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11-04 15:4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没有来,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对于自己而言,星期六可谓是个祸不单行的日子。和客户谈生意的爸爸忙得不可开交,他知道了哈桑的事情,但只能悲痛地表示遗憾。阿里的情绪开始发生巨变,那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失常,那还是一种仆人的逆来顺受。“爸爸,你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当时爸爸在休息,我冒味的上前说出内心的看法,我觉得我与哈桑的友谊隐约的在发挥作用。谁知道爸爸眼睛一瞪,立刻从嘴里冒出句无法描述的脏话,我的脸色惨白,不知该如何去回应。“滚开!”气愤的爸爸又甩出最后那一句,然后直接推开门离去。我没有挪动哪怕一小步,不是因为矜持,而是出于难以逃避的恐惧。我猜测爸爸在推卸自己的责任,一定是这么回事,我想不到还会有其它的理想答案。我对此义愤填膺!难道爸爸已发生了改变,无论从性格还是言行。我惶恐不安的跑进自己的房间,一头扎在床上,想让柔软的席梦思把自己立刻淹没。



哈桑没有来,六月五日毫无快乐可言,连阿里也在不停的抱怨。我静静地听着,力争让他感受到自己愤懑不平的情绪。喋喋不休的阿里还在说着,他滔滔不绝的在直抒胸臆,苍白的脸颊随着午后的光线晃动。他在干什么?为何会有如此出格的表现?我在苦苦思索。答案会不请自来吗,就像一个人那样?像此时阿里用力舞动的双手,他弯曲的后背成为无比醒目的标记。我想和他说几句话,我想给他以安慰。我说到做到。爸爸不在身旁,自己的胆子陡然间变大。“阿里,不要太难过,也许过几天哈桑就会回来的。”我把双手一齐放在他的肩膀两侧,阿里一动不动,宛如一尊丑八怪的可怜雕像。过了一刻钟,爸爸突然从外边闯进来,大声喊着我的名字:“阿米尔,阿米尔!”看情况十分紧急,我立即冲到了他面前,他后边的拉辛汗朝自己点了下头,算是在打招呼。“怎么啦,爸爸?”“你现在就跟我走一趟,到城里去。”我和爸爸急匆匆的出了房间,来到门口的那辆轿车附近。

哈桑没有来,我还是在一如既往的等待。那个未曾履行的约定宛如芒刺在背!我想出去找找哈桑,但又不知该如何行动。头绪很乱,前进的道路上荆棘密布,我不知道应当从什么地方开始。阿里还是按部就班的老样子,低下脑袋弯腰干活,一语不发,有时还会紧紧闭住自己的双眼。我躲在一个最隐蔽的角落,故意把自己的身体遮得严严实实,我的一双眼睛放出惊慌失措的光芒。我想从侧面看看阿里,我想弄明白一个基本的问题,它貌似无足轻重,但却困扰了自己好长的一段时间。他为什么没有和爸爸发火?哈桑是他的儿子,但阿里却未能履行作为父亲的丝毫责任。他连一声说得过去的脏话也没有,我所能听到的只有他抽抽噎噎的哭泣。他把声音压得非常之低,以至于我必须悄悄靠近他,才能勉强听清楚他说的每一句话。窝囊废!我发出了这样的疑问。现在我站在爸爸的对立面,摇身变成了他的一个对手。我甚至有点恨爸爸!他为什么那样对待阿里?他的跋扈与蛮横让我大吃一惊。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迎面而来的古朴气息令人心驰神往,不得不谦卑的表达一下敬意,以便让木讷的房主人及时收回自己的遐想,但在更加富有实际意义的地方,几个指手划脚的邻居已经越俎代庖,意图明显的把公众的诉求强加于人。这个无所事事的老废物,难以在夏朗德生活惬意的平庸之辈,仅仅发出谢绝骚扰的呼声,就被如潮的倒彩压得无法翻身。他的厨房与卧室隔着如此遥远的空间,即便用力推动小走廊的窗户,想叫来客赞不绝口的念头暴露明显,然而无情的现实还是形同当头棒喝,能将他的些许傲气消磨殆尽,或者在更进一步的折磨老鳏夫的虚荣心,使其引以为荣的资本赔个干干净净。院子里的植物委靡不振,普遍长势不佳的蔬菜成为受人嘲弄的话题与谈资;如果拾级而上,好奇者的眼光难免不会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极力踮起脚尖,计划瞧几眼巴洛克内部结构的风采;卧室的面积比会客厅稍小,顶部有个出奇冒泡的设计,地面上的大理石图案清晰可见。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他的一系列计划已经得到行之有效的实施。本乡本土的老百姓嘲弄他,往往要在这一点上下功夫,凭空指责他的幼稚与无聊,把全部子虚乌有的东西都推到老鳏夫的身上,挪揄他的巧言令色,批判他的言而无信,并且拿出以往还算充足的证据,一些上年纪的居民曾亲眼目睹他的奇装异服,以及他对于女性的那种诡异态度。他在镜子前面的丑态百出,将正常人搞得晕头转向的口才,外界以此来作为要挟简直是大错特错。一张老脸无法赢得和时间的赛跑,后来他索性放弃了种种心高气傲的想法,但还是力所能及的打扮自己,似乎在无所不用其极,可明眼人依旧对他的际遇保持着极尽嘲笑的原则,雷打不动的按时议论老鳏夫,毫无道理的来形容他的大下巴,他的皱纹叠加的脖子,恐怕全法国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他那样眉飞色舞的人,一进入夏季就要兴师动众,没头没脑的花钱,不惜败坏法郎的名声去修饰自己的形象。极其虚伪的将自家的陋室称作大厦。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没有说话,对于过去的那些往事,他一向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将罗贝尔的故作姿态称作附庸风雅。多么不着边际的想法,不入流的观念竟会如此之多,每一个都足以登上《希望报》的头条。进入新的一年,大记者发现自己备受折磨,那些好朋友各怀鬼胎,为了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不惜肆意破坏社会的公德和各行各业的规矩。时髦女郎许久未曾露面,她的母亲也在公开场合提到过这一点,说纳迪娜出于自私的心理才就此离开了她们。过去了一个月,报馆的事情还没有彻底得到落实,心急火燎的波尔才开始劝阻亨利,让他能从自己最切身的利益出发,考虑考虑妇科医生的请求,否则,后续的恶劣影响将要扩展到其他的领域,他的一干得力干将也将受到前所未有的骚扰。可稳坐钓鱼台的亨利一脸茫然,他不了解情人内心发生的变化,只知道一味的猛打猛冲,顾头不顾尾的做法已经说明了他是强弩之末。“你在想什么?最近可有什么写作计划?”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躺在床上,他黝黑的躯体难以得到施展,最后的结局一定会出乎护士的意料。他整天把自己局限在狭小的空间里,唉声叹气的样子无法引起哈纳的注意。他也许故伎重演,预备在别墅里大行其道,他的期望值似乎大得无穷无尽。有一天,护士和卡拉瓦焦正在说话,屋中的病人突然喊了起来,他的举动令卡拉瓦焦困惑不解,他不希望哈纳立刻前往,可护士拒绝了。她的神圣责任感使其腿脚勤快。她来到英国人的身旁,让他尽量安静,不要大吵大闹。一只白皙瘦弱的手伸过来,慢慢变成了一个休止符。他为他的到来感到愉快。随即他就进入了属于自己的梦乡,一个没有硝烟,同样也没有和平的奇怪世界。而在此时此刻,站在院中的卡拉瓦焦正在放声歌唱。几只麻雀被惊飞了,从空中掉落的羽毛掩盖了毫无生气的大地。下午。室内。平静得无以复加。一段被时间凝固的记忆,发酵的面包在厨房里吱吱作响。回来的基普疲惫不堪,他没有想到一天会这样漫长。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次我十分精神,到晚上很晚了,也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为了打发这非常难熬的时间,自己悄悄的起来,离开荷西去厨房里偷着看书写字。我事先已在那里放置了几册自己喜欢阅读的书籍,坐下来以后,随手捧起一本仔细阅读。这是一本探险的小说,封面被弄脏了,看不出书名,但内容很精彩,我看的极其入神,不知不觉过去了很久。当我把这一本放下,抬头看表,发现已是下半夜的一点多钟,荷西的鼾声依旧如故。我这时也是十分的困倦,只得一边看书一边打瞌睡,就这样勉强应付了一会,到后来也不知怎么搞的,头一歪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起来了,并且我还是被荷西给推醒的,荷西嘲笑自己说:“哎呀,怎么回事,床不够你睡吗?”我没有搭理他,而是又去床上趴了一会,又过去了十几分钟,自己才洗脸刷牙,然后去点火做饭,两个人凑合着吃了一顿,荷西去上班,我又接着去看我的那几本书,看到上午的九十点钟,姑卡从外面不敲门就进来了。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这个善于取悦于人的家伙,鬼机灵的脑瓜难以变成成功的动力,不过在与此无关的其他方面,肯定会有些一鸣惊人的范例,毫无悬念的成为他锐意进取的榜样,阴差阳错的促成小型滑铁卢的形成。可他的外表又难以和自己的雄心壮志匹配,喜气洋洋的大长脸颧骨突出,不能带来愉悦感受的鼻子跷得不伦不类,说长不长,说短又不短的下巴成为一种欣赏的临界点,外人无法忍受的小毛病多如牛毛,经常令其四处受敌,最后又虚惊一场的开始逃离夏朗德舆论的包围。但话又要说回来,假如不是本地的条件过于苛刻,我们的主人公想必也会意志消沉,无所作为的现状将可怕的延续下去,壮志未酬的叹息将由其他人有感而发,因而在一八九五年来临之际,所有的闲言碎语都富有寓意的变成了可笑的现实,腹背受敌的主人公突然间脱胎换骨,变得比秃毛的公鸡还要好斗。他的英俊开朗的仪表鼻直口方,两道剑眉幸运的和笑眯眯的眼睛搭界,彼此和谐的相安无事。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