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7-07 16:5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昨天天气炎热,我又无可奈何的成为八月的受害者,看着那些美味佳肴毫无食欲,最后只能对哈桑摆摆手了事。“撤下去吧。”我轻描淡写的说道,那种目中无人的架势,肯定已让老实的哈桑对此心怀不满,但我一点也不在乎,与其把一个仆人放在眼里,还不如索性去目中无人。我决定继续这样做,一半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一半是为了要向爸爸示威。他对哈桑关爱有加,那种嘘寒问暖的关切,仿佛早就将我的存在置之度外。我恨他,恨这个有失偏颇的父亲,如此行事的一家之主未免有点小题大做,他总有一天会后悔的,我想。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不易被外人察觉,而我自己又能敏锐的感觉到。到了晚上,我才提起精神吃了点东西,聊胜于无令我开始左右权衡,我要攒足力气来对付自己的敌人,我甚至已感受到哈桑对自己所产生的威胁。

到了晚上,我还奇怪的没有看见爸爸的身影,他到哪里去了?以前可从未出现过如此诡异的情况。我惶惑不解的倚在门边,边纵目远眺,边猜想着爸爸今日的行踪,觉得他不愧是喀布尔头号的聪明人,无论思考,还是将思考付诸于具体的行动,他都会悄无声息的秘密进行。他缜密的心机想必得自于我爷爷的真传。时钟到了九点左右的时候,我不可避免的打起哈欠,冲着哈桑弯曲的脊背喷出一口口的哈气。我不是在恶意作弄他,一点也不是,我是在行使自己作为小主人的神圣权利。我想起小时候和他一起玩耍,每回我都要毫无异议的占据上风,我戴着爸爸给自己买的时髦绿帽子,一圈黑色的短发若隐若现。我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去吆五喝六,色厉内荏的警告哈桑要无条件服从自己的命令。听话的哈桑一语不发,他只是用那对澄澈清爽的眼睛看着我。

哈桑没有说话,他又救了自己一次,但我相信这一定是最后的一次,因为他无奈的望着我,好像在用诡异的眼神传达着某个重大的机密。他心理活动的复杂与剧烈已经远超想象,对此我需要负担些难以逃避的责任,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哪怕世界上海枯石烂,我也无法做到尽善尽美,但我可以补救那些显而易见的漏洞。哈桑也许会讨厌那个虚无缥缈的上帝,可我却要在真主面前说些负责任的话。从一开始我就是哈桑的敌人,他的一个最为隐蔽的对手,即使他毫无怨言的服侍自己,拿出全部的本领和精力,我也时时的在寻找从容下手的机会。我对他没有任何感恩的心理,我觉得哈桑理应成为这个家的仆人,为自己的生活起居效尽犬马之劳。偶尔我会将这种观念透露给他,他听着听着脸就红了,也不知是羞愧还是愤怒。反正我从不正眼瞅他,一心只考虑自己的感受。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左右的环境无比清幽,面临的危险又屈指可数,所以早就成为本地的舆论风向标,所谓不可磨灭的光荣,一天从早到晚的吸引过往行人的注意,长此以往,未免会令房主人沾沾自喜,天真的以为自己业已高高在下,那些粗鄙的下里巴人肯定已不在他的话下。一幢三间房舍的遗产本就稀松平常,按理说不该掀动如此之大的波澜,让几个眼红的家伙因为这一点而惴惴不安,但时代的潮流即使滚滚向前,也会在所过之处留下些显眼的污泥浊水,如同眼前的这几间巴洛克的房子,虽则被认真细致的逐一加以区别,但还是能让目力极佳的人觑出这里边的破绽,意外地发觉到本地区翘楚之家的隐秘。中间的卧室面积狭小,搞不懂当初设计者的诡异用心,两旁的附庸别看用途清楚,然而斗转星移的变化令老鳏夫目不暇接。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怪癖本已变成莫衷一是的笑料,常年的影响到他安身立命的质量,而他自己也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得已而为之的采取破罐子破摔的策略,经过所谓高人的耐心点拨,居然会用法郎去装点自身的诸多缺陷,而且还高调的标榜这一惊世骇俗的疯狂举动,把商店里的化妆品几乎席卷一空。他的两道剑眉因而受益匪浅,坦诚的老鳏夫也没有刻意掩饰这一点,他总是挺直了胸膛当众宣布:“我要变成像国王陛下那么风流倜傥的人!”老约翰的长脸沐浴着夏朗德的阳光,而此地的居民也很少提及他先天性的残缺不全,大概以为他的自尊需要真正智者的悉心维护,一个酒糟鼻子哪怕红得发紫,过度恶性发展的腮帮说明不了医学的发达,固执己见的老鳏夫也要赞美一番行政长官的勤勉务实,说他已经对法国北部的历史产生不可或缺的影像。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挥挥手告别了安娜,心灰意冷的走出这栋阴森森的别墅,转眼来到阳光普照的大街上,发现人来车往的地方声音嘈杂,禁不住停下脚步,以为只有这样才能躲过一次毫无必要的麻烦。他在巴黎的新闻界名声赫赫,受到许多人发自丰富的崇拜与追捧,但一离开气氛优雅安逸的报社,与那几个不谙世事的记者说拜拜,来去匆匆的亨利就会感觉出脚下那片土地的与众不同。他越往前走感觉越强烈,此类意外的骚动经常令其左顾右盼,仿佛是在观察着自己的前后左右,实际上亨利出于职业的那种敏感,无论到哪儿都会摆出副大记者的昂然作派,不管不顾的成为引领报界时尚的先锋人物。这时他就在反复抿心自问,要不要来一回义无反顾的旅行,暂且撇下唉声叹气的波尔,狠狠心放下手头繁重的工作,在那些惊异的目光中坦然的接受来自于葡萄牙的休假邀请。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没有说话,他的状态明显受到气候的影响,过于刺眼的光线使他难以自由发挥,最后只有进入暂时蛰伏的窘境。这是无奈的安于现状,即使最伟大的人物也无法再特立独行。护士很理解他,乖巧的离开他的身边,蹑手蹑脚的去找卡拉瓦焦。在如此沉闷不堪的下午,一个女人总得寻觅个理想的谈话对象,非此即彼的选择意味着没有选择,有时逃避比选择显得更加重要。她偶尔会突发奇想,觉得自己像一个洁身自好的妓女,拥有完美的相貌与窈窕的身材,曲线突出的地方过于醒目,因而才使她自己的生活烦恼不断。哈纳心不在焉的走着,堪称一步一个脚印,她的扎实和以往的冒进急躁大相径庭。理想的所在到了,那个父亲的朋友已经近在眼前,她需要他的肺腑之言,在这种难以琢磨的时刻,寂寞的护士只需竖起自己的耳朵。

模仿三毛的风格

国家旅馆是西班牙官方开的,在沙漠里只此一家,生意非常的红火,店面里经常的高朋满座,有时候想去那里吃饭还真的很困难。有一次荷西发了很大一笔薪水,他回家来一高兴,马上拉起我的胳膊就往外走。“干什么拉我,你?”我急忙又气又急的问他。他呵呵笑着回答道:“我要请你去国家旅馆吃饭。”是吗,那太好了,我立刻不反抗了,乖乖的被他拖着向镇子里走。到了那里,才进门,一股热浪随即扑面而来,我诧异的睁大了一双眼睛,发现那么大的国家旅馆,竟然座无虚席。今天是什么日子?荷西也懊恼的在问服务员。几个服务员忙前跑后的穿梭不停,过了很久才有一个人站住脚说:“对不起,今天有公司包席,没有空位置啦。”我和荷西只好悻悻的走出来,本想到沙哈拉威人开的那种又脏又贵的小饭馆去将就一顿,哪知道才出去不远。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老城里一向静的出奇可怕,那些外来的传闻或许不无道理,因为这些流言蜚语的出处就在几个最引人关注的地方,一个大得无法认真浏览的寺庙,两座年久失修的烽火台,那上面灰尘堆积,破碎的砖瓦石块已经没有任何章法可言,为了存在而存在的论调正在大行其道,难以流行的审慎刚直只得逐渐去自生自灭。一到了黑漆漆的夜晚,摇曳的枝条在窗棂上留下晃动的倒影,尖利凄惨的猫叫成为街谈巷议的主题,这时候,即便一个歹徒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得不静下心来去思索,及时的反省一下自己的言行,稍安勿躁的进行毫无新意的自我矫正。而这所有幡然醒悟的源头,就是老城中神秘莫测的倒塌建筑,另外还有未倒塌却已名存实亡的古老房屋。它们一栋栋的矗立在松软潮湿的地基之上,摇摇欲坠的受到风雨的洗礼和人为的狂暴摧残。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