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12-13 17:3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楼上,我侧耳听见爸爸在大声说话,时断时续的回音正在随风飘荡,我不敢不承认那是一种诡异的现象。在八月的喀布尔,你能遇见的事物简直无奇不有。我呆呆的躺在床上,计划明天就到可儿卡湖去游玩。我已经和爸爸打好了招呼,我希望他开着那辆威风的越野到达目的地。另外我还嘱咐他不要带上哈桑。这一次自己大胆的说了句实话,我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他的一举一动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是吗,这就是你的意思吗,是不是这样,嗯?”我迟疑了一下,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可惜爸爸无法深入自己的内心,否则他一定会恶心得要吐。人心隔肚皮的好处就是多,我准备继续报复哈桑。我又滔滔不绝的谈起来,即使不是有意,也是无意的伤害到了哈桑。我十分露骨的求爸爸放弃掉他,他不是你的儿子,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仆人,如此简单的道理,最后的结果自然不言自明。爸爸点点头,看来自己这回已经大获全胜,被留在家里的是哈桑,我差点没因此笑出了声。

 

楼上,一排排旧栅栏被随意丢弃,繁杂的景象令人提不起半点兴趣,爸爸又赢了。到了下午,他风风火火的跑进卧室,用少见的音调呼唤着自己的名字:“阿米尔,怎么样,你觉得今天的事情?”吞吞吐吐的问询,丝毫也理解不了的中心意图,为了不致使他扫兴,我还不能当面去顶撞他。我敷衍着露出勉强的微笑,十分尴尬的打量着他。爸爸的西装旧的不成体统,和阿富汗的大户人家相差巨大。可他总是这样来搪塞自己,“我嘛,不需要什么崭新的衣服,这你是知道的,哈哈。”如是而已,他一贯这样,有点大男子主义,也有点无关紧要的小脾气。过了一个星期,他把阿里叫到书房,命令他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把院子打扫干净。爸爸告诉阿里这就是他的职责,那种不容置疑的口气来得快如闪电,我真怕阿里会支持不住。发完火的爸爸走了,钻进那辆汽车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他要到拉辛汗家洽谈生意,最近他忙得不可开交,连必须做的祈祷也给省略掉了。

 

楼上,兴奋的拉辛汗正在手舞足蹈,他的皮鞋踩着从伊朗买来的地毯,一种难以形容的沙沙声传入自己的耳朵。他们俩在干什么?我的好奇心上来了,放下手中的书本,起身走出房间,蹑手蹑脚的开始爬上楼梯。二楼的缓步台有扇窗户,小得十分可怜,一缕明亮的光线穿过它照在地面上,我看见自己的裤脚在闪闪发亮。走进二楼的走廊,从书房传出的声音越来越多,我小心的挪动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希望能与拉辛汗叔叔不期而遇。我一点也不想掩饰自己对他的好感。门被我轻轻推开,一阵难闻的烟气扑面而来,书房中的灯光简直能晃瞎你的眼睛。坐在最里边的爸爸瞥见了我,马上挥手让我过去。“快过来,阿米尔。”他这样说着,一边腾出右手,把桌子上的几块饼干递了过来。我连忙说声谢谢。我们父子间就是如此奇怪,有时亲如一家,有时又疏远得像陌生人。才跳完的拉辛汗也凑过来,重重的在自己肩膀上拍了一下。“嗨,你还好吗,阿米尔?”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大约在一年前才得到公众的承认,正式被纳入夏朗德的地方风物名录,堂而皇之的在纸面上替老鳏夫光宗耀祖,可背后的种种手段无法讲解清楚,因而有些旁观者才刻意的打造声势,说些不痛不痒的风凉话,幼稚的以为房主人意志薄弱,即便不能败走麦城,最后也将会受尽聪明人的嘲弄。他的那些私产实在无足轻重,料想也不会激起外省来客的贪欲,从中既能窥探出个中的秘密,借此发觉这个老家伙的肤浅城府,觉得他确实稀松平常,难以飞黄腾达的命运总是依附于时起时伏的潮流,假如我们的社会果真就这样一成不变,那么他的际遇想必将变成左邻右舍的笑料。从正面进行端详,巴洛克风格的建筑恢宏壮观,大气磅礴的装饰的确敢于横刀夺爱,殊不知这全是设计者的巧妙安排,最初的草创阶段万事从简,我们主人公的祖上非同凡响,为了不使子孙后代倍感麻烦,他煞费苦心的在各个房间里周旋,大力的把自己的思想灌输给那帮见钱眼开的工匠。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毫无成见的心胸足以包容夏朗德全部的流言蜚语,但可怕的是左邻右舍偏偏又不领情,总是横生事端的来打压老鳏夫的声势,说他自命不凡,两只大眼珠子圆得非常可笑,一个大脑壳社会观感不佳,普遍得不到认可的头发不伦不类,既不算白又不算黑的现实使其看起来形同枯槁,皱纹密布的区域大同小异,在脖子的底下,也就是临近肩胛骨的那个地方,伤心绝望的人一定会眼睛一亮,自认为终于寻觅到恰如其分的替代物;鼻子的形状与被拉直的陀螺颇有几分相像,鼻翼两侧的肤色白得发亮,善于洞察人心的智者就从这方面入手,经常指桑骂槐的埋汰老鳏夫的一切;瞧那顾盼流连的眼神多么趾高气扬,缺乏深厚人文底蕴的根基,令顾盼自雄的老约翰时时的叫苦不迭。流露着贵族意识的大脑中枢明显发展失衡,难以协调的左右手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动作笨拙僵硬,异常传神的描述可以作为外界鄙视他的佐证,一种别无选择的突破。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低下了头,和樊尚一早上的争论毫无什么结果,他为此开动的脑筋看来纯属多此一举。大记者愤愤的瞥了对面的家伙一眼,发现他端着本畅销小说,正把思绪沉浸在精彩的故事情节当中。一个意志薄弱的懦夫,从来都不把世事的变化太放在心上,他之所以要在巴黎的报界生存,完全是出于那种混口饱饭吃的狭隘心理。最自然的基本法则——亨利鄙夷的说出一连串的法语单词。外面的阳光破窗而入,几个坐立不安的人大概准备起身离去。多情的波尔注视着身边的亨利,她细腻周密的心思也许只能一分为二了,这是目前最能迎合社会公众的好办法。然而急匆匆造访的安娜破坏了这种和谐安逸的气氛,她的丈夫未能和她一起莅临,多少会激起在场众位宾客的愤慨。许多年以来,凡是对这对夫妻稍加留意的人都会看出此中的端倪,及时发觉到罗贝尔脸上日渐加深的皱纹,说明伟大的作家其实也经受不住无情岁月的摧残。他加速衰老的身体似乎无法证明什么。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人有点心慌意乱,他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远处的护士正在拨弄着地上的青草,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近距离的观察对她很有好处,多少出于嫉妒的心理才公开批评基普,指责这个工兵微不足道的错误。那是冉冉上升的朝阳,为了普照大地
才跃出东边的高山。我们要花费不菲的金钱赢得别墅公民的认同,区区四个,一段奇怪的邂逅,在午后的悠长时间中,许多有意义的事物正逐渐失去与外界的联系。哈纳觉得累了,她慢慢地起身离开杂草丛生的地方,她看到别墅里人影晃动。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迫切的需要是唯一快步前进的理由。他离目标越来越近。不是她,而是卡拉瓦焦。他手里拿着一块干面包,口袋中斜插这一瓶水,干净的水,比迫切的需要更具有无法抗拒的诱惑。一瓶水,波浪起伏,在晃动的水平面上我们看到了海。哈纳走近卡拉瓦焦,伸出了自己的左臂。“你要做什么?”她在问,卡拉瓦焦苦笑着摇头,他为了解释一下才拧紧了黑色的眉梢。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我在外面买水,买完我把水桶独自提回去,每回我都是自己往家里提的,没有人能帮忙。我缓慢的往家中走去,中午的大太阳热得使人十分难受,我身上的汗水流的很快,一条条的在身上形成了醒目的痕迹。但自己顾不上这些了,我的两只手轮流着换,这只手提一会,再换另外的一只手来提水桶。家一开始只是个小点点,后来才逐渐的清晰起来,一步步的挪动着前进,过了半程,我不得不休息一下,再重新往家里走去。走着走着,从后边来了一个人,用手在自己后背拍了一下,我艰难的回头去看,发现是姑卡。我求她帮我提一会水桶,姑卡答应了,伸手接过水桶和我一起走。到家了,我打开进去,门打开着,却不见姑卡进来,我十分感到奇怪,回头往外看,只见到一个小黑点在慢慢消失掉。我知道她自己回家去了,就把水桶里的水倒进水缸。做完了这一切,我累得不行,颈椎又隐隐作痛,只好平躺在床上,闭目开始休息。过了一会,我又起来。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无法无天的鬼家伙,总能在合适的时间找到最合适的人,然后将自己的才华通过眼皮底下的倒霉蛋发挥出来。也许有人攻击他这是借题发挥,故意把毫无见地的想法强加于人,背地里再干些瞒天过海的把戏,以丑为美的去吹嘘那几种乏善可陈的手段,可活生生的现实自然将扭转外界对他的恶劣印象,使夏朗德的平民社会风波不断,从此国无宁日的把柄牢牢的握在他的手里。但幸运的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还是能够挺身而出,为了别人的利益而甘愿去和他刀兵相见!他的大嘴巴绒毛过多,不过还没有哪位女子敢于斗胆就近观察,令他抑郁寡欢的厄运接二连三的袭来,意外加重了他自身的无穷压力。好在他这个人皮糙肉厚,平时又吃够了油腻腻的山珍海味,原本就见粗的身体越发的臃肿肥胖,被肉体撑开的西装有点惨不忍睹,打得不是地方的领带形同一条上吊的绳子。其他部位的肌体也罕有什么光鲜亮丽之处,裸露的手臂黑得流油,修剪整齐的指甲参差不齐。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