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7-13 16:4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走了,我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堪称五味杂陈。自己的感觉有点与众不同,为此我只能去抱怨一意孤行的爸爸。是他毫无预兆的赶走了勤劳能干的哈桑,让阿里大吃一惊,同时也让我毫无准备。我唯有躲在卧室里去偷偷的哭泣,为了哈桑,为了友谊,也为了过去十三年风雨同舟的岁月。随后的几天自己心乱如麻,为了不被人觑出内心之中的隐秘,我不得不进行一番必要的自我禁闭。我避开所有仆人的视线,提前关照他们不要去打扰自己。我从厨房拿了一瓶上好的葡萄酒,一大块抹了奶油的面包,趁着爸爸正在忙于料理他的生意,转身进入那个笼罩着神秘色彩的空间。这间房子就位于花园的北面,站在它的门前,你尽可以欣赏喀布尔老城的风光,它居高临下的优势十分明显,我惬意的趴在窗前,纵目远眺,天真的认为也许能意外的发现日思夜想的哈桑。

 

哈桑走了,走的那么义无反顾,他甚至都没有回头瞅我一眼。我感到极度的失望,真的,在那一刻,我发觉自己的身体在旋转,毫无意义的泪水正夺眶而出。我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如此的伤心,可是我只知道自己正在难过的哭泣,用那种哀怨的声调,大概是想表示自己还没有彻底忘记过去的伙伴与友情。爸爸对这些都不屑一顾,他冷冷的打量着我,看了半天,最后耸了耸鼻子,然后就起身拂袖而去。他走的那么坚决,就像哈桑走的那天一样,没有回头,没有什么传情达意的暗示。爸爸会瞧不起我吗?这是一个大问题。他以前曾和拉辛汗促膝长谈,不无烦恼的说到自己的种种弱点。脸上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使我印象深刻。当时我蹑手蹑脚的离开那扇房门,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极限来逃避他的怀疑与责难。我心灰意冷的回到自己的卧室。

 

哈桑走了,一点也没有出乎我的意外,但我还是偷偷的躲在无人的角落里哭泣,为我们的友谊,为了一次毫无缘分的邂逅,从此自己恐怕将陷入没有朋友的窘境。有时我会路过哈桑曾经住过的那间屋子,放慢急促的脚步,眯缝起双眼打量阴暗潮湿的陋室。这间房子只有区区六平米的面积,一扇小门隔开两个截然相反的世界,鬼才知道哈桑为何能适应这样恶劣的环境,窗户是用旧报纸糊上去的,漏风的地方被雨浸泡得面目全非,可吝啬成性的父亲依旧不肯拿出钱来修缮,他的座右铭就是:“你要挺住!”这句名言在喀布尔流传甚广,比我父亲的大名更有知名度,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尽人皆知的笑谈。屋子里没有灯,一直都没有,从自己记事的时候起,可怜的哈桑就在与阴森森的黑夜作伴,有几次我想问他在黑屋子里居住的感受,可话到嘴边又会变得哑口无言。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有点独处一隅的成为镇子里的风景,独特的程度实难付诸于笔墨,因为三十年间这里变化极大,剧烈动荡的社会面貌无法保持最初的宁静状态,好在老约翰还能做到岿然不动,毫无从头再来的那种打算。他的房产面积不大,厨房的容量也小得与卧室大同小异,而后者在夏朗德称得上独一无二,促狭窄小的空间仿佛在开老实人的玩笑,让尴尬的老鳏夫进行空前的自我嘲讽,不无担心的将目光放在壁炉和床上。那原本是维多利亚女王女王时代的格调已经失去了往昔的风采,无法自圆其说的装饰物或许在自怨自艾。室内中间地带的柱子高高的支撑起摇摇欲坠的屋顶,令房主人担惊受怕的终究未能成为现实。活生生的东西当然近在眼前,像那条厌世的看家狗独自趴在餐桌附近,湿漉漉的皮毛说明它肮脏透顶。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没有人为他捧场也无关大碍,反正他现在唾面自干,毫无城府的表现已经远近闻名。有时他会大动干戈的走出家门,为了能受人赏识而搔首弄姿,摆出种种女性的做派来吸引行人的注意。这时老鳏夫的大长脸容光焕发,没有修饰过的鼻子沁出一滴滴的汗珠,被刻意放大的皮肤好得难以形容,证明他平时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也许他的心理稍显扭曲,不过还是徘徊游荡在一个合适的范围以内。两只大手别扭的无处安放,仿佛正寻求一个前所未有的突破,尖尖的指甲涂满醒目的红色,反光之际足以成就老鳏夫的丰功伟业,令外人看出他经济上的自给自足,也会使几个寡妇对他的生活想入非非,开始郑重其事的看待与他交往的问题。哪怕老约翰身上怪癖不断,扭捏的姿态成为饱受指责的借口,但仍然会在小地方受到一般女性的垂青。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暴跳如雷的扑向时髦女郎,以为自己的举动肯定会吓倒无所顾忌的纳迪娜,想不到这个女人与众不同,不仅相貌丑陋难看,而且在性格上也有点特立独行,非同凡响的言行向来花样翻新,并且还得寸进尺的要求对方为自己的过失承担一切后果。所以大记者冲到他近前就开始反复思索,觉得和他一般见识是否会因小失大?他的头脑运作快速,圆溜溜的眼珠有助于提升思维运行的效率。可过去了十分难得的几秒钟,他又故态复萌,露出自己极其媚俗的笑脸,伸手与骄傲的时髦女郎握手言和。其实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活生生的现实给予他无限清醒的警示,而身旁的安娜也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这一切。她是纳迪娜的母亲,老于世故的亨利不能不考虑到这一点。他在短时间内就恢复了常态,谈笑风生的周旋在这对活宝母女中间,以无所畏惧的心态去迎合纳迪娜的各种需要。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没有及时的进入梦乡,夏天的失眠正在折磨着他的神经,他是一个意志坚强的人,可在罗马的郊外却变得惴惴不安。他的性格多少有些骚动,会为了一点风吹草动而辗转反侧。敏感的护士离他而去,她异常敏锐的洞察到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鬼机灵的哈纳无法提供尽善尽美的服务,一九四五年一定会好事成双,她这时已经在想入非非,觉得加拿大将把她视为多伦多独一无二的英雄。她收留英国病人不失为最明智的举动,也许整个英国都会感谢她,都会对她的义举念念不忘。她为了提前来临的揣测而兴奋不已,激动的在屋子里徘徊,久久的凝视着英国病人的脸庞,她好像忘了还有那个扒手的存在,那个不远千里来寻找她的人,此时正在别墅的院子里欣赏野百合的花朵。卡拉瓦焦不是感情用事的男子,从来都不是,他只是忠实地在履行一个朋友的职责。

 

模仿三毛的风格

 

荷西回国去看父母去了,临行前问我去不去,我摇摇头说不去,还是你一个人去吧。就这样荷西不高兴的自己走了,出门的时候居然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在荷西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快活,我有一天甚至还花钱请人把屋子的墙壁粉刷了一遍,姑卡的妹夫还送来了一个野骆驼的头骨,样子非常的吓人,我将这具珍贵的头骨洗的干干净净,用布擦干净就挂在了北面的墙上,那面墙朝阳,使我一抬头就望得见头骨那两个黑洞洞的眼眶。奇怪的是,以前我十分害怕自己在家,但自从这个头骨进了家门,自己的胆子变得陡然大起来,任凭外面呼呼的大风刮个不停,到晚上漆黑一片,我也会在床上一觉睡到天明去。过去了一个星期,礼拜一的早晨,我先用笔记下了一周以来的经历,又写下了购买各种物品的详细账目,罗列一下,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花去了两万块的西币。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别以为此地物产丰饶,那些奇形怪状的居民就会人杰地灵,像我们刚刚提到的那些平庸之辈,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展开自己的行动,使原本平静的地方一片沸腾。这其中有几个心机深沉的家伙外貌粗犷,豪放不羁的个性还有点大肆张扬,比如那个叫做约翰的中年男子,满脸的络腮胡子成为遮掩内心隐秘的挡箭牌,聪明的大鼻头也许比喻失当,但说它干净倒是符合逢迎者的本性和初衷,不无遗憾的失败还给他带来数不尽的烦恼,如今这个以大人物自诩的人风光不再,高大强壮的躯体形同一个老人的风烛残年,可明眼人还是看不出他未来的运道,以及安身立命的走向,孤注一掷的举动不啻是压倒他身心的最后那根稻草,他后悔不迭的在回忆往事,以所谓的宠辱不惊的神情,顺势还扯动前额的几缕白发,长得惊世骇俗的指甲径直伸向前方。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