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7-12 16:4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没有来,那一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场,我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觉得浑身毛骨悚然,面对着即将走上前来的阿塞夫,说起话来竟然会语无伦次。他还是带着两个形影不离的跟班,撇着个大嘴,那股目中无人的架势表现得十分明显。看到他自己心里一沉,随即把眼睛转投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我佯装成在欣赏路边的风景,一只手插进口袋里,用两根手指紧紧捏住那把锋利的锥子,激烈的心跳使我的脸颊变得通红,也许阿塞夫看出来自己内心之中的怯懦,得意的张开嘴巴说道:“怎么啦,我亲爱的阿米尔,你的脸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呢?”我无可奈何的转过身,冲着这个大块头点了下脑袋,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就一语皆无的保持沉默,以为阿塞夫能识趣的知难而退。我的爸爸毕竟和他的爸爸认识,而且还是交情不错的老朋友,他一定会不看僧面看佛面。

哈桑没有来,我无聊的在原地踏步,用皮鞋尖去磨蹭地上的那些蚂蚁,将它们先残忍的踩死,然后再把零碎的尸体一脚踢开。爸爸以前就说我本性恶劣,他形容的没错,我的确是一个外强中干的懦夫,骨子里好像有点玩世不恭,因而才开始欺负比自己还要显得弱小的人,比如哈桑。他从小就陪伴在自己的左右,不仅是形影不离的仆人,更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可我一旦听到爸爸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我们的友谊,我马上不屑的撇撇嘴,再大声抽动起鼻子,以此去向毫无原则的父亲抗议,仿佛在名正言顺的告诉他,哈桑是哈桑,而我是我,我们之间永远没办法画上一个完全平等的等号。又过去了一刻钟,我抬起手腕看表,发现这时已经接近傍晚时分,落山的夕阳金光万道,我不由自主的眯缝起眼睛,竭尽全力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哈桑没有来,这是一次缺少主角的聚会,或者最起码缺了一个主角之一,现场只剩下我在独挑大梁。我意外的发现阿塞夫还带来了一个人,一个人高马大的小流氓,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看到形势对自己不利,我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我太天真了,有点不谙世事,甚至还有点自以为是。我没有想到阿塞夫会有那么多的朋友,那么多的帮手,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家伙,挥挥手竟会一呼百应。我故作镇静的看着他,微微抖动的嘴唇没有一点血色,我明显感到自己在发抖,虽然我不愿承认这一点,但自己的这种窘态还是逗引得阿塞夫哈哈大笑,他一边乐一边把我指给他身边的那个人看。“嘿嘿,你瞧瞧他这副德行,多么的可怜,一个十足的窝囊废!”我的热血在沸腾,但也仅此而已,我做不出其它能够代表自己是男人的任何动作和举动。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没有一星半点的装饰,毫无巴洛克时期的恢弘特色,不过也看得出房主人用心良苦,在这方面下了一番难以形容的苦功。他煞有介事的拆掉了一间小偏厦,好像要以此来向众人夸下海口,表示他老约翰无论做什么都立竿见影,难以摆弄的难题在他面前也不在话下,例如这栋情况复杂的建筑,外界美其名曰为房产,其实两间房子彼此风格迥异,无法调和的矛盾成为一道危险重重的障碍,前几个房主全都知难而退,手脚利落的把一个乱摊子扔给了老鳏夫,哪怕价钱低了一些,那些头脑精明的家伙也不惜铤而走险,将许多预料不到的麻烦甩给夏朗德最大名鼎鼎的人物。自鸣得意的老约翰没弄明白这里面的曲直,还兴奋的以为自己现在众星捧月,扶摇直上的趋向已经日益明显,由此他悟出所谓的人生至理,认定将来自己务必要在这一点上耗费无比宝贵的时间。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缺乏先天的优越条件,没有什么附庸会甘心为其奔走呼吁,因而他只能自己发愤图强,准备在夏朗德掀起一股修饰仪容的风潮,将无比珍贵的青春岁月再次重现在自己的脸上。他的五官还算周正,两只扇风耳朵不偏不倚的搭在鬓角的左右,一双圆鼓鼓的眼睛小得可怜,令人对他产生无数的奇思妙想,大致能在短时间里下个比较准确的定论,与他自身真实的情况大同小异,基本对的上老鳏夫在平日中的一言一行。本性善良的老约翰倒不怎么太在意外界的评价,他一门心思的钻进过去的往事里去自得其乐,不厌其烦的寻求什么难得的佐证,以便在自己的外貌上凸显出祖先遗传的影响。一个圆头鼻子和上方的骨骼对比强烈,使人不得不生出许多自以为是的遐想,况且老鳏夫的前额明显瘪了进去,令一缕灰白的长发耷拉的毫无特色可言。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一番矫揉造作的动作过后,心中隐隐然生出和其绝交的念头。时髦女郎长相固然一般,可咄咄逼人的锋芒还是影响到大记者的生活,使一个巴黎报界的先锋倍感煎熬。他太需要一次逍遥自在的逃避了,哪怕是区区几天的功夫也好。自从他人困马乏的回到了法国,案头积压的事物就逼迫着他去身体力行,或者是频于奔命,随外界的便吧,他有时这样想。偶尔产生的厌倦促使他奋发有为,而工作上的压力更是激发出亨利心中业已燃烧多时的激情。他不能没有这种难得一见的平衡,即使未来一片阴暗或光明,无法预测的危机会提前爆发或者来临,心高气傲的大记者也早已下定了决心,计划在一段时间以后离开巴黎,到北方的波尔多去休息几天。他目前和安娜的女儿你来我往,相互间藏着无数的心眼与机谋,而且在樊尚的助威声中,曾经临场退缩的亨利已经重新振作起来。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没有说话,他奇怪的进入了难得的梦乡,没有给护士带来任何的意外和麻烦。护士也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神游,无论是现实还是梦想,这种有益身心的活动总是在时隐时现。卡拉瓦焦注视着她,发现他的晚辈有点反常,他不由得想起哈纳的父亲,一个比较健忘的老人家,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可以抛弃掉属于自己的一切,比如房子,比如金钱,多伦多的气候好像还能对他的设想推波助澜。卡拉瓦焦陷入了回忆的泥沼,开始在罗马的郊外想入非非。这里的天气比加拿大还要湿润,他的额头时常沾满了圆滚滚的汗珠,使护士的眼睛不得不无奈的寻找注视的理由。那种合理的接触和观察一直都行之有效,对工兵是这样,对卡拉瓦焦更加的公平合理。卡拉瓦焦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的兴趣始终放在那个神秘的英国人身上,他对他的一切充满了扒手的那种好奇。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回荷西回来的很早,一进家门就开始喊饿:“饿了,饿了,快点开饭吧。”我听他喊得这么急,连忙把已经做好的饭菜拿了出来。有一盆炖海鱼,里面的那条大带鱼是萝莉的丈夫送过来的,他经常在海边去钓鱼,钓上来后就要送给我们家几条。萝莉也时常过来做上一会,把我的那些书报翻个遍,其中她最爱读的是美国的刊物,每回捧在手里就会手不释卷的读下去。其他的菜肴还有一盘炒鸡蛋,这是荷西最讨厌的菜肴,几乎每一次他都要皱着眉毛吃下去。这回看我又把这道菜搬上来,他极不高兴的说:“怎么回事,三毛,又把鸡蛋给炒了!”“那当然,不想吃吗,那好,你不吃我吃。”我白了他一眼,拿起一块炒鸡蛋很自然的扔进嘴里,旁边的荷西拍着手掌大乐,“好啊好啊。”接下来是披萨,意大利的饮食也被自己给弄上来了,他一见大惊失色。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如此美不胜收的风景,如此与众不同的地方,一个能够虚心纳谏的所在就是这样的独特,缺乏行之有效的宣传也无关大碍,它也许有的是自我标榜的锦囊妙计,它的形象不伦不类,它的物质基础无比的贫乏,但这却影响不了外界来此一游的闲情逸致。一大块凸凹有致的土地,说肥沃是在自欺欺人,说地广人稀是在自绝于人,然而此地所有的一切都在代表着它们的自身说话,行使大自然独一无二的特权,不盛行毫无益处的褒贬,只对到此一游的人负责就万事大吉。一条蜿蜒流淌的大河里程漫长,没有两岸的风光作为保证,索然无味的结局想必会贻笑大方,成为令有心人对此扼腕叹息的借口。远处的森林广袤的十分可怕,这又是一种无法逃避的现实,一种难以改弦更张的形势,贫瘠的森林物产寥寥,屈指可数的长处足以吸引那些平民百姓的注意。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