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12-17 17:3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那一刻没有来,这可不好,我偷偷在想。我还瞥了一眼沉默的哈桑,发觉这个淘气的家伙正在眺望着远方。好吧,一切就由自己来决定吧,既然我还有那么点不自量力。面前的景物不断地变换,汽车性能良好,谢天谢地,那个开车的司机竟然对他自己充满了自信。约定的时间是九点半,看样子还来得及。我往后靠去,舒服的躺在皮质的椅子上,两只眼睛渐渐眯成了一条线。到达地点以后,等候多时的拉辛汗迎了上来,他伸出双手拦住了我和哈桑。“你们好啊,两个无法无天的小家伙。”拉辛汗毫无顾忌的打哈哈,羞涩的哈桑不由得低下脑袋,只有我喜欢与比自己大的人沟通交流,我真的没有怯场。爸爸在湖边,他没有跟着一起过来,也许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可做。我们三个边走边谈,远方的湖水若隐若现,被风吹动的树林挡住了扬帆的游船。几个厨师打扮的人来来往往,食物的各种香味就这样飘进自己的鼻子。我有点馋了,咽了咽口水,还碰碰身旁的哈桑。

 

那一刻没有来,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我准备彻底放松一下身心,先给自己放个假吧,我记起来这是班主任说过的话。他当时骄傲的站在讲台上,手里拿着好几张期末考试的高分卷子。他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唯恐遗漏下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我是这一学期的第一名,冠军,爸爸的期望看来已经提前实现了。他曾经答应的那些奖品注定要归自己所有。汽车模型,电动玩具,一些做工精致的艺术品,早就大名鼎鼎的美国名牌牛仔裤。有一天他搂着我,非常高兴的把一张支票递到自己的手里。“去买些你需要的东西吧,这次随你的便,不要有什么顾虑。”我紧张的竖起耳朵,我希望他能把话讲得更加清楚。我计划和哈桑共同花掉那些钱!那么多,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天文数字。后来爸爸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他拍着胸脯,故意加重了说话时的那种口气。“放心,哈桑,这钱已经是你的了。”好,这我爱听,我就是一头思维简单的顺毛驴子。第二天我到银行办理业务。

 

那一刻没有来,我等得有点烦躁不安。这个不守时的哈桑,的确十分讨厌。我低下头玩起踩蚂蚁的游戏,为了度过一段难熬的时间,我不得不把皮鞋踢向隆起的黄土堆。一下,两下,三下,我能清楚的听到鞋尖与沙子的摩擦声。美妙的音乐,我只有这样去评价自己的内心感受,此时此刻,可恨的哈桑依然没有到来。九点整,自己正式决定立即出发。不能再等哈桑了,那个哈拉扎的少年,无法信守庄严的承诺,却还要虚伪的装作与世无争。我穿上那件皮外套,又把头发认真的梳理了一遍,从上到下的进行检查,直到确认自己的外表毫无漏洞可言,才大踏步走出了院子。大街上热闹非凡,我打了一辆出租,坐进去没多久,就对司机改口说:“我不去市场里,我要去老城区的中心。”上午爸爸说过要在那里为拉辛汗叔叔接风,也许大家到时都要在那个地方见面。破旧的车子在往前疾驶,骂骂咧咧的司机依旧面色不改,我皱紧了自己的双眉,心想他如果再这样自己就要当场发作一下。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对于夏朗德的平民而言,充其量就是巴洛克格调的翻版,毫无价值的外墙和地皮差异不大,表面的涂料脱落严重,显得气魄狭小的壁画已经成为没落与衰败的象征,除此而外的优点也是乏善可陈,大多缺乏严格的事实依据,到最后往往变成聊胜于无的笑料。可我们的主人公兀自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一点也不知羞臊的和他们谈论上个世纪的风俗习惯,谴责鄙陋肤浅的道德对建筑界的巨大影响。高大的院墙围成不规则的圆形,里边的情况复杂得难以想象,多少出于同情才大胆发言的邻居看不见房主人的幸福生活,不清楚老鳏夫的城府深的不着边际,还以为他笑容可掬的大脸气色绝佳,肯定是意外的受到巴黎达官显贵的垂青,如此一来,昔日的风光无限势将长期延续下去,院子里的植物还将一如既往的茁壮成长,既不必顾虑左邻右舍的感受,也不必随风倒的前后摇摆。黄土层累积叠加,到房屋前就会戛然而止,正常的前进受到了铜墙铁壁的阻击。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从来都不知悔改的头脑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两只拿不定主意的眼睛光芒闪烁,外行人经常笑话的缺陷与时俱进,那帮暗地里下绊子的家伙想象贫乏,一定猜不到老鳏夫为何有这种藐视一切的底气。也不大清楚我们的主人公来历怎样,究竟为什么才落户在法国的南部,将好大的事业扔在经济萧条的夏朗德。他的大长脸皱纹寥寥,白皙的鼻子足以被当成美容学的教材,一副无所畏惧的身板似乎想要说明点什么,但天长日久的考验压得他喘不上来气,到后来只好暗气暗憋,不计划再兴师动众,不想在本乡本土掀起毫无结果的惊涛骇浪。他的业余时间长的无穷无尽,一天十二小时他仿佛消受不了,一会兴奋一会恐惧,垂头丧气的接受几个家庭妇女的赞美,极为坦诚的暴露自己的实际年龄,开诚布公的向大众敞开宽广的胸怀。对于偶尔的冷嘲热讽,老鳏夫自然要表示相当的重视,诚惶诚恐的提及五官和皮肤的具体保养,话里话外的用意直截了当。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对波尔微微一笑,拿着书本直接上了汽车,临开动之际才说了一句“再见”。望着消失在人流中的越野,毫无准备的波尔禁不住叹了口气,她想步行回家,吃完饭,把一应的琐事处理完毕,就到安娜家去消磨下午的时光。近段时期她有些魂不守舍,不清楚是什么地方出了毛病,为了确认一下自己的感受,她计划和妇科医生进行一番富有成果的长谈。假如安娜到时能给出一两条可行性极强的建议,那么她将毫无悬念的加深对罗贝尔一家人的认识。回到家,用钥匙开门,一连串衔接紧密的僵硬动作,使波尔的心理再次遭受到了重创。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亨利一反常态的表现让她看不到自己未来的希望。目前她只能得过且过,还不能对安娜详细讲述家里的情况,不仅是怕多嘴的妇科医生走漏风声,而且还顾忌到大记者的危险处境。民主阵线联盟面临着解体的那种窘境,报馆的经济状况也在朝着非常恶劣的方向发展,现在能听到的几乎都是坏的消息。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阖上了眼睛,其实那只是阖上了眼皮而已,他的身体状况丝毫不见好转,并且护士的预感也验证了那种危险时刻的到来。有一天护士走出了别墅,外面天气的好转促使她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她想在花园里寻找一种具有医药作用的植物,她希望自己能够达到这个目的。花园的土壤松软无比,一些晒太阳的昆虫懒洋洋的钻出了自己的洞穴。它们朝着太阳的方向垂下了翅膀。哈纳继续注意观察,她发现一棵大丽花的根部情况异常,她喊来了卡拉瓦焦。“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卡拉瓦焦没有听哈纳的描述,他径直蹲下身,把鼻子凑近一个锈迹斑斑的铁器。这件古怪的玩意有一半埋进土里,另外的一半斜着伸出去,在空中诡异的与矮牵牛的枝叶搭在一起。他觉得不可思议,因而更加的紧张起来,如此简单明了的事情,却在下午变得纷繁复杂。两个人的意见逐渐趋向于一致,这是一个十分良好的迹象。卡拉瓦焦把手压在铁器的边缘,阵阵凉意快速的沁入他粗糙的肌肤。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出去玩,自己一个人无拘无束的到镇上去。到了镇子的西边,发现那里有许多人在看什么,我好奇的插进去瞧,可外围的人太多,我无论怎么挤也无法近前。到后来我灵机一动的喊道:“警察来了!”许多人听到警察两个字全都吓得转身跑。我得意的往里面走,发现地上有个人坐在那里,长得不仅不好看,穿的也不是太好。他一句话也不说,嘴巴闭的非常之紧,脸颊上还有块血迹。我好心的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他不说话,只是把手指向肚子。我明白他是饿了,就把自己口袋里的面包拿给他吃,他接过去吃起来,狼吞虎咽的样子引得周围的人不住的笑。把这一小块面包吃完,他又把手指着他自己的肚子,我告诉他:“你等着,我给你买点食品去。”我来到一家商店里,看到柜台里有面包,拿出钱买了两个,回来时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我很奇怪的去打听,有人跟自己说道:“是警察把他给用车拉走啦!”我听完继续走向镇子的街道。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无人不知的市侩,自以为聪明绝顶,在言谈举止上难免不会暴露出自己的洋洋得意,况且目前的民风还是以金钱崇拜为主,即便我们社会的老好人们如何的用心良苦,恐怕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扭转局面,因此在一九九五年的年初,他依然的选择在家乡安身立命,把家中所剩无几的保命钱进行投资,竭尽全力的打扮笑容可掬的容貌,以便能使自己的际遇与女人的青睐结合起来。他的小嘴巴巧舌如簧,倒也能令其声名广被,加上这个神情猥琐的青年志向远大,很快便在夏朗德树立起强大的那种标杆作用;万民辐辏的现象倒不能太说明问题,反正在法国南部的平民当中,一直流传的说法总是能和他扯上关系。也许是他太飞扬跋扈吧,一身紧随潮流的时髦穿着,上衣的风格显然要突出表现他第一无二的审美,两只矫健有力的臂膀时常做出迷人的小动作,健壮的腰肢,既不显得动人心魄,也难得有人会在这一点上大做文章,攻击他不会艺术的购买衣服,所以他在这方面也算是无懈可击。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