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12-10 18:0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没有说话,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那种老样子,毫无时间观念,总想利用早晨那点时间去睡大觉。我好几次催促他,不停的用鞋尖踢他的大腿和臀部。那个疲倦的哈拉扎少年竟然毫无知觉,他的嘴巴红得发紫,但我明白那是大病来临的先兆,可阿里却迟钝的说那十分正常。“没什么,阿米尔少爷,你不用担心。”这时阿里正收拾室内的卫生,他一边缓慢的移动,一边抬头打量着自己。我被他看得有点莫名其妙,只能扭过脸去哼哼歌曲。这个讨厌的阿里,和他儿子一样缺少教养。有一天我甚至找到爸爸,委屈的向他诉说着这一切。我希望他能有所行动。然而爸爸暧昧的态度与阿里的糊涂颇有几分相像的地方,都是父亲,都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都有一个年纪相仿的儿子。“阿米尔,你给我闭上嘴巴吧!”他愤怒的望着我,好像我已经触到他做人的底线。我非常紧张的道歉,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放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后来爸爸出去了,走出房间时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哈桑没有说话,他的态度让我大吃一惊,我摸不清他的底牌,只得像周瑜打黄盖那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隔天中午,自己刚吃完饭,急冲冲的阿里就跑进来问:“阿米尔少爷,老爷在大发雷霆,说你总让他操心,不知你清楚这件事吗?”我说我没有,我对自己的平静感到十分意外。但从前的我可不是这样,连哈桑也说我一遇到麻烦就惊慌失措,就会尴尬的涨红了脸,几分钟也不敢说出半个不字。阿里出去了,等他的身影一消失在阴暗的走廊中,我马上离开了卧室,弯着腰经过爸爸的书房。书房里声音嘈杂,大概有两个以上的成年男子在激烈争论。我原地站立,两只脚交叉在一起,非常警觉的窥视着书房内的变化。开始传出来的是拉辛汗的怒吼,接下去是爸爸的厉声呵斥,他们俩大概在针对着同一个人。那一个人是谁呢?真是莫名其妙。这个家里竟然会出现不受欢迎的客人。以爸爸的火爆脾气,他一定会把那个家伙给打得半死!后果相当严重。

 

哈桑没有说话,我无奈的瞅着他,看到这个哈拉扎少年面色阴沉,紫红色的兔唇正在闪闪发亮。过去了几分钟,一切又恢复了正常。两个人开始谈笑风生,我拿出一块面包,客客气气的递到哈桑面前。我喜欢观察他接受施舍时的样子,有点难堪的扭捏,还有点跃跃欲试般的冲动。我只能这样去鼓励他,“勇敢点,哈桑,这已经属于你的了。”他没有回答,接下去是半个小时的沉默。那块面包就放在桌子上,放的功夫越长,自己就会越觉得进退两难。这是怎么回事?哪个聪明人会容忍如此不识抬举的仆人?到最后我气得抬腿走出房间,在走廊里来回徘徊,新买的皮鞋把水泥地面震得咚咚直响。毫无疑问,在自己和哈桑之间,已经出现了一条人为的鸿沟。为了尽快解决这个新问题,有天晚上,我趁爸爸不注意,悄悄的把阿里叫到了一边。阿里当时正在洗碗,两只瘦小的臂膀保持着工作的亢奋状态,一行汗水从那张丑脸上流下来。“阿里,我有事要问你?”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早年还能引起行人的注意,大声喊来自己的诸多亲属,围着夏朗德的奇葩发通毫无见地的感慨,可到了如今革新思潮风起云涌的年代,各种奇谈怪论开始层出不穷,无法深入人心的肤浅艺术各领风骚三五载,动辄就让你花钱的买卖摇身变成时新的产业,借机冒头的私心杂念左右着平庸之辈们的行动,弄得深受影响的社会道德沦丧,从前的太平景象一去不返,好在我们的主人公意志坚定,在确认自己银行里的存款以后,就直接把修缮房屋纳入未来的议事日程,计划好了在身体康复后就立即展开行动。被外界轮番诟病的房子牢固结实,几百年历史的雕花窗棂首先映入眼帘,那上面的中世纪典故引人入胜,种种见不得人的细节实在肮脏的要命,平时懒得打扫卫生确实后患无穷,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灰尘,也能决定一次性命攸关的成败,将志大才疏的房主人死死钉在巴洛克风格的墙上。墙壁表面的凹痕验证了左邻右舍的正确观点。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一脸的无奈,完全得益于夏朗德的气候才怒目圆睁的双眼,从鬓角显露出来的衰老迹象,一根根黑色的长发倒是没有超越规定的界限,而右边凸出的颧骨似乎已与健康的肤色达成某种妥协。两只大手的骨节仿佛要突破皮肤的层层束缚,有时邻居难免要为此开些过火的玩笑,含沙射影的指责本故事的主人公不自量力,经常在常识上犯些不痛不痒的错误。这个自以为是的老美男子,总拿鸡毛当令箭的小镇居民,法国南部的水土一度将其搞得萎靡不振,但自从本地的长官锐意进行改革,他就一门心思的扑在容貌的修饰之上,不惜提前取出放在银行的存款,然后再腆胸叠肚的走进沿街的商店,大摇大摆的在柜台中间梭巡,顾盼自怜一样的去端详映在玻璃表面的倒影,来不及和老板娘说说笑笑,扭动的腰肢想必会引发营业员的丰富联想,知道他不仅好面子,而且还希望能与最漂亮的女人勾肩搭背。额头的醒目伤疤被脂粉填的过满,受到牵连的眉弓极不自然的上翘。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他料事如神的本事已经开始退化,了解陌生人的敏锐感觉恐怕也搭不上时代的末班车。事已至此,平时非常自负的樊尚没了往日的那种威风,他看到亨利皱眉就要这样想:“这个所谓的领袖正在进入他自己的衰败,可我们又该如何去接受新的困难与挑战。”为了验证一下自己观点的正确,他和安娜还交谈了一会,借此打听出一些内部新闻,明白了民主党的未来极不可靠。“你还能和你的丈夫作进一步的沟通交流吗?”妇科医生微笑着没有回答。也许他还没有做好应对所有磨难的准备,估计不足的弱点正在成为前进路上的拦路猛虎。昨天那蒂娜和他眉来眼去,皮笑肉不笑的告诉他自己家里的情况,说假如樊尚不嫌弃目前捉襟见肘的经济窘境,她完全可以接纳他成为这个家庭中的一员。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彻底终结的不一定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曾经陷入困境的安娜如今重新振作起来,笑吟吟的正式步入报馆的表演舞台。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躺在床上,均匀的呼吸开始变成舞蹈者的节奏,他希望护士能够附和自己的思想,假如这种思想足够伟大,那么他一定会活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护士看出了绅士的变化,即使一具活着的躯体黑得无法辨认,难以蠕动的嘴唇异常僵硬,她也不会抛弃他,抛弃掉这个学识渊博的英国佬。有一天,卡拉瓦焦找到哈纳,说厨房的炉灶无法正常使用,他希望她能做一个决定,希望护士会把做饭的任务交给他。前扒手想必对烹饪深有研究。在过去的烽火岁月,那些猥琐的爱国人士都在吃东西方面下过一番功夫,即使被德国人抓进看守所,卡拉瓦焦也在背诵着加拿大的菜谱。他觉得这就是多伦多市民的理想。莫大的荣誉,硝烟弥漫的世界终究将一片欢腾。卡拉瓦焦始终在憧憬。下午他是行尸走肉,到了晚上自动进入短暂的休眠,一夜的休息,第二天再起来,洗完脸,拿最廉价的牙刷擦着黄澄澄的牙齿,那是黄金固有的一种命运。他很善于自我解嘲,他是自己的主宰。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次我和自己的学生们出去玩,定下的地点在小镇的外围,那边是一处巨大的坟场,有许多的大石头,各种奇形怪状的植物,顽强的生长在路两旁的泥土中。我们一起去的人有十几个,吵吵嚷嚷的很是热闹,一路上引起一些行人的围观和注意。我们还随身带了许多吃的东西去,预备饿的时候就找个地方用餐。开始走的时候还有浑身使不完的力气,但等走到一半的路程,有几个人坚持不住,唉声叹气的求我给点休息的时间。我只得答应下来,坐了一会,我一看表,已经是十点半了,不知不觉的非常急躁,想让队伍快点到达目的地,便没命的催促她们快些起来。但意外的是她们并不想起来,还用脏话来骂我。我非常生气,拿起身边的东西往这些女人打过去,并没有看看是什么东西。这件东西打在一个女人的头上,她立即倒在地上不动了。所有的人全无声无息的安静下来,我被吓得成呆若木鸡状,想说话说不出来,过去了好一会,才慢腾腾的走到那个女人的附近去。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座现代化的城市,林立的高楼不幸被外来人口巧妙的加以挪揄,还有那些不三不四的本地小市民,全都学会了红口白牙的冷嘲热讽,对于自己家乡的变化视而不见,却总是在十分重要的场合发表极其偏激的言论,故意说些不着边际的大话,将安土重迁的思想抛在脑后,一味的去求全责备,煞有介事的放大那种无关紧要的缺点和事件。在此类污泥浊水的侵染之下,即使再底蕴深厚的城市也将无奈的缴械投降,拱手让出风景名胜的优势地位。一望无际的道路早就乏善可陈,及时跟进的流言蜚语注定会在这里形成气候,路两旁的商业显得无比繁荣,人来车往的景象很容易使死脑筋的家伙上当。如果本乡本土的官员学不会与时俱进,未来岌岌可危的局面难免不会提前出现在狭隘的视野里。几次意外事故就能令随风倒的经济伤筋动骨,缺乏强有力的后勤保障,任凭口才过人的达官显贵如何卖弄自己,也挽救不了这样诡异多变的危局,因而在此地广泛流传的说法也并非毫无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