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6-05 21:55:39|  分类: 19小说技巧快速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一次意外决定了自己未来的成败,事情就是如此的明了简单,可惜哈桑不在我的身边,否则我一定会让他看看自己欣喜若狂的表情。

我坐在汽车的车厢里,随着起伏的光线浮想联翩,敏锐的目光紧紧盯住远处的哈林不放。他是此次偷渡的组织者,脑满肠肥的一个大怪物,听说家中挂着许多幅价值连城的油画,这真是不可思议,我觉得自己的心灵又一次受到巨大的冲击,连以往爸爸的那种谆谆教诲也难以发挥作用。

他的存在,不啻是社会道德观念颠覆的真实写照,他活的有滋有味,平时深居简出,他的那幢别墅在喀布尔一向闻名。

此时哈林显露出十足的倦意,对身旁的人和事置若罔闻,一头耷拉下去的长发飘来荡去的,最顶端的发梢不幸和地面上的灰尘融为一体。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偷渡的汽车终于驶离了喀布尔,我看到爸爸松了一口气,我还见到哈桑呆板木讷的神情,两只小眼睛东张西望,似乎正在寻找自己人生的方向。呼呼睡去的阿里身体明显发福,他的一脸皱纹映入眼帘,使我无奈的感受到时光对人类机体的摧残。与阿里几乎背靠背的是我们家的一位老邻居,一位拥有六个子女的老鳏夫,此次去白沙瓦的行动人不知鬼不觉,多亏了哈林的神机妙算,才使得十四个准备去巴基斯坦的阿富汗人觉得自己前途无量,成功即将在望。

从早上开始就滴水未进,这时我仍然兴致勃勃的瞅着外面的风景,干渴的喉咙居然没有影响到自己无比机敏的感觉。车窗外的景色变幻不定,飞快行驶的车轮碾压过阿富汗特有的红土高原,一些胆小的牛羊纷纷躲在道路两旁。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我疲惫的爬进车厢,靠在爸爸的身边,有气无力的念叨起哈桑的名字,虽然呼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眼前的东西开始旋转起来,但直到一刻钟以后,自己才一头倒在车厢的底板上睡了过去。我紧闭着双眼,听凭猛烈的大风呼啸而过,听凭失望的父亲低声的诅咒自己的无能。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接近凌晨的夜半时分,我被一阵嘈杂急促的呼喊给惊醒了。我睁大双眼,用手掸去附着在眼皮上的砂砾,模模糊糊的看见了几个晃动的身影。没有自己熟悉的,连一个也没有,爸爸依旧在闭目养神,他亢奋的神经已经驱走了无数不请自来的瞌睡虫,他的嘴唇微微张开,隐约露出的牙齿显得无比的洁白。桀骜不驯的哈林则最在条件最好的地方。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一栋十八世纪的建筑难以说明房主人的身份,但外观上的简陋却给老约翰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镇子里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那些胸有成竹的居民谈笑自若,不得不脱口而出的俚语陪衬着巴洛克祖居的没落与衰败。好在老约翰的主上善于勤俭持家,平时能节省的开销一定不会让它再多花一个小钱。不过最后好事并未成双,反映在吝啬方面的弊端一一显现后续的影响,无法进行修缮的大门只能用白铁皮来敷衍了事。那铁皮表面的钉子堪称历历在目,个个都能成为因陋就简的表率;大门的正中央画着圣约翰的图案,铠甲的闪光已经日渐没落,没有跟上潮流的油漆也快要掉得一干二净。两边护卫的窗户更加的不堪入目。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容貌,他的无可挑剔的贵族气质,无一不与时代的变迁紧密相连。一八九三年风暴来袭,所有的惶恐都在脸上表露出来,内心的诸多隐秘再也无从寻觅,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老约翰无法保持难得的镇静,由于现实的发展和那种无奈的需要,后来这个喜欢在脸上涂涂抹抹的家伙还在地窖里躲了一个阶段,仿佛在非常骄傲的宣誓自己要与世界一刀两断。等到皇帝陛下重新出山,力所能及的恢复过去的辉煌和荣光,面色白净的老约翰又摇身一变,将自己的腰身勒得合乎世俗审美的情理,在夏朗德的大街上公开招摇,不无得意的仰着大下巴,以便让阳光照亮毫无瑕疵的皮肤。一双大头皮鞋是老早以前的样式,但被他精心保留至今,踏在他的脚下正好成全他行走四方的志向。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挥了挥手,极其恼火的注视着纳迪娜的背影,她以前来去匆匆,现在也不见得会变的更加稳重。一个医生的女儿竟会当众撒泼说脏话,足见社会对女性的宽容反倒成全了她们的骄横。大街上已经行人寥寥,那些看热闹的人全都各奔东西,在大记者的身旁,只有一个无足轻重的安娜还在凝神遐想。她太需要一个文雅高贵的女儿了,然而现实和她开的玩笑则令其时时感受到无处不在的痛苦。她的脸庞皱纹偏多,过去的健康亮丽已经变成可有可无的记忆,一些狂热的崇拜者讨厌见到安娜愁眉苦脸的表情,绕道走的习惯如今已蔚然成风;呆若木鸡的亨利回头看见安娜,惊讶的张大嘴巴,不无惋惜的说道:“怎么,您还没有走吗?”温良的妇科医生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极力在未来的老板面前故作镇定。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卡拉瓦焦还没有离开,他对自己的房间充满真挚的感情,他舍不得抛开种种足以愉悦身心的东西,物件,包括那条能遮风挡雨的窗帘。他在别墅里应付裕如,尤其在哈纳面前,他自认为已经找到了返老还童的感觉。

美妙的体验,无法意会,也无法言传的经历,刻骨铭心的际遇,只在罗马城外得到承认的感情竟会如此美好。

护士的疏忽大意偶尔也会铸成大错,她对病人的过度迁就难免将影响到下一步的治疗。她的粗心大意似乎由来已久,

哈纳在多伦多的时候就懒得学习,她在课堂上经常呼呼大睡,把脑袋往手臂间一枕,毫不忌讳的露出自己洁白无比的脖颈。此时此刻,她依然故我的袒露着黝黑的大腿,有意在燥热的阳光下进行自我炫耀。她对目前的生活十分满意,唯一的不足或许就是没有什么显眼的遗憾。

 

 

 

模仿三毛的风格

 

 

我和荷西刚想打开车门,没想到后边刮来一阵非常猛烈的大风,一下子把荷西的眼睛迷住了。

“天哪,不好,我的眼睛进沙子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荷西是伪装出来的,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呵呵冷笑着看他,“哈哈,你在骗人,你这个大坏蛋。”我故意冷眼旁观,想看看这个大胡子能把戏演到一个什么程度。可过去了七八分钟,荷西仍在那里揉眼睛。

我有点心慌了,急忙推他:“喂,荷西,你真的迷眼睛了吗?”

荷西用那种痛苦的声音回答:“对呀,三毛,我还能骗你吗,赶紧替我翻一翻。”

我听完马上遵命照办,在车厢内艰难的直起身,站在荷西的前面,将描有红指甲的手伸向他。

“哎呀,真疼,什么东西?”荷西又忽然嗷的叫了一声,我连忙撤回自己的手。“对不起,我的手碰到你的脸啦。”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地方自古就固若金汤,没有什么非凡的人物能对它构成致命的威胁,物是人非和时光转换好像是两个特殊的例外。只有人在它面前才会觉得无能无力,一个缓步的台阶修得不伦不类,当年想必是为此饱受非议,不得不半途而废的工程说明了世道人心的败坏。两种并行不悖的风格彼此呼应,难以改弦更张的面貌一直得到有效的保持。如果冷眼观瞧,还不一定会生出何种刻骨铭心的感受,一个风尘仆仆的旅客在此游弋梭巡,时时徘徊在行政长官的官邸之外,因自己位卑言轻而悔恨不已。远山的朦胧影像映入河中,借机荡起的涟漪仿佛在扩大着一圈又一圈的波澜。岸边潮湿的小径被杂草遮得难以辨认,一些栽跟头的樵夫只好在事后去怨天尤人。他们手里的斧子飞到了半空,完整的抛物线似乎想划开沉闷浑浊的空气。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