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12-22 19:1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走得很慢,他不慌不忙的动作引起自己的好奇。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一点点线索,一次难以逃避的大麻烦。我甚至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哈桑,你在干什么,你就不能等我一会吗?”可是我的要求并没有得到他的承认,他只是摇摇脑袋,接下去发生的事用不着再担惊受怕,因为拉辛汗走了过来,拉住我的手开始问寒问暖。“你觉得怎么样,阿米尔?”眼泪含在眼眶里,未能滚落而下算是一次小小的奇迹。我充满感激的朝他颌首示意,他是自己的叔叔,爸爸的朋友,亲如兄弟的交情,我作为旁观者能够深切地感觉到这一切。拉辛汗可是看着我长大的,他给我买的东西被自己整旧如新,他做过的那些往事依然历历在目。有时候我还会这样想:“假如拉辛汗是我的爸爸,那么结果又该向怎样的方向去发展呢?”这种假设自然无法成立,爸爸就近在眼前,他的严厉面孔使人联想起母亲的慈爱。我非常难受的躲开他的目光,悄悄的在窗户底下捉迷藏。

 

哈桑走得很慢,他好像在故意气自己,扭动的臀部成为一个若隐若现的标志。这时正是六月的一个夏日,头顶的太阳散发出无比灼热的能量,我一边擦汗,一边抱怨着哈桑的目中无人,我差一点就要张嘴骂他。前方的目标遥远得难以形容,我每迈一步都要诅咒一下哈桑,他是那么的不可捉摸,脾气古怪得出类拔萃,在高级住宅区一带还找不出第二个如此鲜艳的兔唇。“你累了吗,阿米尔少爷?”转过脸的哈桑在问自己,他的表情还带点搞笑的意味,我的心一沉,装作十分客气的加以拒绝。我还不累,还能经受住这种轻量级的考验,我们还是接着往前走吧。我在背后的小动作接连不断,时而皱眉梢,时而又美滋滋的张大了嘴巴。十点过去一刻,我们俩终于到了那个所谓热闹非凡的地方,一家外观破旧的电影院。爸爸说这是喀布尔历史最悠久的建筑,内部的装潢完全是老国王时期的那种古朴风格,十二排坚固结实的靠背椅赫然映入哈桑的眼帘,他的感受想必会无比独特。

 

哈桑走得太慢,我不耐烦的朝他大喊大叫,他的反应居然会慢的出奇。“没什么,不必着急,阿米尔少爷。”那种呵呵的笑声似乎传染到了自己,很快,很快的,我就开始进入临战的紧张状态,一个新的角色悄悄诞生。现在该轮到我得意了,我冲哈桑做鬼脸,哈哈大笑,用力将手中的包裹甩给他。这是他的活计,他应该毫无怨言的接受。天气热得有点反常,后边的行人接二连三的涌过来,还有那几辆行驶缓慢的汽车。在喀布尔的富人区,经常能见到这种半新不旧的车辆,随意的被车主扔在马路的旁边,前头的车轮压进松软的泥土中,使得局部的地形陡然间发生变化。这不是我爸爸停车的位置。我不满的向哈桑发牢骚,让他快点给想个圆通解决的办法。哈桑小声答应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针,又从挎包中拎起一团脏兮兮的黑线,意外的把它扔给自己。他在用最古老的办法来考验我,我不妨把挑战书接过来,果断的将锋利的剑尖刺向一无所有的墙壁。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别无选择的地理位置,极不精确的定义,用夏朗德的土语来描述都稍嫌过分·,更别说是巴黎城里的大人物,带着当今国王陛下的隆重恩典,预备在法国南部挑几个沉默寡言的典型,外表最好邋遢不堪,粗俗的谈吐能够吓走心事重重的挑衅者,能在小地方树立起前所未有的威信,将巴洛克建筑的风范完美的融入到教条中去。这样一来,我们的主人公当仁不让的变成缩头乌龟,老实的躲进自家的厅堂,不认为打扫卫生是十恶不赦的俗务。他的动作规规矩矩,显得十分老成的面孔其实是后天的胆怯所致,从来没有什么出乎意料的念头,他的一生平静得几乎没有任何特点。在这幢得天独厚的房子里,卧室和厨房的结合从来就不缺乏闲言碎语,中间的过渡地带成为个人引以为荣的所在,一种独特的象征,小走廊的壁画栩栩如生,那上面突出刻画了路易时期的英雄人物,一系列光鲜亮丽的高大形象,经过多年烟熏的艰巨考验,如今油彩剥落的缺点已经得到了克服。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一生的凛然正气,无从发泄的欲望早就得到外界的公认,一些善于阳奉阴违的家伙偏偏要在这一点上嘲笑他,说他的健康肤色其实得益于日常的精心保养。可了解内情的邻居却不这样认为,只要牵涉到那些具体的秘密,百无聊赖的市民就会原形毕露,从嘴里冒出不三不四的俏皮话,仿佛在竭尽所能的埋汰老鳏夫,实际上我们的主人公手头吃紧,把得严的嘴巴又变成流言蜚语的拦路猛虎,让造谣生事者看着心慌意乱,觉得老鳏夫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即便他身上的缺点多如牛毛,老年斑密布的手掌放的不是地方,最后也不会对结果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一双蹒跚而行的皮鞋有资格进入夏朗德的博物馆,但意志坚定的老约翰先生一点也不认为自己寒酸,他的仪态安详得近乎天真,原来的慈眉善目如今已上升到无坚不摧的境界,好在他这个人进取心不强,平时嘻嘻哈哈的本性无非是在履行作为主人翁的莫大职责,稍微上挑的眉弓压迫着皱纹纵横的眼角。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没有任何准备,他只能对着樊尚微微一笑,露出虚伪做作的一面,借此衡量下报馆工作人员的应变能力,想再趁机看看他个人的谈吐是否自如流畅。本已放低了姿态的樊尚尚未察觉到大记者身上的变化,从进屋的那一瞬间开始,他就彻底放松了自己紧张的精神,乐观地以为民主阵线一定会在下星期召开。胜利的大会,旗帜到处飞扬,随风飘荡的不一定都是灰尘与污浊不堪的空气。展开想象的樊尚顾及不到亨利的烦躁情绪,也许他么俩个是两条注定无法交集到一起的线。后来波尔出来打圆场,巧妙的和客人说了几句话,将他一下子拉回到亨利的面前。“家里人还好吗?”波尔恰巧认识樊尚的母亲,和她从前在一个单位工作。她的儿子想必是她终生的骄傲和理想,没想到后来的发展有些超出预料,被解放的巴黎表现得有些过分狂热,那些民粹主义者的口号开始流行一时,缺乏内涵的思想填充着空虚之人的大脑,几个傻瓜振臂一呼,居然立刻引来一大群人的关注。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呼吸困难,他的面孔呈现出异样的青紫色调。护士呆在他身旁,彼此间的距离近的十分蹊跷。一段平衡关系的距离,成为可能的事物试图穿越这其中的空隙。卡拉瓦焦也感到莫名其妙,多少出于同情的心理,才促使一男一女结合得如此紧密?他搞不懂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袭来,像午后的凉茶能够沁人心脾。他缓慢的站立,一阵难言的隐痛如针扎般的真实,卡拉瓦焦来到了那两个人的附近,他想看看这一对拆不散的人,看看黑黝黝的英国绅士究竟何许人也。屋子里空气混浊,哈纳勉强守候在这个没有一丝清风的角落,手中拿的体温计测不出病人体表的温度。她发现了卡拉瓦焦,向他礼貌的点头,示意他可以走近自己。那是一种创造奇迹的两米。来自加拿大的男人忍住了内心的亢奋和快乐。他的面部表情有时会朝诡异的方向发展。搞怪的笑容容易引起护士的注意。基普的心领神会的确来得很快,他趴在窗台上,用一只右臂绕个圈子,在空中画个半圆形的图案。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在外面晒太阳,本来想晒完再进屋去的,可不一会看见一辆车驶来了,我就注意的观望,发现从车里下来的人很面熟,过一会才看出来是荷西的一个同事,我上前和他打招呼,他对我说:“嫂子,今天晚上公司加班,荷西不回来了,我来接你到我家去住,我爱人会陪着你。”我说不用了,自己已经孤独习惯了,那个人反复的劝我去他家,我坚决的拒绝掉了,后来他开车离开,我把门关上,又在床上休息一会,之后才起来去做晚饭给自己吃。晚餐是一块面包,还有一杯牛奶,我的胃痛十分厉害,勉强用二十分钟的时间吃下了它们。吃完我还没有睡意,只好拿起书继续去阅读。自己正在看的书是《骑鹅旅行记》,童年时最喜欢的一本书,书的封面已经破旧不堪了,荷西用塑料给小心的包起来,使它又变成了一本崭新的书籍。我那时很高兴,对荷西也表示非常满意。这本书后来又丢了一次,在我的仔细寻找下,在厨房的木柜子下边发现了它,我生气的质问荷西。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鼠目寸光的坏家伙,从来都以自己的获奖次数为荣,有点恬不知耻的向外人介绍他的过去,无比辉煌的瞬间,果断坚决的斩去头顶的乱麻,使原本头绪纷繁的事物重新得到有效清理。过早谢顶的现实令他惴惴不安,恐惧失败会重来的念头将阻碍其事业的进一步发展。两只小巧玲珑的耳朵被长发遮得过于严实,隐约显露出的耳廓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知道他境遇的家伙一定要在相貌上大做文章,无聊的说些不三不四的土话,武断的把他的未来与过去联系在一起。如果有目光敏锐的人准备一探究竟,悄无声息的进入他的内心世界,抱着种种邪念来和他交流所谓的情感,就会不出所料的碰到硬邦邦的南墙。他的大眼睛把所有人看得心慌意乱,细密的心思还将彻底瓦解那些笨蛋们的意志。一头蓬乱的黑发形成固定不变的模式,令外界感到诧异的形象再次获得夏朗德上下的肯定,一些毫无根据的闲话就此被束之高阁,仿佛一时间就出现了什么伟大庄严的奇迹。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