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只有努力,才会成功!

加油加油加油……

 
 
 

日志

 
 

原创 小说技巧快速训练  

2014-11-24 16:3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模仿《追风筝的人》的风格

哈桑一语不发,我感到很奇怪,他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我的疑问层出不穷,只是永远也找不到十分完美的答案。我想到了阿里,随后又想到自己的爸爸。想起他对哈桑好的有些反常,我的天,那究竟代表了什么?每年的六月五日,爸爸都会慷慨解囊,把一件最激动人心的礼物送到哈桑的手里。去年是牛仔裤,前年我记得是一本装帧精美的漫画,哈桑当时接过它,立刻兴奋的翻阅起来。他忘了许多东西,他忘了露出会心的一笑,忘了向爸爸道谢,还忘了和自己用力的拥抱在一起。我不得不及时的去提醒他,我还没忘了自己还负有不可推卸的那种责任。“你说话呀,哈桑?”我露骨的表现令阿里尴尬异常,我能体验到的痛苦他也同样能体验到,而且比自己领受到的还要刻骨铭心。哈桑没有搭腔,原地不动的爸爸脸上泛红,他手足无措的举止使我联想起从前的往事。我非常气恼的用手去捅哈桑,这个与众不同的木头,他真不愧是哈扎拉人的后裔。我在小声的咒骂。

 

爸爸从车里下来,立即机警的往四下观望,他的犹犹豫豫,那种无法一撮而就的遗憾,都给在座的客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不过我感觉他的步伐越发的凌乱不堪,缜密的思维恐怕已发生了非常可怕的改变。“阿米尔,你过来。”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不易察觉的恐惧,我急忙扑到爸爸面前。“你现在就上去,紧挨着哈桑坐好,不要乱动。”我爬上车以后,再回头往外看,只能隐隐约约的瞥见他的背影。爸爸干什么去了?为何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不辞而别?我瞧了瞧车内的情形,发觉人影绰绰,几个熟悉的家伙正在交头接耳。最靠边的位置放着两个大箱子,也不知装了什么东西,反正瞅上去沉甸甸的,箱子上坐着两个哭哭啼啼的儿童,他们的母亲若无其事的啃着干面包,对自己儿子的反应竟然视而不见。那个偷渡的组织者面无表情,此时他怀中抱个长长的木棍,一双闪烁凶光的眼睛来回的梭巡,仿佛在刻意寻找寻衅滋事的挑战者。过了一刻钟的工夫。

 

爸爸从车里下来,迫不及待的走向阿里,“阿里,哈桑去哪里了?”他的问话显得心事重重,正在干活的阿里抬起头,一五一十的回答道:“哈桑有病了,现在正躺在床上休息。”我啊了一声,那块悬着的石头落地,这样难以形容的感觉无比美妙,它让我想到有关于哈桑的一点一滴。从今往后,我将不再是那个硕果仅存的人啦。这是个出乎意料的好消息,连爸爸也开心的呵呵乐起来。他伸手拍了下阿里的肩膀,随后又从口袋里抽出一叠钱,面容和蔼的吩咐:“这些钱请你给哈桑买点吃的吧。”谦卑的阿里连忙把腰弯到一个恰如其分的角度,从嘴里发出的感谢声不绝于耳。爸爸走了,他现在忙得不可开交,一会还要驱车去坎大哈办事,处理一笔丝绸的买卖。他和拉辛汗上了车,马达一响,地上的灰尘随风到处扩散,现场的观众很快就跑没影了。哈桑拉着自己的衣襟,背东西的阿里慢腾腾的跟在后面。三个人刚走到十字路口,迎面过来的人就把哈桑吓了一跳。

 

模仿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

 

老约翰的房子就矗立在路旁,别无选择的命运促使老鳏夫奋发有为,可在其他人的眼里,这种蒙骗外行的把戏演得一点也不精彩,经常穿帮的结果令房主人当场出丑,然而对于本故事的主人公,官府方面的评论还是保持着十分必要的克制,出于虔诚的宗教目的,老城中的小报时不时的冒出点自我忏悔式的文章,那里面透露的焦点往往牵涉到附庸风雅的上流人物,对老鳏夫的生活没有任何负面影响,反倒是这栋貌不惊人的建筑,外观上的平庸引起诸多内容丰富的疑问。厨房的肮脏自成一体,丝毫顾及不到体面的龌龊映入眼帘,直接作用在雪白的墙壁上,想当初,呼朋唤友的热闹场景曾是何等的盛大。迟疑不决的厨子无法自由顺畅的呼吸,因为他发现排放系统的失灵已经让自己的身体受损。案板上的饭菜品种繁多,从中不难发现老鳏夫的闲情逸致实在高人一等,他没有吆五喝六的显示来自于祖上的威力,也不大好意思刻意宣扬自家的院墙整齐坚固,一直茂密生长的爬藤植物从中受益匪浅。

 

老约翰先生孤芳自赏,从来就不知道检讨自己的一言一行,常年的沉溺在锦衣美食之中,最后所养成的习惯简直恶劣至极。没有优良人物的激励,缺少美好事物的影响和熏陶,他的大脸盘子只能在镜子里浮现出大致的形状,那只鹰钩鼻子倒是颇引人注意,鼻翼的外形和鹰嘴的样子异曲同工,但两颊上的腮红抹得不是地方,滥用权威的后果已经立竿见影,延伸到耳廓附近的纹络不完全系人工所为,还有夏朗德的大风累积起来的经验之谈,那类谈虎色变的奇闻,经常让老家伙左右为难,弄不懂自己究竟在哪一点上不入邻居的法眼。可在其他的地方,这个本地区的时髦人物依旧能引领潮流,把自己的优点通过种种手段表现出来,使其不至于过分的尴尬,比如他的身高与服饰搭配得宜,洁净的丝绸面料泛出老尤物脸部的红光,让缺少洞察的人看在眼里,还以为他是回光返照,一定在首府的老城受到大人物的提携与垂青。无法和时代同步前进的思维有点食古不化。

 

模仿《名士风流》的风格

亨利大受影响,觉得是自己过分的让步才导致处处被动,显得和时代的发展背道而驰。他为了能彻底澄清一下事情的真相,不惜暂时与波尔分居,一个人孤单的躲进小屋里去面壁思过。后来罗贝尔找上门来,对着他毫无顾忌的发脾气,诉说大记者的种种不是,指责他不仅大意失荆州,还意外的引发多米诺骨牌的效应。这对亨利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不能容忍此类污言秽语的存在和横行。但最后他还是与罗贝尔握手言和,大度的拍拍后者的肩膀。“我永远都是你坚定不移的朋友和支持者。”他的话语多少有些言不由衷,不过这并不妨碍报馆下一步的工作,大家陆陆续续回来了,各个岗位上人满为患,精英云集的场景激发起大记者无穷无尽的斗志。他仿佛忘记了自己当初的誓言与承诺,弄错了伟大理想的成功几率究竟有多少,是否能在他的有生之年看到那种一团祥和的世界大同。过几日还有更严峻的考验在等着他,外省的新闻团体即将来巴黎访问。

 

模仿《英国病人》的风格

英国病人推开护士递过来的咖啡,把单薄的被子重新盖到自己身上,他认为这就是坚持原则,就是一成不变的勇气。对于英格兰古老的绅士传统而言,他已经按照那种苛刻的要求做到了问心无愧。有时他会胡思乱想,无力摆脱现实的束缚,可他还是在思想这个领域纵横驰骋,力所能力的授业解惑,向自己的恩人灌输历史悠久的优雅与翩翩绅士风度。他想通过求同存异来达到彼此和谐一致。他为了这个目标已经做好了准备。他拿出手里的积蓄请护士吃东西,竭尽所能的去讨她的欢心,让她尽快感受到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特长和优势。别墅外面的小路弯弯曲曲,一到了夏天多雨的季节,怨声载道的哈纳就要不停的洗自己的脚,翻出仓库中的积压物资,希望能从里边找出一两样时新的物品。比如牙刷和指甲刀,就是哈纳最乐意看到的东西。她的房间小得可怜,仅仅能容纳下一张木头床,还有两个表面斑驳的柜子。她把自己的私人用品放进其中的一个柜子,看着那上面的浮沉就会想入非非。

 

模仿三毛的风格

 

有一天阳光很好,照进屋子里来,把所有的桌子晒得黄黄的,我非常欣赏这种柔和的色调,不知不觉的看着,连吃饭的事情都给忘记了。直到荷西在开自己的玩笑,说你再不吃我就把你的那一份吃掉,我才坐到桌子前去吃早餐。我和荷西边吃边谈,我说我要出去散散心,荷西问去哪,我回答他说还没确定,不过自己一向对镇子的景色很感兴趣,想了好长的时间,最后确定是要到镇子的街道上去转转。荷西有事不能陪我去,吃完一块面包他就开车走了。我打扫完室内的卫生,洗把脸,关好门,拿点钱往镇子的方向奔去。今天天气不错,正适合自己这种看老天爷脸色行事的人。我走路时速度很快捷,并且也没有往路两边看,这样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镇子里。这个镇子此前已经来过十多次,一条大街通长有一公里,有一段路商店的数量是很多的,再往前走,商店的数目渐渐的稀少起来,有一个区域还看到了农田,田里种了稀稀拉拉的玉米,我还停住脚步看了一会。

 

小说高级技巧快速训练

 

如此不伦不类的地方,名声不大的弊端一直在困扰那些无所作为的平民,可话又要说回来,假如不是目前的困境催人奋进,南来北往的行旅有意传递来自于巴黎的嘲弄,那么后发制人的办法便会失去应有的作用,毫无进取心的本地人士将更加的变本加厉,把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夏朗德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像什么物产丰饶的谎言一戳即破,未能及时发挥效能的官府对这一点心有余悸,绝不会在胜券在握的情况下去自取其辱。半死不活的可怜样使外来人口后悔不迭,但生米煮成熟饭的现状又增添了例外的筹码,看看那些所谓的农田吧,星罗棋布的呈现着群龙无首的态势,表面的红土被北风吹得到处都是,飘落在犄角旮旯的算不上命途多舛,而依旧岿然不动的好像唯有植株根部的泥土,还有地表以下的深厚腐殖质,常年的受制于纤细绵长的根须纠缠,才侥幸的变成黑暗世界的附庸。水分高低不同的景象为时已久,偶有皴裂干涸的现象发生,令大惊小怪的舆论难以再保持沉默。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