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7-19 16:5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我跑了过去,想看看倒下的究竟是不是哈桑。我承认在那一刻自己的内心翻江倒海,为了友谊,为了将爸爸所说的这种勇气进行到底,我简直已经付出了一切。我到了那个人的近前,意外的发现他不是哈桑。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他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微弱的呼吸时有时无,鲜红的血滴滴答答的印在雪里,如同没有绽放就遗憾地夭折的梅花。我向那个人伸出了手,想去摸摸他的前额,以便及时确定一下他身体发烧的程度。没想到这个倔强的家伙会拒绝自己的帮助,就在我的右手快要碰到他苍白的额头,一只大手颤抖着挡在前额上。“不许碰我!”他微弱的声音里饱含着那种无奈的愤怒。我把手缩了回去,变得比他还要胆战心惊。父亲说得不错,我不配做他的儿子,如果真让我给目前的父子关系做出恰如其分的评价,无非是四个字——虎父犬子,仅此而已。

 

 

我跑了过去,身后的哈桑还在慢慢腾腾的追随,我对他的这种拖沓感到怒不可遏,回头朝他大声吼道:“你能不能快点,难道你没有吃早饭吗?”哈桑没有回答,他一句话也没说,可这比说了还要严重。我了解他的秉性,每当他反常的保持沉默,那便意味着一件无比重要的大事即将发生。倒霉的人也许一个接着一个,宛如神话里恶魔降临人间的凄惨景象,百业萧条,凡夫俗子们流离失所,神通广大的毛拉此时唯有仰天长叹。我诧异的原地不动,回过身去和哈桑进行一番眼神的交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自己一碰上哈桑那双忧郁的眼睛,胸口就有种行将窒息的压抑。是我讨厌见到他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反正原因总是藏而不露,令像爸爸那样的局外人觉得莫名其妙。

 

我跑了过去,健步如飞,转眼间来到那个人的近前,低头看到他双眼凹陷,眼珠的表面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弱不禁风的外表服饰华丽,显而易见不是本地人士。随后赶来的哈桑也赞同自己的观点,他目不转睛的盯了那个人一会,然后抬脑袋说道:“少爷,我认识他。”“你认识他?”这有多好笑,难道哈桑现在已经发疯了不成!不行,我要问问他。人人都知道哈桑的诚实,明白他从来不会撒谎。我把他拉到一边,故作神秘的张开了嘴巴:“你怎么认识他呀,他又是谁呀?”不动声色的哈桑沉默了几秒钟,在一阵微风吹过之后,他用手指着地上那个人的衣服说:“少爷,你看他穿的是什么衣服?”我又重新把头低下,仔细瞧了瞧这个人的穿着打扮。他的前胸别着一枚银色的钢针,黄颜色的外套仿佛久经考验。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高大巍峨的外观不足以使其大名远扬,附属的建筑倒是有点因祸得福,满怀憧憬的主人认为自己行将成为本地的暴发户,为了在幸福来临前做好未雨绸缪的准备,他还不辞辛苦的把墙面粉刷一新,挪开了几个碍手碍脚的石墨盘,在很短的时间里扫干净了肮脏的地面,叽叽咕咕的埋汰完乱泼污水的邻居,又无所畏惧的冲着过往的行人开始大放厥词,指责他们不大遵守国王陛下所制订的规章制度。正房的西面是毫无特色的仓库,顶上蒙着块多年不洗的防雨布,那上边的沟壑有时赫然入目,竟会令偶然瞥到它的眼睛饱受折磨。一些无名的爬虫横行无忌,没有天敌的优势成全了它们肆意妄为的行动。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没有人赏识的苦恼挥之不去,越来越成为他前行路上的障碍,令其无法在夏朗德扬名立万,加之隔壁的邻居又与他貌合神离,时不时的在背后对老鳏夫的言行横加指责,说什么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副行将入木的身体还想重新焕发青春的活力,不入流的丑八怪异想天开,五官难以和谐的相处,最后只能去放任自流。以上的这些污言秽语想必出自女人之口,但却在广大的范围之内流传,沸沸扬扬的激起宵小之徒的热情,让自以为是的老约翰体会到生存的艰难,从此便开始幡然醒悟,不再将自己的名声和外界的评价相提并论。他还是那样的一个男人,别看年纪不老不小,心情不好不坏,对于梳妆打扮的憧憬超乎想象,因此即便夏朗德的攻讦居心叵测。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无奈的和安娜挥手作别,回头心灰意冷的往自己的住处走去。他一路上浮想联翩,总把报社的利益放在社会大众的切身体会之上。他对樊尚一向出手阔绰,没事就邀他到咖啡馆里小聚。在那样一个人声鼎沸的环境里,气宇不凡的大记者沉默寡言,不出所料的倾吐出无穷无尽的烦恼,大大咧咧的与其他桌的客人挤眉弄眼,间或还能遇见几个从前的熟人,脸红的和他们握手寒暄,言不由衷的表达出所谓的思念,最后再彼此干上一杯了事。但在如此匪夷所思的心境影响下,垂头丧气的亨利恐怕已提不起一星半点的兴趣,他罕见的诅咒着老朋友樊尚,对他的那些奇谋妙计充满了聪明人的鄙视。这个从马赛过来的青年一头金发,两只眼睛里经常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坐在椅子上,无动于衷的表情仿佛想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他平静的内心却波澜不惊,毫无那种改弦更张的可能,他只是想与护士拉开一段适当的距离。护士也没有产生其他的什么想法,她更加平静的坐在另外的一把椅子上,五官的肃穆与缄默使人印象深刻。他一点也想不到英国病人,最起码今天没有,此时此刻没有。她有些想念自己的家乡,也许是战争的阴影笼罩已久,那块巨大的幕布来不及卷到一个恰如其分的程度。在加拿大,多伦多的街道上人流如织,可在另外的一些街区,安逸平静的氛围又成为寂寞的杀手。哈纳从来不会感到寂寞,寂寞只会离她越来越远,或者是若即若离。她的家是庇护小鸟最理想的巢穴,她惬意的呆在这个鲜有干扰的地方。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时我在大漠里感到极度的无聊,为了排遣排遣寂寞生活,自己会在家里做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在我这方面,当然也不希望别人窥见自己的隐私,所以到现在也无人明白我究竟做过些什么。连荷西也不清楚在他外出的时间里,家中发生过什么,我又在家中干过什么让人感觉意外的事情。其实我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首先我不是那种具有大手笔的人,其次我也想享受那种安逸平静的生活,因此只要我自己在家,我就会先烧上一壶开水,用眼睛瞄着刺刺往外冒的热气,看着它们怎么样的蒸腾到屋顶的天棚上去。一会等壶水烧开了,我就从厨房里拿出一个杯子,放在桌子上面,将壶里的热水慢慢倒进杯子里。这时我会一边倒水,一边想着自己的那些学生都在各自的家中做些什么。没有她们的打扰,我的小日子真是过得快乐如意。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如此不堪入目的所在,即使大自然鬼斧神工,有意给本地的居民留下点宝贵的遗产,诸如险峻的山川形胜与纯净的河流湖泊,恐怕到最后也将于事无补,动辄就来个改天换地的惊人变化,使本就少得可怜的居民战战兢兢,感觉到此地绝非理想的久居之所,但囿于现实的无奈与生存的残酷,你又不得不委曲求全的去适应各个方面的要求,哪怕苛刻吝啬的自然界整天的风吹日晒,瓢泼的大雨带来无法逃避的灾害,倾倒的房屋与顺流直下的洪水融为一体,在波浪上挣扎的平民百姓找不到大言不惭的父母官,没有退路的窘境迫使一些无能的懦夫投河自尽,也抵消不了地理的缺陷所造成的先天性影响。俯瞰这块如此奇形怪状的土地,所谓盛产穷山恶水的土壤。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