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6-03 21:12:14|  分类: 19小说技巧快速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车的喧响显得十分的巨大震撼,仿佛能撕裂耳膜的噪音时时的传来,一阵凑趣的大风还卷起厚重的帘幕,外面的光线透射进来,我眼尖的看到了哈桑的脸。

之后一切恢复正常,神秘的哈桑又消失了,虽然我离他近在咫尺,却无法瞅清楚他瘦小的身体如何在晃动。有人开始干呕,这似乎是个不祥之兆,目的地远在天边,而车子又无法在中途停下来,过去了难捱的片刻,自己居然听到了婴孩的哭闹声。

这是什么时候呢,是凌晨时分吗?

我没有表,我无奈的想起了古代的计时工具。

我闭紧了无比酸涩的双眼,用那种小丑搞怪的动作将五官拧在了一起。

地方到了,从外边传来紧急制动的轰响,汽车猛然停下,所有的乘客全都跟随惯性前后晃动,有一个人的脑袋撞在我的膝盖上……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车子正在向前行进,车厢内漆黑一片,我和父亲似乎间隔着千山万水,隐隐约约的,自己只能看到他闪闪发亮的瞳孔。那是一种足以指引自己前进的力量,我这么想。

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我才懵懵懂懂的闭上眼睛,毫无感觉的进入甜美的故乡,我在梦里看到许多荷枪实弹的士兵,脚踏反光的大皮靴,步伐整齐的押着我和父亲朝刑场走去。

我怕得要死,拼命挣脱开绑在身上的绳索,撒腿向相反的方向狂奔,我披头散发的与大风赛跑,越跑越远,越跑身后的目标变得越小。

我终于长出了口气,突然刹住飞快的脚步,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起不来啦!

我试着想爬起来,可低头却发现自己的脚掌已经不见了——啊!

我疲惫的睁开眼……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哈利的车子破旧不堪,一点也没有那种一往无前的气象,可肮脏的车厢里依然人满为患,我还意外见到几张熟悉的面孔,过去在城中打交道的那些熟人,有哈桑的表舅,一个身材细高的丝绸商,第二个家伙和爸爸有过一面之交,他在喀布尔城里开茶庄,平时表情严肃,现在则显得更加的忧心忡忡。最后的那位是个性格开朗的妇女,和妈妈曾经是同窗好友,听爸爸说她与妈妈交情莫逆,爸爸和妈妈结婚那天就是她担当的伴娘。此时爸爸正在和她交谈,无拘无束的神情引起自己的种种疑虑。

车子越开越快,抽烟的哈林咳嗽了几声,那种浓重的吐痰响动堪称此地的一绝。

我又把头转向爸爸的那个位置,看见他已经在闭目养神,苍白的脸庞皱纹纵横……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独一无二的建筑历史悠久,足以上溯到英雄辈出的路易时期。前面庄重的大门明显与窗户比例失调,房主人对此倒漠不关心,没有将所谓的修缮作为头等大事来处理。四扇造型别致的窗户宛如四只历久弥新的艺术品,愁眉苦脸的挂在十八世纪的红砖墙上,口眼歪斜的天使雕像差点没被风吹下来,如今苟延残喘的徒然在供行人凭吊。窗棂之间的玻璃是新换上去的,属于时代的产品,老约翰春心荡漾的产物,他为了能瞄准过往妇女的脸庞,才下狠心出了一笔大数目的法郎。透明的窗玻璃映着房主人的好奇脸孔,他的大鼻头贴紧玻璃表面的花纹,一双诡异的眼珠正在转向对面的教堂。到了逢年过节的重要场合,这幢阴森森的老宅子喜气洋洋……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挥动开僵硬的手臂,准备在邻居面前一展动人的歌喉,但他的红鼻头总是毫无预兆的发作,隐隐的病痛透露出如此难以明说的疾患,验证了此前镇子上的那些传闻。谁让他无缘无故的进行自我修饰,没有计算好就贸然的开始行动。对此迟疑观望的邻居只看到他皱紧难看的眉梢,刻意将眼珠凸出,以便使媚俗的眼神就此表露无遗;一些不知名的脂粉涂得满脸都是,起起伏伏的遮住了已经快要冒水的脓包;一双得意的大眼睛善于搜索诸多青睐于自己的表情,因而才促使老约翰决心拿出更多的金钱。重新剪过的头发长短适宜,无法不将他的长脸衬托得刚毅冷峻。独出心裁的双眼皮人工的痕迹明显,被手术刀拉过的皮肤颜色红润,沿着眼角伸展的纹络……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大吼了一声,之后才觉得开心惬意,感到葡萄牙的旅行还算能说得过去。他和纳迪娜性情迥异,不得不公开的秘密一直被压抑在心底,今天借助老天爷的反复无常,这位大记者终于可以直抒胸臆,他用手按住胸口,表示这件了不得的大事已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他缓步挪到了纳迪娜的身边,几乎是以哀求的口吻在和她沟通交流。骄矜惯了的纳迪娜心高气傲,与无数男性的交集令她诡计多端,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好像是在尽情嘲弄亨利的无情无义和无能。“你究竟想和我说些什么?”

亨利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迷惑,他的聪明才智无从发挥,目前只能在女性面前暗气暗憋。纳迪娜翘着嘴巴,挺起丰满异常的胸脯,一点点偶露峥嵘的肤色尽入旁观者的视野。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鼾声如雷。

哈纳露出满意的笑容,起身离开这个黑黝黝的绅士,计划在别墅的外面驻留片刻。

没有人能阻挡她,除了她的父亲,这是一种不幸的意外,说明护士无拘无束的生活缺乏某种坚强的后盾。她有力的迈开自己的步伐,用多伦多的流行姿态走出阴暗的走廊,她来到外面,自觉终于可以呼吸到无比新鲜的空气。

巍峨的罗马城远在天边,中间横亘着起伏的丘陵与峡谷,那种貌不惊人的山峦无法和护士的理想相提并论。哈纳想到了并驾齐驱这个词,她会心的绽放笑容,听见平静的池塘中蛙声阵阵。

她开始信马由缰,散步的方式还有些与众不同,一步一个脚印的挪动高跟鞋,潮湿的土地上留下两行清晰的足迹。哈纳俯视着澄净的河水……

 

 

 

模仿三毛的风格

 

 

 

我开心的笑起来,没想到姑卡始终一言不发,只是眼神呆呆的瞅着自己。

我不高兴的问她:“你怎么啦,发什么愣啊?”

木然的姑卡慢慢的回答:“哎呀,我的肚子疼,恐怕去不了了。”

我听她讲完,立刻蹲下来去扶住她的腿。

“是不是刚才站的时间太长了?”

我关心的问,同时瞪大眼睛打量她的脸。

姑卡是典型的沙哈拉威人,长着一双十分漂亮的大眼睛,鼻子两侧的皮肤白白的,明显和其它的部位有很大的区别。她的家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坟场区,左右邻居都是沙漠中的大财主,她本人也拥有一大群膘肥体壮的牛羊,据说能卖到一个会令人难以置信的数目。有一次我到她家去做客,她好客热情的父亲当场宰了一只羊招待自己,让我十分的感动。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小城是巴黎的附庸,多少年雷打不动的被人指责议论,毫无成就的现状使其名声大噪。一条半死不活的护城河绕过一个难看的大弯,无法仔细辨认的桥梁横跨其上,远行的旅客经常拿它插科打诨,以不变应万变的从容来敲开紧闭的城门。进入城里以后形势突变,向下倾斜的地面凸凹不平,仿佛过去的十字军疲态尽显,难以在自己主子面前赢得无限的荣光。这时就会有人大发感慨,为不能大显身手而去深切自责。也许他还会疑问重重,不晓得老天爷的用意究竟何在?是想发聋振聩,还是希望重新降下经天纬地的奇才?总而言之,来到此地未免前途险恶,一些高深莫测的人物冷眼旁观,大概正准备借机逃之夭夭。如果有什么大英雄横空出世,你一定会幸运地逃过命中注定的一劫。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