟悉民情的达官显贵,在沿途经过的村镇广为宣扬巴黎的无限恩德,也许是想以此去促进地方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拉近平民百姓间的精神差距,哪怕这样做吃力不讨好,到最后的结局也无非是竹篮打水,于人于己似乎都是聊胜于无。一片大好风光只是可有可无的点缀,这里的居民从来孤陋寡闻,无法和大都市比肩的困难成为难以突破的瓶颈,那些后来的官员没有谁能解决这个问题,打道回府的时候不免长吁短叹,抱怨老天爷偏偏要在最和平的时期发难。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