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8-01 16:5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它们在阳光下不停的闪耀,那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已经随风而逝,现在我只能对自己的未来听之任之,更何况哈桑还能助自己一臂之力。我需要他的无私帮助,尤其像目前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慢慢地走近我,用一种最直截了当的方式来表达内心之中的想法。这真好,不需要什么遍及天下的朋友,只要哈桑在我身旁就已足够。他大概猜出了自己的难处,马上毫不犹豫的说道:“阿米尔少爷,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我忙不迭的点头,一点也没有谦虚退让。我明白在这种关键时刻不能扭捏作态,哈桑非常讨厌虚伪做作的人。“嗯,这样,哈桑,你明天能不能替我到城里送封信,按照信封上的这个地址?”我用手指着一行小字,十分惭愧的是,虽然我比哈桑具有后天的优越求学条件,但那两笔字写得实在不堪入目,每回让哈桑看的时候,自己都会脸红脖子粗,心里剧烈的跳动个不停。哈桑把那封信接过去,随便瞟了一眼那上面的地址。

 

哈桑笑了笑,弯下腰捡起那只蓝色的风筝,“给你,阿米尔少爷。”我一瞬间热血沸腾。真想冲上去拥抱哈桑,用自己平生最大的力量去搂住他瘦弱的肩膀。你是好样的。这就是我想对他说的话。可是我一直都没有说出来,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我缺乏那种脱口而出的勇气。我怕自己说完哈桑会脸红,会觉得这是一种倒霉的开始。我们之间是有差异的,他从来未曾忘掉这一点可怕的差异,哪怕它十分致命的约束着哈拉扎人的手脚。吃饭的时候他站立伺候,玩耍的时候他站在一旁伺候,有时我偶尔将目光投射到地面,居然清清楚楚的看见哈桑的影子正变得无比渺小,仿佛被魔鬼施加了什么摧残身心的法术。我有些害怕,但又无法将这种怯懦的想法和盘托出,我因为这一点才觉得痛苦万分。我起立,注视,嗟叹,最后把自己的一双手伸给了哈桑。哈桑反应灵敏,此时见到自己的内心痛苦万分,善解人意的紧紧握一下手了事。他回过头来向外走,好像故意不和自己打招呼。

 

哈桑笑了笑,先朝爸爸鞠躬行礼,然后才蹦蹦跳跳的来到自己身边,从兜里掏出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他扬起手,脸上浮现的得意使我难以忘记·。这是他一生当中仅有的几次快乐之一吧,说起来也许很惭愧,天天过惯了锦衣美食的生活,时间一长,连我自己也不知幸福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滋味。在这方面我显然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他对自己的养育和栽培。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哈桑的脸,发现他右侧的脸颊上有块醒目的伤疤,已经凝固的血液红得令人心惊胆战。我不由得张大嘴巴,违心的问了一句:“哈桑,你疼吗,脸上的那道伤口?”哈桑摇摇脑袋,接下来他把那件东西递给自己,又意味深长的叹口气,那意思或许是在感叹,也许是在发牢骚,只不过非常隐蔽,不想让我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我打开那包东西。仔细观看。惊讶。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加稀奇。站在一边的哈桑忽然双膝跪地,用手不住的在胸前祷告。我和爸爸都目瞪口呆,不明白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成为夏朗德的地标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南来北往的行旅有时人困马乏,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转而在老鳏夫的家里寻求点物美价廉的安慰。他的祖先也许功成名就,早早的就将宏图伟业置之高阁,而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又非常突兀的把房子的维护放在了首位。房子的面积不大,只有三间的格局会让许多豪门大户唏嘘感叹,它的前面是一片毫无作为的树林,爱死不活的树木杂七杂八的变成疾风的莫大阻碍。后边则是一览无遗的广袤平原,绿色的植被衬托出镇子外围的庄严气象,令行事肤浅的人不敢在这里公开造次。院子的围墙规规矩矩的绕了个大圈子,最后十分蹊跷的插入了别人家的空地。三间房子的外墙大同小异,唯一的区别只能在涂料的颜色上有所体现。一两百年的风雨侵袭未曾改变什么,行事厚道的老约翰对此欣喜万分,为了弥补对自己以往的疏懒,他还在厨房的污水排泄口竖起了一块提醒过往人等注意的大牌子。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平时没少在自己身上穷开心,他的目标其实十分明显,无非是想在夏朗德一炮走红,多多在银钱方面树立无比宏伟的具体方案,以便能让镇子上的居民对他俯首帖耳,众口一致的保持对他本人的无限敬意。因而老鳏夫立竿见影的行动马上就收到了成效,别看这个人烟稀少的小地方毫无美丽的景致可言,但在蜚短流长上的出类拔萃,倒是无人能出其右。法国南部的荒芜促成许多非常事件的发生,而像老鳏夫这类近似于变态的龌蹉人物,只不过是表面的浮光掠影,不值得伟大的高卢民族去为此大惊小怪。他的大脑袋晃动不停,一五一十的描述对自己以往风流史的眷恋,不知廉耻的程度简直震古烁今,不过这只是他身上的诸多优点之一,另外老约翰还有些不知进退的勤勉,百折不饶的在各个方面锤炼自身的奇才异能。他会花点手中的票子去修饰日渐苍老的仪容,把外界的那些评价看得比身体的健康还重。两颊深陷的现实早就令其烦恼不已。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不无遗憾的瞅瞅喜乐,发现他满面的愁容,一只大手还意外的搭在时髦女郎的肩膀上,此时屋内的气氛压抑至极,抑郁寡欢的时髦女郎竟对喜乐的举动毫无反应。桌子的周围坐满了准备一吐为快的记者和编剧,他们风尘仆仆的来到亨利的家,目的就是为了与大记者交流一下彼此的真情实感,这其中最能言善辩的樊尚嘴巴撅得老高,他的性格粗犷豪放,向来在小节上推崇直来直去的大众作风。现在看到亨利有点犹豫不决,马上提起了过去的几件陈年往事。他首先清清喉咙,用一双金鱼眼睛环顾左右的红男绿女。“朋友们,我看亨利还是有点顾虑,这可不好,这是萎靡的作风在作怪嘛!”他的口气似乎在训诫他自己的顶头上司,实际却是含沙射影的攻击民主人士的绥靖主义政策。他接过几位民主派急先锋的招,手里还有那些人肆意妄为的把柄,本来他想在适当的场合抛出这些奇谈怪论,但瞥见亨利的神色不大正常,无法配合他在这方面的行动,只得悻悻然的坐下来。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百无聊赖,他瞪着毫无知觉的眼睛,又想起了英格兰灰白色的天空。他的感慨未免来得迟了一些,但还不算太晚。他有时会陷入左右为难的状态,搞不清楚护士和工兵之间的差别。那是两大团什么呢?他的想法既天真又可笑,富于实验主义的色彩,浓重得令人难以接受。病入膏肓的绅士明白自己时日不多,因而更加眷恋在伦敦生活过的那些岁月。他有一个大得惊人的房子,一大笔数目不详的存款,另外还有一个经常拔刀相向的妻子,她是安普顿人,家就住在老城的中心,年轻时曾经进入过修道院的女子学校刻苦学习。后来她和英国绅士结婚了,成为后者一个真正甩不掉的累赘。护士了解他的底细,她在这一点上具有非常突出的才能。不过她也有些无法改正的弱点,比如爱哭爱笑,或者同时将这两种毛病合而为一。她十分佩服卡拉瓦焦,随时在准备横亘在自己偶像的面前,她认为有必要这么做,尤其像别墅目前的复杂环境,三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居住在一起。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出去散步,当走到镇子西边的最边缘的时候,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把许多沙子吹到自己的脸和嘴巴里,我不停的用双手扒拉着那些讨厌的沙粒,一边用力一边在大声骂这个非常糟糕的鬼地方。等过去了一会,风沙渐渐的小了下来,我才接着去走路,想在天黑以前多走几圈。我沿着一行车辙印记向前走,以为一定能走到一个十分开阔的地方。想不到走到最后,天都黑的能看见星星在闪,路却没了。我非常惊慌的东转西转,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出口,身边只看得见黑乎乎的山和隆起的沙丘。我无谓的转了几十分钟,到后来实在有心无力了,才绝望地瘫倒在一座沙丘的顶端。我大头朝下的躺着,大口大口的在喘气,心里在念叨着荷西的名字,希望他一瞬间便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我的口也渴得厉害,内心的烦躁随着失水程度的增加而越来越差。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在自己的正前方出现了一辆车,大约有二十几里的距离吧,但在沙漠里这其实算不上远。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不大不小的地方,从来都缺乏吸引外来人口的优势,好在本地人一向怡然自得,与世无争的心态足以写进法兰西的编年史。周围方圆几百里的广袤山地,此起彼伏的群峰绝望的变成白云涌动的阻碍。等而下之的部分自然非贫瘠的沙丘和丘陵莫属,多少年一成不变的局面令本地的人士都感到诧异,不得不说的秘密纯系茶余饭后的谈资,而能在这里公开提及的,无一不是避重就轻的副产品,说明此地的长官们鲜有发聋振聩之举,比如山区的农夫生活困难,但在王国政府这方面,救济的内容却又罕见的少之又少,一条时常断流的长河宛如无可奈何的蟒蛇,窝窝囊囊的趴在黄色的大地上,两旁的山川形胜普遍干燥异常,一年四季的大风吹得人昏昏欲睡,性格保守内向的居民全都受到恶劣气候的波及,无一例外的变得死气沉沉。一八九五年到来的当口,那次绝无仅有的大好良机,为了本地的建设而刻意掀动的序幕,却在一片牢骚声中诡异的合上了。那也许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根根的进入无动于衷者的视线。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