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十九岁的时候去欧洲(一)  

2014-03-31 07:5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十九岁的时候,曾经被家里硬性给派到了欧洲!

虽然自己后来是那么狂热的想移民国外,但在当时,却一直想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隐士,一心一意躲在家里去终老一生,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马上就呆住了。

“我不去,我——我有——有——有口吃。”

我确实有口吃,而且还很严重。记得小时候有年过春节,爸爸师傅的二儿子夫妇来家中作客,妈妈明知道我说话十分费劲,还是固执的的让我去给人家拜年,我站在屋中央,犹豫了半天,最后实在说不出来话,只得双手一拱做了一个揖,这件事后来被当成笑话传了很多年。

现在我一看父母要强行逼宫,横竖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的老毛病当面亮出来,看他们能把我怎样。

父亲见我的死脑筋转不过弯,就说:“你说中国话不行,说英语不是很流利吗?另外荷兰和比利时有很多人都说英语的,你过那边去,交流完全没问题。这次机会十分难得,先到荷兰住七个月,然后再到比利时半年,以后我再给你办个邀请函,弄个工作许可,你在我们的公司工作,干几年就能移民了,你王叔的孩子不是这么办过去的嘛。”

王叔是爸爸的同事,平时经常到我们家来,他的儿子比自己大五岁,前几年就被王叔给弄到比利时去了,前几天听说已经办理了永久移民。

我在班上的人缘特别好,闲着的时候,家里几乎天天不断人,不是初中同学来,就是高中同学来,恰巧今天来的是职高的同班同学祥子,他在边上听我和家人争论了半天,见我居然还一百个不愿意,立即嘿嘿的说道:“大春,这么好的事你不去?你再不去那我就要去啦!”

我这个人做事一向没有任何主见,无论干什么都听同学和朋友的,对父母的忠告反倒是常常置若罔闻,现在看到祥子脸上那种羡慕至极的表情,一颗顽固不化的心又慢慢的活了。

“嗯,那我就去看看吧,如果到时候不适应,我再回来。”

我给自己留了充足回旋的余地,这件事就算正式定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马不停蹄的开始办各种手续,等到临登机那天,已经是夏至的第二天了。

那天到机场送自己的人可是来了一大堆。

别看妈妈当初恨铁不成钢的那么骂过自己,当我真正要走的时候却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急忙去安慰她,告诉她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让她不要为我担心。可当我刚转身和祥子去打招呼,我妈妈就小声地对一位阿姨说道:“他这么窝囊,到外国了还不被人给活活欺负死!”

我装作完全没听见,故意扯着嗓门和祥子他们说话。祥子为了给自己送行,今天特意领来了一大群的高中同学,毕业以后,这还是头一回聚了这么多的同窗好友,另外初中的同学也来了几个。

和我同机的爸爸的那个同事也姓王,是技术部的工程师,爸爸把我托付给他,麻烦他一路上费心多照看照看我,然后又苦口婆心的嘱咐了自己几句,内容无非是一切谨慎,对人要热情大方,见着公司里的人嘴甜点,如果遇见外国人则要不卑不亢,千万不能给他丢脸等等,完事他说过两个月他也会飞过去。

我十分平静的听着父亲训话,感觉自己真是怪怪的,一开始还寻死寻活的不愿听从父母之命,但到了改变心意的时候,却又一反常态的变得非常从容。

我再也不考虑那些相当可怕的与外国人打交道的后果了,和送别的人挥完手就上了飞机。

在飞机上一路无话,到了阿姆斯特丹的机场,时间恰恰过去了十个小时。我才从悬梯上出来就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天哪,原来荷兰也这么热!”

荷兰和中国一样,这时候也是夏天。我坐在公司派来接站的车里,听着那个王叔和别人谈话聊天,眼睛不住的望向窗外。

爸爸所在的公司是搞外贸的,是一家规模非常大的私营企业,总裁和爸爸是初中同学,所以爸爸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准备利用现有的人脉关系把自己弄到国外去,对此我早就明白,原本就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嘛,人人都懂的。但我唯一担心的是自己这种入门级的隐士性格与欧洲文化的冲突问题,假如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我真的不知道还如何在西欧呆下去。

可过了几天,自己当初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出现,我不仅和中国人相处的很好,而且还意外受到几个外国人的称赞。这几个和公司有业务往来的老外一共是四个人,三个荷兰人,一个法国人。他们看见我在公司驻荷兰的总部里忙前跑后,表现得非常积极,就好奇的向公司的经理打听我的情况。

公司的经理姓张,戴着一副小眼镜,为人聪明机灵,知道我爸爸和总裁的关系十分特殊,就自作主张替我吹嘘了一番。“他呀,是国内的一个高中生,属于那种早慧型的天才,别看是高中毕业,却比大学生还出色,公司要重点培养他,目前正在实习阶段。”

那三个荷兰人里边有个人高马大的女性,头发是红颜色的,一张嘴就会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她好像对我特别感兴趣,只要一来公司,看到自己了就会过来搭话,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上半天,谈些有关于中国文化的问题,至于涉及到个人隐私的事情她倒是从来不问。

那天张经理把我的情况介绍完以后,这位叫戴安娜的中年女性马上说道:“冒昧,我现在有一个提议,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说出来?”

张经理客气的伸出手,“不要客气,请讲。”

“我有一个女儿,正在上高中,她很喜欢中国的文化,像书法和剪纸什么的,我想请这位实习生去教教我的女儿。”

戴安娜说完先看看我,然后又把探询的目光投到张经理身上。

张经理转过脸问我:“小白,你看怎么样?”

“我——行。”箭在弦上,我没有多想,就把它给发出来了。

事后却出了一身冷汗。

“天哪,我有口吃,这一点怎么没有想到。如果到时候说话口吃了,那不给中国人丢脸吗?”不过自己已经答应人家了,现在反悔结果恐怕会更糟,所以我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当上了传授中国文化的老师。

我的这个学生叫小戴安娜,头发居然也是红色的,目前上高中一年级,个子比她妈妈还要高出一截,我如果正视前方,恰巧可以看见她的眼睛。

小戴安娜几乎对什么都感兴趣,我每次到她家去教课,都会被她纠缠个没完。

“老师,你能不能教我写一下中国字?”

“老师,你会中国的武术吗?”

“老师,汉朝的开国皇帝是刘班吗?”

小戴安娜在学校学过一段时间的汉语,正经的时候她会用英语和自己交流,一旦身心放松了,就会得意的从嘴里冒出一两句搞笑的汉语来。

“不是刘班,是刘邦。”我连忙哭笑不得的纠正她。

小戴安娜的爸爸是位画家,家里挂满了他五颜六色的油画作品,赶上我教课的那阵子他去法国写生,我就趁着休息的间隙欣赏起西方的这种艺术。有时戴安娜女士回来得早,也会客气的和自己聊天,我彬彬有礼的坐着,她问一句我就慢条斯理的答一句,口吃的老毛病便在这种闲适的氛围中被巧妙的遮掩过去了。

我教了一个半月的中国课,非但没有被人发现有口吃,感恩的戴安娜还兴师动众的到公司里去表扬我,说我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中国文化传播者。这些事都被公司的人告诉了爸爸,然后爸爸又告诉了妈妈,他们两个人都感到非常高兴,在一次通电话的时候还特意提到了这件事。

我教小戴安娜学习中国文化有具体的课程表,这个教学的进度是三个人坐下来仔细研究过的,今天教什么,明天教什么,标示的一清二楚。

荷兰的中学和国内的不大一样,学生的课业十分轻松,每周休息两天,剩下的五天每天上午学习,到了下午学生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有的学生在学校里查资料,有的学生温习上午刚学过的功课,还有的就在学校的体育馆打球和游泳。这种环境下教育的学生往往多才多艺,小戴安娜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不仅会说三国语言,而且还是校队的排球队员,有一回她甚至拿出代表学校参加国内校际排球联赛获奖的奖状让我看,我惊讶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更让自己惊讶的是,有回小戴安娜骄傲的说她爸爸会六国语言。

“会六国语言?”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把面前的小戴安娜吓了一跳,以为我要吃了她。

“是,是六国语言,而且都挺熟练。”

小戴安娜肯定的点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