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04-16 16:30:33|  分类: 19小说技巧快速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家里的情况急转直下,爸爸为此愁眉不展,他的忧愁深深刺痛了自己的心。

我想帮他一把,可又实在感到无能无力,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或许早有定论。

爸爸确实没有看错我,他当初的失望想必出自他细致入微的洞察。

哈桑隔天就远走高飞了,他看得比我更透彻,那种深刻敏锐的思想更加能够左右他的行动。

凌乱不堪的室内鲜有人打扫,过去洁净异常的景象已然成为记忆。我木然的呆立在门口,扶着恐怕要倾塌下来的门框,心里一阵阵的百感交集。

我紧皱着双眉,力争让貌似刚毅的面庞沐浴在阳光里,我太需要温暖了,哪怕只是浮光掠影的一点点也好。

我好长时间都纹丝不动,一刻钟,两刻钟,到了三刻钟的时候,我才缓慢的抬起脑袋。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哈桑毫无音信,连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也打听不到,心急如焚的爸爸简直都快疯了,他的一举一动被自己看在眼里,成为那一刻难以解释的谜团。

他为什么对哈桑那样的关心?为什么?难道仅仅因为他是阿里的儿子?多么不可思议的举动,蹊跷的如此惊世骇俗,使人无法不去猜测他深不可测的动机。

然而阿里的表现倒是不出自己的意料,他还是那副四平八稳的老样子,平静的脸庞丝毫不为外界所动,他的确无愧于老实人的称号。木讷得如同任人宰割的羔羊,不,应该是一只隐忍了一生的老绵羊,窝囊的连那几声呼唤也给省略掉了,阿里心安理得的躲在简陋阴暗的屋子里,在爬满虫子的炕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眯缝着已经快睁不开的眼睛……

 

 

我好像无法承受这一切。

我对哈桑的恶劣态度终于换来了应有的报应,我说换来还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和客气,我有点太热爱我自己了。

我的自私恐怕已经受到爸爸的指责和抨击,可他在我面前依旧面色如常,冷若冰霜的脸庞难得有那种春风化雨的时刻。

但有一天,就是喀布尔城里张灯结彩,预备过节日的那天,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礼拜二,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勤劳的阿里父子依然在院中不停的忙碌,将一些劈好的木柴扛到后院的仓库里去。

我在屋子里闷的发慌,无聊的眼睛只能向窗外张望。

我一边抚弄着翻开的课本,一边在节日气氛的感召下热血沸腾。

啊,我意外的发现爸爸出现在院门口,正在那里指挥几个工人卸下从北部运来的羊皮。

那些叠起来的羊皮一张张的,显得其大无比……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颇有争议的存在了若干个年头,使来来往往的人稍一抬头就能将其一览无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在民风浇薄的夏朗德,有些富于传统的东西正在黯然的消失,那种衰亡的速度快得足以震古烁今,令本宅的主人唏嘘感叹,他的忧郁症就是这么来的,一八九五年进入多灾多难的快车道,向人们迎面袭来的全是和建筑有关的小道消息。老约翰家的房子幸亏还很坚固,还能勉强躲避风霜血雨的侵蚀和伤害,但外墙的坑坑洼洼让人见了心烦意乱,以为是有人在暗地里使坏。还能关严的大门质地出众,早年曾经受到行政长官的肯定。可门旁边的那些护栏就没什么好运气了,进进出出的人随手扔点东西,便足以酿成一次天大的事故。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精气神,他的虚伪做作的为人,都像一面质量上好的镜子,毫无疏漏的照出他相反的那一面。虽然镇子里也不乏聪明睿智的人物,但要想巧妙的为老约翰勾勒一幅维妙维肖的画像,简直比上天入地还要叨扰人心。他早年的一表人才,过去岁月的风光无限,如今一一的化作无所畏惧的鲁莽,使老约翰更加的相信自己在取悦人心方面的能力。

他的肥厚的双耳依旧在晃动不停,如同伸直脖子的长颈鹿,因为够不到目标而在使尽全身的气力。绵延一圈的络腮胡须修剪得极有章法,已经有好长时间变成附近理发店的理想标记,老约翰甚至为此洋洋自得,对下巴关心的程度开始与日俱增,由此可见外界的所谓鼓励是何等的重要,连心气十足的人也会陶醉在如此虚假的恭维话里,变得越来越不堪一击。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不高兴的哼了一声,表示对她的无礼实在难以忍受,可娇滴滴的纳迪娜依然故我的横躺竖卧,用力将亨利的床压出了一个凹下去的大坑。这时室内才开始真正发生了骚动,平心静气的安娜无法忍受女儿丢她的脸,而她的丈夫也埋怨纳迪娜娇生惯养的过去。一语不发的亨利没有继续发作,他知道适可而止的价值,同时也明了什么才是不偏不倚的分寸。一直没有吭声的波尔发现气氛压抑得厉害,就灵机一动,甩动兰花指面向樊尚。

“能说一说你那里的见闻吗?有什么新奇的人和事没有?”

接到行动指令的樊尚立刻进入自己的角色,他从前就是马戏团的演员,如今干老本行依然会迅速的进入那种无比亢奋的状态。他首先嗯了一下,目的不言自明,何况他早已得到波尔的暗示与肯定。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正在苦思冥想,他的状态从来都是这样,自顾自的在黑暗的世界里爬行,旁边的护士和卡拉瓦焦简直形同虚设,他不喜欢他们,只愿意在需要的时候才摸一下哈纳的手。

卡拉瓦焦也讨厌他,一个扒手与一个圣徒无法迎面相遇,无法碰撞出激情的火花,这不仅是遗憾,同时也证明圣徒的清贫和一无所有。

卡拉瓦焦唯恐对他避之不及,他远远的打量他,那种古怪的表情被倒映在河边,一起一伏的河水逐渐扯碎了扒手苍老的脸庞。哈纳在无聊的时候会来到河边,她对河流也充满了由衷的敬意,有时这种敬意会贻害无穷,会把错误的秘密透露给那些心存侥幸的人。我们只能说哈纳是位涉世不深的姑娘,她受到的教育决定了她后来的成败。她在多伦多的学校里接受老师的指导,毫不客气的将希特勒称作我们的敌人。

 

 

模仿三毛的风格

 

 

我和姑卡走到了路边,来一辆车就一起挥起手臂,示意司机我们要搭车。

在前三十分钟的时间里,一共过去了五辆车,前头两辆是满载着帐篷和消暑用品的货车,驾驶棚里面全挤得满满的,那三个人看我和姑卡拼命的摆手,根本就没停,哈哈大笑着把车开过去了。

随后又接连开来了一辆家庭小轿车,一辆出租和一辆敞篷的旅行车。

家庭小轿车里坐了一家三口,爸爸很年轻,是个金发碧眼的欧洲人,女的是个美丽的沙哈拉威女性,在沙漠里看到欧洲人和沙哈拉威人组合的家庭是很少见的,因此当我一见到他们,脸上的表情马上僵住了。

那个欧洲男子停下车,打开窗户问我们有什么事。

我呆呆的立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司机见自己这副痴呆的模样,就转过脸去问姑卡。

姑卡一向是不怕生人的……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综合楼背后有一个缓坡,低矮得如同一座毫无新意的丘陵,几大株灌木见缝插针的生长,或快或慢的阻碍着远方沙丘的流动。有时一只鸟飞来,不无遗憾的吓退了所有晒太阳的爬虫,被风扯动的枝条抽打着对面的残枝败叶,卷起的气流莫名奇妙的冲进路边的学校。丘陵表面的黄土颜色暗淡,证明这里的雨水充沛,一年四季的光照分配合理,没有恶意的那种陷害与竞争,祥和的氛围笼罩住黑色的污泥浊水,胆小的苍蝇一次次的离开,又一次次的麇集。一具啮齿类动物的躯壳结满了蛛网,里面的空洞反反复复的被蚂蚁啃噬,被风雨冲击。片片浓密的绿荫犹如涨潮的海水,一点点的漫过杨树的枝头。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