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7-05 17:0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几天以来的变化有点快如闪电,我有点应接不暇,为此只好像个缩头乌龟似的躲藏起来,我觉得唯有这样做才最安全。我想再寻觅一个与自己感同身受的人,我立刻就想到了哈桑。
发生在他身上的变化也有点莫名其妙,我无法找到完美的答案,最后无奈的放弃了这个无聊至极的打算。
需要自己的地方实在多得数不胜数,我几乎发现自己成了最受欢迎的人,一天从早到晚的忙碌不停,在院中,卧室里,人声喧嚷的走廊,我被哈桑,被阿里,甚至被爸爸委以重任的场景总是不断出现,外界将之称为喀布尔的奇迹,而这一切都应归功于那个无事生非的哈林。如果不是他到家里来敲诈,惹得好脾气的爸爸暴跳如雷,也不会发生那么些闻所未闻的事情。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里,我隐隐然的感到自身各方面所受到的强烈冲击,以往幼稚天真的世界观肯定已有所改变。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偷渡的计划半途而废,我和爸爸历尽艰险才逃回家中。
到了家自己长出口气,再看爸爸,发现他有气无力的垂着头,仿佛呼吸困难一样的在不停的咳嗽,那种剧烈的程度远超想象,我急忙从沙发里站起身,问他需不需要什么力所能及的帮助。可怜的父亲抬起脑袋,慢慢的说道:“我什么也不需要,阿米尔,你休息去吧。”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仿佛再也没有力气和自己进行交流。
我难过的转回自己的房间,发现那里已经面目全非,好在此时我身心极度疲惫,不大介意所谓优越的生活条件。我觉得自己在这几天中变化惊人,从前的那个软绵绵的阔少,显然已被一个阅历丰富的忧郁少年所取代。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顺手拿过一本书,不耐烦的看起来。到最后自然无法静下心去阅读,我把这叫做阿米尔的表面功夫,以前自己经常用它来哄骗严厉的父亲。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偷渡的汽车在疾驶,转瞬即逝的景色难以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这不能不说是个十足的遗憾,连谦恭退让的哈桑也觉得这是一次倒霉的旅行,喋喋不休的在抱怨着司机的无能。
他坐在离自己只有几米远的地方,靠近车门那个无比重要的位置,阿里和他紧紧挨着,瞅上去就如同一个垂垂老矣的病人,不得不依靠哈桑来延缓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我尴尬的张了张嘴唇,差一点没将心里话脱口而出。我想对他们父子俩说很抱歉,假如不是我自作主张将他们带上,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如此难堪的意外。
我记得小时候和哈桑玩耍,有一回他爬上一棵大梨树去摘还未成熟的果实。那些青涩的果子看上去沉甸甸的,挂在枝头,在轻风的摇曳中来回摆动,几只飞虫馋得久久不愿离去,有一只竟然还落在哈桑的脖子上,把他叮的猛地大叫一声,随后就从梨树上掉了下来。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几种格调的门窗交织在一起,让心乱如麻的主人觉得难以适应,他是毫无进取的法国佬,平生最大的夙愿就是平静的生活,能在夏朗德安身立命便意味着功成名就。至于住的如何,周围舆论的倾向怎样,当然无法入他的法眼,成为左右他言行举止的头等大事。可庸碌的祖辈只给他留下一栋小得可怜的房产,以便让老鳏夫毫无脾气的抹眼泪,哭天喊地的去讥讽巴洛克的那种复古作派,认为自己和这样的建筑搭边乃是莫大的不幸,即使它能遮风挡雨,也消弭不了最后的遗恨。从此老鳏夫进入另外的癫狂状态,每日都按部就班的在房前屋后徘徊,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外界的反应,只要内心难以保持住以往的静谧安逸,他的一双手就会立即按在墙上,用力地去揉搓红砖表面的灰尘和小鸟的羽毛,不顾及刺鼻的那种烟尘无孔不入。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无所作为的一生令其在晚年幡然醒悟,毫无预兆的拿出一大笔法郎,在平静安逸的镇子里大肆的胡作非为,开始像模像样的修饰起自己的容貌,希望能在某一天受到来自于上层社会的垂青,以便让他的城府达到和聪明人相提并论的地步。他为了实现这个宏大的目标,一张惨白的小脸刻意迎合着大众审美的需要,两个无足轻重的耳朵还被郑重的揉搓半天,仿佛想以此来宣扬自己及时行乐的理论,也好让每个意志薄弱的家伙成为他的手下败将。老鳏夫的红润肤色为其提供活生生的例证,所以夏朗德才会允许如此另类人物的存在,不觉得他是法兰西北部的侮辱,更别说他还挽救了商店老板娘的生意,让她经久不散的笑容变成本乡本土的招牌。有时看不到老约翰搔首弄姿的步态,体验不到他虎虎生风的威力,无聊的人们还会暗自感伤。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忍受不了樊尚的平庸,为此才和时髦女郎纠纷不断,剑拔弩张的程度足以引发一轮围观的狂潮,从而证明巴黎小市民性格乖戾,桀骜不驯的样子会令人忍俊不禁。可是有时他抿心自问,又觉得自己对不起纳迪娜的母亲安娜。安娜早年曾和大记者一同进入报馆,在所谓腥风血雨的年代里饱经忧患,为了亨利的利益断然采取过壮士断腕的措施。善解人意的波尔还对他提过这件事,苦口婆心的劝亨利务必要谨慎行事。樊尚这个家伙在巴黎交游广阔,一些过从甚密的朋友能量惊人,神秘莫测的背景又成为难以对其下手的有力屏障。然而我们的大记者内心愤懑不平,被无名小卒攻讦的羞辱依然历历在目,挥之不去的痛楚在鼓励他继续勇往直前。因而他只轻描点写的点点头,佯装成完全听从,继而起身离开絮絮叨叨的波尔,不准备在他身边度过一个言听计从的夜晚。气鼓鼓的亨利走出房间,脚步急促的冲向热闹非凡的大街,他急不可待的计划去报社一趟,把明天的诸多事宜再梳理一遍。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有气无力的挥挥手,护士自动离开了气氛压抑的房间。她对这个古怪的绅士仰慕有加,平时不大注意他对自己的粗俗无礼,即便在卡拉瓦焦面前,大度的哈纳也会对他的那种暴戾一笑了之。她好像秉承了加拿大人的固执本性,在没有彻底悔悟的前提下,绝不会为了所谓的面子而去和人发生激烈的冲突。那是一个内涵深刻的矿,我们不知道它是因为目光过于短浅。也许哈纳就是那样的一个女人,生性温柔,不愿意在偶像的眼皮底下暴露出人性的弱点。她和卡拉瓦焦的交往注定要以失败告终。她对此心知肚明,可迟迟未能作出什么富于理性的决定。她把卡拉瓦焦当作自己的长辈,哪怕后者仅仅比他父亲小了五岁,规矩的哈纳也会恪守多伦多的风俗习惯。她的微笑时而刻板,时而活跃,这与时下的天气关系不大,机灵的卡拉瓦焦竟然看不透这里面的苗头。

模仿三毛的风格

荷西是一个非常慷慨的男人,他出手大方的程度常常超出想象,使人往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一回我和他逛街,就在镇子里的一家出售沙漠民族的手工艺品商店里,他看我对一件手织的大床单感兴趣,还没等我说话,决定是不是要买,已经先掏钱把这件价格不菲的东西买下来了,当时确实让我感动了一阵子,窝碰碰他的胳膊说谢谢,他却漫不经心的挥挥手,仿佛那只是小事一桩,但他花的却是我们两个人共同攒下来的钱。第二次是在家里,当时天气好热,我烦躁的十分厉害,只能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散心。过了不久,从门口走过去一个卖祖传宝物的人。那个人长得很黑,一边走一边喊:“卖宝物呀,买宝物呀!”荷西对这种事情最上心不过,听到吆喝马上在屋子里大喊:“我买宝物!”那个人被请进了我们的家,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包裹。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不毛之地麇集了太多的不法之徒,别看市面上经济凋敝,老百姓普遍衣不遮体,一步三回头的对过去的好日子依依不舍,无法割舍的情欲成为维系和外界交往的唯一纽带,但也难以抹去那些混蛋心头的阴影,令这帮巧取豪夺的恶棍左右为难,感到无法在第一时间做出孤注一掷的决定,或者是英明的大胆裁决,也好让土匪们的事业得到旱涝保收的承诺。可一旦睁开惺忪的睡眼,开动所谓的过人脑筋,将此地的条件一一的过遍筛子,这几个为首的就会愁眉苦脸,毫无遮掩的把最要命的内幕告诉手下的喽啰。连鬼都不屑一顾的所在自然物产寥寥,没有文人墨客讴歌的大地缺乏温馨雅致的那种气息,扑面而来的问候难免不会夹杂着什么阴暗的算计,满目的疮痍还令所剩无几的遗老遗少裹足不前,他们或许是甘于被邪恶的匪帮肆意盘剥恫吓。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